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2章 羽城哥,你终于肯见我了
    蓝慕雅猛然震住,一双眼瞪的大大的,完全不想相信这条短信的内容。

    “这怎么可能呢?蓝筱怎么可能没死?不……他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蓝慕雅一边不相信的低声呢喃,一边颤着双手,给那个侦探发信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蓝筱怎么可能没死?刚刚黑豹让人发视频给我,他们说蓝筱就在那辆着了火的汽车上∫看了视频不下五遍,我记得蓝筱以前坐过这个车♀是她的汽车无疑,汽车都被烧成了一个空架子,她在车里怎么可能还不死?你不要骗我……】

    蓝慕雅发了短信,揪着头发,在紧张的等着侦探的回复。

    她低声呢喃:“一定是他看错了,对,一定是他看错了。蓝筱死了,她死了,她不可能逃过这一劫的。”

    明明时间才过去了一分钟,蓝慕雅这一刻,却觉得度日如年。

    时间显得格外的漫长,她受尽了煎熬与折磨。

    下一刻,手机叮当一声响,短信进来了。

    她连忙点开看,这是一张图片——

    图片印入蓝慕雅的眼帘,她眸底掠过一丝不敢置信。

    黑豹全身是血,跪在的地上,被警察铐住了双手。

    而黑豹不远处,站着一个她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即使化成了灰,她都认得。

    蓝筱……那是蓝筱……

    她没死,她居然还没死?

    蓝慕雅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到了脑顶,她气怒的攥着手机,狠狠的砸向了一旁的墙壁上。

    啪嗒一声巨响,震彻屋内四周。

    手机狠狠的砸在墙壁上,然后再掉落在地上。

    屏幕一下子黑了屏。

    蓝慕雅双眼赤红,歇斯底里的怒吼:“为什么?为什么她还不死?为什么……”

    她都豁出一切,付出那么大代价下了雇佣令,她都做的那么多了,为什么还是奈何不了蓝筱啊?

    蓝慕雅心里恨极,怒极。

    老天爷对她太不公平了。

    从小到大,蓝善华最爱最疼的人,不是她,从来都是蓝筱。

    她在蓝善华面前,从来不敢忤逆他,只得不断的装懂事,装有礼貌,好让蓝善华觉得,她比蓝筱强半倍,她比蓝筱优秀的多。

    然而,这些年,无论蓝筱多么的荒唐。

    蓝善华对蓝筱的爱,从未因为她的任性荒唐,而减少半分。

    同样都是女儿,她所得到的东西,远远比不过蓝筱。

    蓝慕雅心里越嫉妒蓝筱,便越憎恨她。

    但凡,蓝筱在乎的,她都想掠夺,争抢。

    所以,当知道蓝筱喜欢楼羽城时,蓝慕雅便想着靠着自己的魅力赢取楼羽城的欢心。

    不知不觉间,从一开始的有心靠近,有心掠夺,慢慢的将整颗心捧了出去。

    她不可救药的爱上了楼羽城。

    然而,楼羽城却不爱她。

    经过上次那件事后,楼羽城对她的态度,比之前更冷。

    他似乎是彻底恼怒了她。

    蓝慕雅这才明白,她因为一己之私,和蓝筱合作,彻底触碰了楼羽城的底线。

    所以,即使她成了楼羽城的女人,她与楼羽城的距离比之前还要叶。

    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蓝筱。

    若不是蓝筱唆使她算计了楼羽城,她和羽城哥的关系,不会像如今这么僵。

    都是蓝筱的错,如今她遭受到的这一切,都是蓝筱害的。

    她恨蓝筱,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蓝慕雅跌坐在床头,不知道又坐了多久。

    直到窗外夜幕降临,直到室内陷入一片昏暗。

    突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房门便被人用力敲响。

    楼羽城的声音,从门外缓缓的传了进来。

    “蓝慕雅开门……”

    蓝慕雅身子微微一颤,恍然回过神来。

    “羽城哥……来了?”她眼底掠过一抹喜色,连忙拿了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几日,羽城哥对她极其冷淡,她想见他一面,简直难如登天。

    她没想到,羽城哥居然过来找她。

    这……是不是说明,羽城哥已经原谅了她了?

    蓝慕雅心底一喜,嘴角不由微微勾起,她冲着房门那边回了一句:“羽城哥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给你开门。”

    蓝慕雅连忙坐到了化妆台前,手忙脚乱的补妆——

    她要打扮的美美的,她不能让羽城哥看见她狼狈落魄的一幕。

    纵使蓝筱还没死,她也不能气馁,下一次,一定还会有机会的。

    楼羽城在门外,脸色阴沉的咚咚敲门。

    他的耐心已经达到了极致。

    他攥了攥拳头,正待再敲门时,突然房门哗啦一下子从里面打开。

    楼羽城眼前顿时一晃,蓝慕雅欣喜的猛然扑入了他的怀里。

    “羽城哥,你终于肯见我了吗?你是原谅我了吗?太好了,我太高兴了,羽城哥只要你肯原谅我,我以后都听你的,不再惹你生气了……”

    楼羽城嗤笑一声,他冷冷的推开蓝慕雅,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颌。

    “不惹我生气了?蓝慕雅,你说你,怎么能一次次这么愚蠢……”

    蓝慕雅那双无辜的眼睛,微微抬起看向楼羽城。

    “羽城哥,你捏疼我了……”

    楼羽城没有松开,反而加重了力道。

    蓝慕雅疼的眼泪在眼眶里涌现,非朝屈的看着楼羽城:“羽城哥,怎么了嘛,你生气了?我……我这几天没做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啊……”

    “呵……乖乖的听我话,不惹我生气了?蓝慕雅如今你要我还怎么信你?”楼羽城冷笑一声,眼中尽是嘲弄与讥讽。

    蓝慕雅不禁微微蹙眉,疑惑不已的问:“羽城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楼羽城捏着她下颌的手,渐渐的往下移,移到了她的脖颈处。

    蓝慕雅身子微微一颤,一股恐惧和冷意,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涌现出来。

    “羽……羽城哥……”

    楼羽城眼底迸射出一道寒芒,握着她脖颈的手,一点点的收紧。

    “你偷偷的备着我和xy组织的人联系,花了一亿发出雇佣令,雇佣xy组织的人刺杀蓝筱♀么大的事情,你却一点都没有告诉我,蓝慕雅你想干什么?你是想彻底的害死我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