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蝙蝠大侠的蝙蝠
    念了那极西咒语十几遍,孟星魂实在是忍不下胸中这口恶气,心说便是拼着一死,也不能再被人如此戏弄。

    他咬着牙道:“阿福,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就开门见山的直说吧!是让我扮成这样子替你杀人么?你付给高老大的宝珠足够我杀上一百个人了!”

    罗锋摇头说:“孟少爷哪里话,小人说了从今天起少爷不杀人了,那就是不杀了,就算皇帝下圣旨让你杀人,我先杀他!”

    “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孟星魂直直地盯着罗锋,大有他不说实话就永远盯下去的气魄。

    罗锋被他盯得没奈何,只好走向了地下洞窟中厅一处石板桌,朝孟星魂招招手,让他也过来。

    等孟星魂来到石桌边,看到有四份卷宗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石桌之上,他猜测这卷宗就如高老大的纸条一样,是卷宗中所记载的人的追命符了。

    “这里有四份档案卷宗。”

    罗锋指着卷宗开始解说:“这四份卷宗里记载了最近发生的四件事。”

    他指向了第一份卷宗:“这份卷宗记载了方幼萍妻子朱青偷人的事情,朱青偷的男人叫毛威,这毛威也是个富豪,身家比城里一半人加起来都多,跟你爷爷韦老爷子有一拼了。方幼萍虽然也有钱有势,但他惹不起毛威,眼睁睁看着妻子偷人,脑袋都快憋绿了也没什么办法,实在气闷得很。”

    孟星魂道:“你是让我去杀了毛威?”

    罗锋摇摇头,指向了第二份卷宗:“这份卷宗记载的是万景山庄的一桩惨案,万景山庄上下七八十口人,在一夜之间被人杀了个干净,江湖名宿黄山三友那一夜正好路过,撞见‘七勇士’从山庄里出来,双方交手之后‘七勇士’就剩‘铁成钢’一人逃得性命。不过此事另有隐情,这惨案怕正是黄山三友作下的,他们三人杀‘七勇士’乃是栽赃嫁祸,杀人灭口。”

    孟星魂皱眉道:“让我杀黄山三友?蓄谋偷袭其中一人还好,这三人联起手来,我也不好对付。”

    罗锋还是摇头,继续指向第三份卷宗:“这份卷宗记载了振武镖局武老刀的儿子小武与‘十二飞鹏帮’帮主‘万鹏王’的丫鬟黛黛的一段情事,二人情投意合,私定终身,却被万鹏王发现,小武被打断了肋骨,那丫鬟则被囚禁起来,棒打鸳鸯一拍两散。现在小武整日浑浑噩噩,茶饭不思,害了相思病,眼看就要死了,武老刀愁的头发全白了。”

    孟星魂苦笑道:“杀万鹏王?没有一两年时间准备,我怕是找不到机会。”

    罗锋没理会他,指向了最后一份卷宗:“这份卷宗记载的是徐家堡刘老头女儿被江风、江平两兄弟祸害的惨事,那姑娘本是个面容娇柔,温婉可人的小家碧玉,却被人打碎了下颚,打得浑身遍体鳞伤,毁了容貌与清白,奄奄一息。刘老头找徐家堡堡主徐青松伸冤,徐青松做主让江氏兄弟赔上二十一两银子的汤药费,还怪刘老头女儿不守妇道,胡乱勾搭人!”

    孟星魂冷笑道:“这江氏兄弟和徐堡主都该死!”

    罗锋猛地抬头看向孟星魂,认真地道:“小人已经跟公子讲过布老爷‘不杀之誓’的故事了,让孟公子继承老爷的衣钵,便是要将这‘不杀之誓’一并继承下来,小人说从今往后公子不再杀人,公子就不再杀人了,也说过若天皇老子逼你杀人,我先杀他!”

    罗锋眼中凶光必现,杀意有如实质,精神气场散开了,这洞窟温度都降低了几度,变得如同幽冥鬼蜮一般阴森。

    “所以,还请孟公子不要将‘杀’字挂在嘴边,免得辜负了布老爷一世坚持的信念,让遵老爷遗愿辅佐少爷的小人为难!”

    孟星魂很少害怕,他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今天他知道了,这世上他除了怕高老大死掉之外,还有第二件怕的事情。

    那便是阿福发火。

    要知道,在另外一个时空,另外一个剧情世界,阿福的怒火,就连‘人间之神’克拉克都承受不住。

    恐吓完孟星魂,罗锋收束了精神气场,恢复了冷淡的表情,默默地将四份卷宗分为两份,直接将另外两卷卷宗扫到了地上。

    “方幼萍妻子偷人和武老刀儿子娶妻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罗锋低头整理另外两份卷宗,对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孟星魂道:“这种抓奸和给单身青年找对象的事情去找武林居委会的孙老伯比较合适。”

    “黄山三友的事情也要先放放。”

    罗锋取出一份卷宗放在一旁:“凭少爷现在的武功还没法将这三人擒下,还要等小人调教……咳咳,教导少爷一番之后才能执行。”

    桌上只剩下了一份卷宗,罗锋翻开那份卷宗展示给孟星魂。

    “既然少爷急着做事,替老刘头女儿出头这件事正合适不过!”

