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四章 忍界糊涂仙
    空间再度异位,鸣人佐助二人睁开了双眼,眼前宇智波斑的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了一颗大黑球,黑球顶端开始生长出白色长发,辉夜马上就要破茧而出,重新降临在忍界大地。

    “老头子,还等什么,快现身吧,我知道你能在现实世界用查克拉凝聚虚影!”

    鸣人不耐烦地吼了一声,他身旁一块空地上,查克拉聚集在一起,大筒木羽衣的形象凝聚而出。

    “这样……真的好吗?”

    老人家一脸难色,很是纠结地说:“我见了母亲大人,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也改变不了她的意志……”

    “啧!你这老头,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跟个大娘们似的扭扭捏捏?是不是因为不负责任惯了,也逃避惯了,数千年躲在精神世界一事无成,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大废物,所以没脸见儿子,更没脸见老娘?”

    鸣人嫌弃地撇撇嘴道:“既然你以忍界的守护者自居,就负起责任来啊,把你们家的那些烂事都自己出面解决了才行,光逃避躲着不见就能解决问题吗?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你妈妈肯不肯原谅你呢?”

    “母亲大人一定不会原谅我……”

    羽衣垂下头,唏嘘地说:“我和羽村封印了她数千年,她的心一定伤透了,也恨透我们了。再说,她还残存了多少人性,也未可知……”

    “那可不是你不敢见她的理由!成不成功是一回事,做不做是另一回事,不尝试一下你永远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鸣人道:“不论她肯不肯原谅你,是不是要丧心病狂地灭掉忍界,你都要为曾伤过母亲的心道一个歉,这是作为儿子的本分!如果辉夜没被你劝服,那就将她交给我,我会降服她,你试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不可能的,母亲比所有人都要强,她不会屈服,也杀不死,只能被封印……我都把阴阳之力给你们了,你们就把母亲大人直接封印了不就行了,什么要拖着老夫来见她?”

    时隔数千年,又要见到母亲的羽衣就像个做错了事不敢回家,怕被母亲责骂的小孩一样,患得患失,半点仙人风范都没有了。

    鸣人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冷笑道:“你以为我们复活她的目的就是再次封印她吗?那我们干脆一开始就不复活她不就行了,省的麻烦!你以为我们和你一样闲得蛋疼,先放纵宇智波斑搞事复活辉夜,又找人再把她封印,你这是没事干折腾你老妈玩呢?为了教育俩傻儿子,你连亲妈都拿来当教具来用了?

    你这老糊涂蛋,还自称仙人,眼界怎么这么窄,普通人都有‘我是谁,我来自何处,我去往何方’的哲学三问,你作为仙人就不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个神马玩意吗?”

    羽衣被骂得缩了缩脖子,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个神马玩意,身为六道仙人,他生长在忍界星球,母亲从来没给他讲过星空中的故乡,大筒木一族母星的传说,虽然知道自己和其他忍界人不同,但羽衣却是没有生出任何寻找自己的根,了解大筒木一族的秘密的想法。

    “仙人作到你这个份上,也是够了啊!”

    鸣人鄙夷地数落道:“哪怕是龙之国传说中的妖怪,都有一颗求道之心,你却没有!道是什么?是本源,是真理,是对自身、宇宙的理解,你把阴阳遁造物命名为求道玉,可你根本不求什么道。连自己的出身都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连个普通人都比不上,普通人至少还有个思乡溯源之心呢!”

    “也是,自己家的那点烂事都处理不好,儿子没教好,跟母亲的关系搞得那么僵,齐家都失败了,让你治国、平天下、放眼星空也是难为你了啊!”

    鸣人毫不留情地戳着六道仙人的脊梁骨:“所谓‘见心明性,识得真我’才能为仙,修真修真,修的就是真我。你到底是谁,来自何处,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答不上来,这几千年你都在修炼些什么啊?就一直忙着欣赏儿子们的冤魂转世轮回自相残杀祸害世界来着?”

    羽衣被自己的重重重孙子辈骂得狗血淋头,臊得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有心恼羞成怒也不管忍界灭不灭亡,干脆和鸣人拼了算了,但他还真就打不过鸣人召唤出的诡异神明,这口气也只能憋在心里,憋出内伤也发泄不出来。

    “今天你是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给我好好安抚你暴走的老娘!别把什么事都推给别人,把阴阳之力给我和佐助,让我们去替你封印母亲,亏你想得出,这和买凶杀母有什么区别?要杀也自己动手去杀啊混蛋!”

    鸣人恶狠狠地道:“你要是不肯从辉夜嘴里问出自己是谁,来自何方的答案,那我就只能给你一个‘去往何处’的答案,你的去处就是那片虚无的深渊,成为古神们的食粮,在时间夹缝中永远发疯!”

    鸣人的威胁也仅仅是嘴上说说,饶是以他遇事不决莽一波的胆子,也不敢再举行献祭仪式了,那些不可名状之物并非易与之辈,在鸣人完成文明升维之前还不能和它们牵扯过多,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比大筒木一族可怕无数倍。

    就连之前举办仪式召唤邪神虚影的时候,鸣人都没有直呼神名,只称其为“存在x”,召唤仪式的祷词也采用的是没有任何语言词汇的‘暗夜呢喃’曲调,生怕暴露了忍界时空坐标和一应信息,引来邪神跨位面入侵,血祭忍界亿万生灵的惨剧。

    不过,他不敢干,不代表他不能借此狐假虎威地威胁羽衣,利用信息不对等,欺负羽衣不懂恶魔学,给他留下一个邪神是鸣人家养的恶狗,随时能牵出来咬人的错觉。

    羽村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是肯定躲不过这一遭了,只能再次见一见母亲,在鸣人的威逼之下尝试道歉安抚母亲,再劝说她放弃将忍界当成苗床的想法,最后询问一下母亲,来自星空的大筒木一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宇宙民族。

    忍界人有着短视的劣根性,往往走一步看一步,又有着“逃避可耻,却很有效”的怯懦心态。

    惹出祸端来,即便是站在顶峰的大人物,第一时间想到的只是怎么逃避责任,很少勇敢地面对,踏踏实实地妥善处理因自己疏漏酿成的大祸,只会想办法找人背锅,替他擦屁股,他则继续维持着尊严和面子,当那些祸事跟他没关系。

    羽衣哪怕是仙人,也不能免俗,原剧情中辉夜复活后他都逃避着不肯和母亲再见一面,毫不顾念母子之情,派出两个小辈当杀手,就把母亲再次灭了口,等母亲翘了辫子,他才出来收拾残局。

    他明明知道母亲来自天外,天外还有和母亲一样的大筒木族人,却不肯搞清楚大筒木一族到底是什么样的宇宙收割者,也不考虑将来会不会有其他比辉夜还强大的大筒木一族降临。

    这种死撑着面子当鸵鸟,躲一时算一时的心态,草率的处理方式,也为忍界星球的未来埋下了隐患。

    鸣人却不能放任这些隐患将来坑死自己,羽衣不肯出面就逼着他出面,想躲在幕后避风头坐享其成,没那种好事!

    要么去找辉夜问清楚大筒木一族的情报,当个明白仙,要么就去虚无深渊,san值恒定为零,当个永远发疯的糊涂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