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0章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恨我
    老专家的身后,跟着一个实习生,也是累的不行。

    两个人拼了一条命,终于赶到了上级领导说的楼层,还没来得及松口气。

    结果,上级领导打电话让他们回去吧。

    老专家挂了电话,气得眼冒金星,差点破口大骂。

    可是良好的素质素养,生生让他忍住了脏话吐出,可这心里,早已把始作俑者骂了一个祖宗十八辈。

    蓝筱捧着手机,刚刚出了浴室,便毫无预兆的打了一个喷嚏。

    她揉揉鼻子,有些纳闷的想,难道她生病了?

    ……

    翌日一早,蓝善华便从外面买了一些早餐,眉开眼笑一脸温和提着走进病房里。

    蓝筱今天终于可以出院,所以她起了个大早。

    蓝善华到的时候,她正好在收拾东西走人。

    “我的意思,是想让你再养两天……”蓝善华眸底泛着担忧,忧心忡忡的看着蓝筱说道。

    蓝筱看也不看他,冷笑一声。

    “我养什么养啊,我又没受什么伤……早跟你说了,我没事你偏不信。”

    蓝善华张了张嘴,好脾气的叹口气,也没反驳蓝筱。

    催促着蓝筱吃早餐,他帮着她继续收拾。

    一边收拾,他一边试探性的问道:“筱筱啊,你这些天有和你外公外婆见到吗?”

    蓝筱眸光掠过一丝讶异,不解的看向他。

    “你打听这些干嘛?”

    “没……没什么,就是有些担心他们,所以问问……”蓝善华呵呵一笑,连忙回道。

    蓝筱站起身,看向蓝善华,脸上闪着一丝嘲弄。

    “担心他们?爸……这么多年,你都对他们二老不闻不问,如今怎么突然就想着担心他们了?我劝你,最好离他们远些吧,没准他们还能开心点。”

    这些年,蓝善华做的那些事,哪一件不让许家二老心寒?

    呵……这么多年,蓝善华对刘家父母多好,全陵城的人都知道。

    刘家那个老头好赌,一年到头输了多少钱,哪一次,不都是蓝善华补上的窟窿?

    “爸,这些年,我外公外婆为了替舅舅看病,到处奔波,他们最艰难的时候都过来了。你过不过问,关不关心,实在是没必要。你有时间,还是多多关心一下刘阿姨的父母,这些天到底在干什么吧。”蓝筱原本蛮好的心情,被蓝善华这一打岔,瞬间就不好了。

    蓝善华尴尬的笑笑,也自知理亏,没敢再多问什么。

    蓝筱没兴趣和他多聊,随便吃了一些早餐,便拎着东西出了病房。

    蓝善华想送蓝筱,蓝筱拒绝了。

    蓝善华看着蓝筱的身影,在他眼前渐渐的消失,他的眼眶渐渐的湿润了一些。

    不知不觉的,他又走到了许丰海的病房那里。

    许家二老,如今还没过来医院,所以病房里只有许丰海一人。

    蓝善华站在门口,犹豫了几下,还是推开了房门,心怀忐忑的走了进去。

    “谁……”原本坐在床头,拿着报纸看的许丰海,听到脚步声,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蓝善华一步步走到他那边,睁着猩红的眼睛,愣愣的看着许丰海。

    大概有十八年了吧,有十八年没有见过许丰海了。

    上次相见时,许丰海还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

    他那时,还笑着喊他姐夫。

    时光流逝,岁月蹉跎,十八年一晃而过。

    可面前的这个人,哪还有当年那帅气阳光的模样?

    如今的许丰海,面目沧桑,才不过四十岁左右,俨然是满头华发。

    看着就像是一个六旬的老人。

    蓝善华的眼泪,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丰海?你……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声音略带沙哑低声喃喃道。

    许丰海一双眼缓缓的落到了蓝善华的身上。

    他微微一怔,似乎看了很久。

    似乎有些分辨不清,面前的这个人是谁。

    可很快,他就认出了这人。

    许丰海眸底掠过一丝恨意,手掌缓缓的攥着报纸,狠狠的砸向了蓝善华脸庞。

    “你这畜生,怎么还有脸过来?滚……我不想看见你……”

    蓝善华一怔,万万想不到,多年后再见,许丰海居然会用这种憎恨的目光看他?

    “丰海,你……你就这么恨我?”

    “我恨不得你去死……滚……”许丰海拿起床头柜的瓷杯,狠狠的再次砸向了蓝善华。

    蓝善华没躲,硬生生的忍受了。

    瓷杯在他额头碎裂开,砸的他额头冒出了血。

    许丰海整个人都非常激动,他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走到蓝善华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将他往外拖。

    本来,许丰海生病多年,肯定是没多少力气的。

    可今日,不知怎的,他只觉得自己的力大无穷。

    许丰海扯着蓝善华,将他拖到了门外,狠狠的甩上了门,将蓝善华关在了门外。

    许丰海的背部倚靠在床板上,慢慢的滑座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气。

    然后,豆大的泪水,从他眼角滑落。

    他耷拉着脑袋,手指揪着头发,痛苦不堪的低声呢喃:“姐……你当年死的好冤啊。你放心,我一定会在我死之前,为你报仇的。”

    ……

    蓝善华在门口站了一会,额头的血流的越来越多。

    查房的医生看见了,连忙让一个护士替蓝善华包扎。

    恰在这时,许家二老过来了,当他们看见蓝善华额头的血时,许老太太微微一怔,厉声问。

    “你进去了?”

    蓝善华点了点头:“妈,我见了丰海,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恨我?”

    许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能别这么没脸没皮的喊我妈吗?我真的消受不起啊……别说丰海恨你了,我都恨不得杀了你。真是活该被他砸出血,我警告你别再来打扰我们了,否则你来一次,我们打一次。”

    “行了,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许老头子拉着许老太太,头也没有回的走了。

    蓝善华站在走廊里,看着许家二老进了病房,他心里不但有悲戚和难受,更多的则是带着疑惑。

    他想不明白,许家的人见了他,为什么那么恨他?

    如果杀死人不用偿命,他可以肯定,他们早就拿着菜刀砍了他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