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大佬对谈
    “欧若拉小姐,快请坐。”

    罗锋连忙起身相迎,热情而有礼地将她迎向了局长室的会客区,那一处安置了商务沙发和玻璃茶几,很适合坐下商谈要事。

    欧若拉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并拢,那是明星名媛们上电视时常用的防走光优雅坐姿。

    顺带一提的是,她今天穿的一套变种人学院的女生校服,上身是修身马甲式女装,下身穿着复古苏兰风的格子短裙。

    大概是因为她要经常飞来飞去的缘故,刚才她飞进来的时候,风一吹,眼尖的罗锋失望地瞟见她穿了安全裤。

    罗锋没急着落座,他走向办公室另一侧的高档酒柜,酒柜里一八八二年的拉菲、麦卡伦1946年威士忌、亨利四世白兰地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瓶看起来包装非常陈旧的贵州茅台。

    这个酒柜是刚刚添置的,用的就是省下来的那笔搜寻美队的行动经费。

    “想喝点什么,欧若拉小姐,红酒、威士忌还是白兰地?”

    按下指纹锁开启恒温酒柜,罗锋取过酒杯,转过头问道。

    给未成年少女灌酒似乎是件心怀不轨之徒才会干的事,但罗锋真的没有任何歪心思,他寻思着少女版万磁王虽然外表是少女,内心却是个成熟得不能再成熟的成年人了。

    成年人,尤其是两个大佬级人物谈事情,当然是要来点高档酒,米国大佬们谈事不都是这个调调?

    万磁王年轻的时候偶尔也去酒吧喝两杯,后来年纪大了,为了血压和心脏考虑,已经戒酒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现在自己身体健康得不能再健康,根本不必守原来的养生规矩,用淡然的语气说:“那就来点威士忌吧,加冰。”

    罗锋取过那瓶麦卡伦1946,在酒杯中到了三分之一杯,用取冰器切下一块不规则的冰块,放进了酒杯。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五星茅台,拿着两杯酒回到沙发旁,将威士忌递给了冷艳少女。

    欧若拉举杯,与罗锋轻碰,小口抿了一口,久违了的香醇滋味在舌尖回荡,她露出满足的表情,心情看起来好了一些。

    罗锋一口喝下了半杯,打了个酒嗝,笑问道:“在变种人学院学习生活还习惯吗?有什么需要我提供帮助的呢?”

    “平淡,平淡得令人不太适应。”

    欧若拉又抿了一口威士忌,言简意赅地说:“但有查尔斯陪伴,倒也不算无聊。”

    “最近政府对变种人的态度还令你满意吗?”

    “还好,比起之前要好些。”

    她似乎挺喜欢这种威士忌的口味,几口下去,杯里的酒已经见底。

    罗锋拿起酒瓶,又帮她续了杯。

    “那么,你来找我有何事要谈呢?”

    欧若拉轻轻叹口气道:“血清是你提供的,我对这种血清的效果还有些疑问,请你为我解答。”

    “没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欧若拉见他答应得如此痛快,满意地点头道:“使用过血清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很……”

    她微蹙着眉,想着如何措辞:“令人尴尬的问题。”

    “什么问题?我尝试着帮你解决,请放心,售后服务一定令您满意。”

    “这种血清让我的荷尔蒙分泌紊乱了。”她沉下脸,有些不悦地说:“我的情绪,甚至是思想,都发生了……”

    她脸颊微微泛红,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别的:“不太正常的改变。”

    “噢!”

    罗锋恍然道:“那是荷尔蒙和垂体激素多重影响下产生的一点点副作用,这点副作用不难克服呀,每个正常人都会受其影响,只要有释放的渠道,不去刻意抑制这种身体的本能反应就行了。”

    欧若拉又是轻轻叹了口气,问道:“那要是释放不了呢?一直压抑着呢?”

    罗锋翘起二郎腿,侃侃而谈道:“这在现实中一般不会发生,人调整情绪使分泌失调的激素恢复正常,有很多种方法。就像今天,你喝点酒觉得心情好就是一种纾解方法嘛,虽然不是个好方法。”

    欧若拉喝下一大口酒,重重地将酒杯顿在茶几上,冷声道:“确实有点效果,那就再来一杯吧。”

    罗锋耸耸肩,又给她续了杯。

    “我真诚地建议您,还是不要用这种方法,酗酒在米国也是个大问题。”

    罗锋劝道:“我可不想把你送去戒酒互助小组,想必你也不愿面对一群陌生人谈起自己是怎么被酒精毁了人生,然后隔一段时间就攒个徽章并引以为豪。”

    她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罗锋的话引得爆发,少女放下酒杯,俏面寒霜,冷冷地说:“那我该怎么办!你可知道那种难言的苦闷?”

    面对她愤怒的质问,罗锋其实也不是没有解决之道,就比如说可以再把办公桌上的零零碎碎划拉到地上去,让她躺在上面,自己辛苦辛苦给她打打气……

    正好刚才划拉到地上的东西还没捡起来,办公桌上空无一物,很适合躺人。

    但考虑到提出这个建议,万一她一怒之下不想跟自己说话,朝自己丢了个神盾局,那场面就不好看了。

    罗锋保命手段很多,倒是不虑被她运用磁场伟力举起神盾局大楼砸死,但现在是上班时间,兢兢业业工作的数万神盾局特工们莫名其妙地躺了枪,变成了局长大人一次口花花的无辜牺牲品,这可就造了孽了。

    “稍安勿躁,欧若拉小姐。”

    罗锋连忙虚推着手安抚她:“看起来,应该是出现了一位令你心情压抑的人,我猜猜看,那个人大概我也认识。”

    欧若拉移开了视线,学着罗锋的样子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拿着酒杯的手手肘拄着膝盖,看向了窗外的纽约天际线,忧郁无言,展现出她不为人知的感性一面。

    罗锋试着劝慰道:“这是很正常的,尤其是你们这个年纪,对复杂的感情还很懵懂。作为一位大哥,我就说点交浅言深的话,我建议你们先分开冷静一下,给彼此留出时间和空间沉静下来,换位思考一番,体谅一下彼此,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

    这就好像你想要抓住沙子,抓得越多越紧,失去的也会越多……”

    欧若拉本来被他没大没小的言辞激怒,但转念一想,眼前的年轻人使用过延缓衰老药剂,华夏抗战时期就已经活跃了,真实年龄还真能当自己大哥,再细细想想他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她嘘出口气,微微点了点头,心情到没有之前那么沉郁了。

    “嗯……谢谢……”她低声说。

    欧若拉放下酒杯,打算起身离去,但刚刚飞起来没多高,就感到酒意上涌,这副年轻的身体,对酒精没那么强的抵抗力,头晕之下她竟摇晃着坠落,正朝着罗锋落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