    孟星魂看去,这份卷宗写得十分详实,将事情来龙去脉写清,甚至连江风、江平两兄弟、徐青松徐堡主、老刘头、老刘头女儿的画影图形都一应俱全。

    甚至老刘头女儿受害前和受害后对比图像都罗列其中。

    那图形极为真实,不知是哪位丹青妙手绘成,见图如见真人。

    除了绘影图形,还有徐家堡的地图,江风、江平、徐青松等人的行踪,可要远比高老大那一张纸条所含的信息量大无数倍了。

    罗锋其实也是纳闷,高老大也是懒得可以,留一张时间地点人名的字条就让杀手去杀人,这万一遇到同名同姓的搞错了目标怎么办?

    再说古代没有照相技术,被刺杀对象要是搞几个影武者来,像孟星魂这样拿着张纸条就去杀人的刺客,真能分清该杀的是谁?

    孟星魂细细看了卷宗,问道:“要我怎么做?”

    “嗯……”

    罗锋思索片刻道:“你先找上江风、江平、徐青松三人,狠狠揍他们一顿,打断一两条胳膊腿,让他们三人把全部身家赔给刘老头,再去请天下最好的郎中给刘老头女儿治伤。最后让他们改邪归正,此后只许做好事,不许做坏事。若他们答应了,就放过他们。”

    孟星魂摇头道:“这种恶人撒谎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若是他们摄于我的拳头撒个谎,我还真放了他们不成?”

    “这简单!”

    罗锋说着掏出一只黑色的小匣子递给孟星魂:“用这匣子对着他们,如果说谎这匣子就会鸣叫。”

    孟星魂接过那匣子,又问道:“若他们说谎,我又不能杀他们,难道将他们送官?要知道这世道……”

    罗锋摆摆手打断他,道:“公子给他们改邪归正的宝贵机会,劝他们向善,这些人还说谎欺骗,不肯从此做个好人,一门心思要为恶,这绝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公子,你说这种人是什么人?”

    孟星魂皱眉思索一阵道:“大恶人?”

    罗锋摇头道:“不,是疯子!这种人明显是疯了啊,疯子送官府也没有用。”

    孟星魂疑惑道:“不送官府,那该送哪里?”

    “送疯人院啊!”

    罗锋理所当然地道:“小人在华山之巅绝壁之上建了一座悬空疯人院,唤作‘阿卡姆’疯人院,这所疯人院地势险要,易上不易下,也不怕里面的疯子逃出来,里面设施完善,医疗技术高超,正可以帮这些疯子治疗疯癫之病,什么时候他们‘一心为恶’的疯病好了,面对着‘测谎仪’也能诚心实意地说出良善之言,什么时候他们就能康复出院。”

    孟星魂闻言不禁一怔,觉得这阿福更该去疯人院治治疯病。

    将一心为恶的恶人当成疯子,这又是什么道理?

    细细思索,孟星魂反倒越想越觉得有几分道理,他非常厌恶杀人,觉得生命如此美丽,不该轻易毁掉,但有的人却以杀人为荣,杀得越多越得意,甚至喊出:“屠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这样的疯话。

    这些人也生而为人,却不懂的生命的珍贵,不懂得杀人是天下最为罪恶的事情,那岂不就是跟疯了一样?

    阿卡姆疯人院还真是他们的好归宿!

    想通了此事,孟星魂毅然点头道:“那好,若这匣子鸣叫,我便把这三人送上华山之巅的阿卡姆疯人院!”

    罗锋欣慰地颔首,催促道:“那孟公子就快出发赶去徐家堡吧,老刘头被徐堡主搪塞之言赶走,回到家中看着可怜的女儿心灰意冷,若是太阳落山前不去阻止,他就要上吊自杀了。”

    孟星魂苦笑道:“韦恩庄园距徐家堡三百多里路,现在离傍晚只有一个时辰,哪怕庄园里有天马牧场的‘夜照玉狮子’,我也赶不及了。”

    罗锋笑道:“公子可以飞过去。”

    孟星魂道:“我可不会飞。”

    罗锋神秘一笑,朝孟星魂勾勾手,让他随着自己的脚步走向洞窟深处,边走边说:“蝙蝠大侠怎么能不会飞呢?”

    来到洞穴深处一处开了天窗的分支洞穴,孟星魂朝里面看了一眼,竟悚然后退了一步。

    并非是他胆小,任何人看到一只大蝙蝠都会下意识退一步,尤其是那只蝙蝠比人还要大!

    那开天窗的分支洞穴中,树立着几根粗大的木桩,木桩顶端钉有几个横梁,横梁上吊挂着几只马匹般大小的巨大蝙蝠。

    这是魔兽世界亡灵族的飞行坐骑,罗锋本想搞来蝙蝠侠的蝙蝠战斗机,但考虑到孟星魂这个古人从零开始考飞机驾照太费时间,万一新手上路时坠机而亡,岂不可惜,索性以此代替。

    “孟公子不要大惊小怪,江湖之中有很多珍禽异兽,只是武林中人不常见到而已,曾经有骑鹤的白衣女侠,也有骑雕的神雕侠侣,蝙蝠大侠骑个大蝙蝠正是名副其实。”

    说着话,罗锋朝其中一只蝙蝠招招手,那蝙蝠温驯地扑棱着大翅膀飞过来落在孟星魂身旁。

    罗锋四指并拢,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殷勤地道:“还请公子上蝙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