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水月宫主
    “风吹过沉默的花香;

    梦里梦外,云水一方,

    轻拥小小村庄……”

    江南古道,竹林幽幽,溪水潺潺。

    山间小路上,一位大侠一位小侠,背着一老一少祖孙俩,伴着歌谣声声。

    十里山路,踏歌而行,行走之人仿佛身子的都轻健了几分。

    “白露沾湿哪句诗行,

    我又读到蒹葭苍苍,

    情字太长不敢细量,

    凝眸处你莞尔回望……”

    小侠客撇着嘴道:“大侠哥哥,歌是好歌,谣是好谣,但你唱的太难听了……”

    大侠客抬手就给了小侠客一记爆栗,扯着破锣嗓子继续糟蹋好歌。

    “也曾听醉渔歌邀伴归浆

    便沽酒敬这温柔时光

    愿种红豆秧何必诉离殇……”

    小丫头笑眯眯地说:“别听他的,锋哥哥继续唱,灵儿喜欢听。”

    大侠客哈哈一笑道:“小仙女喜欢听,那本侠就继续献丑了。”

    小侠客气鼓鼓地低声嘟哝道:“听多了都伤耳朵,有什么好听的?”

    ……

    十里山坡路,且歌且行,用不上半个时辰就走完了,走出了竹林,却见山坡下一座精致的水乡小镇坐落在海边。

    小镇房舍井然,泥瓦青墙错落有致,篱笆之间鸡鸣犬吠,溪流穿镇而过,古旧木桥横跨溪上,溪边青衣裙装妇女们围坐着浣洗,莫名爆发笑声时不时远远飘来。

    或许是江南水乡养人,那些劳作的村姑们,容貌都有几分秀美之色,发髻上插不起金玉簪子,只拿野花点缀,却也别有风情。

    罗锋一行人走过溪边,却被那些洗衣的妇人们调笑,为首一风韵犹存的大嫂笑道:“这不是小李子吗?怎地,背着童养媳回家去呐?”

    鼻涕娃脸一红,低着头快走几步,吞吞吐吐道:“才……才不是,小侠我行侠仗义呢!”

    瞥见了鼻涕娃身旁的罗锋,几位浣洗娘都是眼前一亮,为首那位大嫂压低声音道:“那背着老娘的后生可真英武,看相貌不像本地人,倒像是北方的异客,可与我们南方软男人不一样。”

    “可不是,还是个孝顺后生,这要是招赘到家里,肯定是侍弄庄稼的一把好手!”

    “你这小浪蹄子,家里不正给你找人家呢吗?怎地,看上这外来的后生了?倒也是,那副健硕身材,伺候人儿一定很惬意。”

    “来福婶,看你说的,你不也眼睛长人家身上拔不出来了吗?”

    ……

    浣洗婆娘们窃窃私语,却架不住罗锋耳力惊人,听得是一清二楚,哭笑不得之余,这些乡野妇女性格泼辣,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小镇是鼻涕娃的老家,他驾轻就熟地引着罗锋来到了码头,却见码头上停泊着不少乌篷渔船和双桅福船,那福船船头方正,有几分楼船形制,船舱容量颇大,看似该是货船,也不知姜婆婆所说接应之人在哪里。

    正踟蹰间,一艘福船上有人朝罗锋招手,船工搭起跳板,看那意思是让几人上船。

    几人走上甲板,那招手之人迎了上来,乃是个海商打扮的中年汉子,皮肤黝黑粗糙,看似个常跑海运的行商。

    罗锋正要开口,商人做出个噤声手势,引着他们进了船舱。

    一进那船舱,海商转过身来,罗锋眼一花,面前就出现一位端庄雅致的道姑,那女子一袭白袍,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头顶扎了个发髻,披着洁白头纱。

    心知面前之人大概就是水月宫主,罗锋却装作不识,愕然道:“哎呀呀,大白天见鬼了,糙汉子怎么变成了美娇娘?”

    鼻涕娃瞠目结舌,喃喃道:“这不是观音娘娘吗?”

    道姑盯着罗锋仔细观瞧,掐指算计片刻,皱眉摇头道:“天机混沌,因缘际遇皆乱矣!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罗锋心中一动,他最是厌烦仙侠侧世界这一点,那便是土著们学点仙术便能掐会算,平日出门都要算一卦,行走坐卧都依照天命。

    仙人会预测,占卜吉凶、趋利避害,每每掐算每每应验,反倒被束缚住了手脚,乖乖地在天道指引下亦步亦趋。

    这种能力,与其说是一种非凡之力,还不如说天道枷锁,神仙看似逍遥自在,却如同活在牢笼之中。

    调查员混迹仙侠侧世界,免不了被仙人们偷窥算计,一个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被视作拨乱天机的域外妖魔。

    罗锋打起十二分小心,演技飙到了极致,木怔怔地说道:“俺是个过路的无名游侠,正遇到一群强徒围攻这对祖孙,便顺手将他们救下,护送至此。”

    说着,就将背上背着的姜婆婆放下,急切道:“这位老人家受了重伤,寻常大夫难以医治,她说只有水月宫主才能救她……”

    成功转移了道姑的注意力,那有着观音容貌的美貌女子上前一步,出手点了婆婆几处要穴,又给她服下丹药,轻描淡写之间就治愈了伤势。

    治好了婆婆,她朝灵儿露出和煦笑容,灵儿连忙从鼻涕娃背上下来,走到道姑身旁,道:“阿姨,您是仙人吗?教灵儿法术好吗?灵儿想救妈妈……”

    那道姑面色一柔,道:“乖孩子,你母亲与本宫相交莫逆,以后你就跟着本宫吧。”

    本以为成功引开了开了水月宫主的怀疑,却没想到她刚和灵儿说一两句话,就又一次神色警惕地看了过来,冷声道:“这位路过的无名游侠,还请明示身份,当下妖魔频出,民间习武之风虽盛,却不至于随便遇到位游侠,都是大宗师境界的武林绝顶人物!”

    “眼力不错嘛,原来俺的武功这么厉害!”

    罗锋哈哈一笑道:“俺乃是北方一土豪家的子弟,听说过魏州罗家吗?有道是穷文富武,俺家赀万贯,不好读书博取功名,偏偏喜好舞枪弄棒。俺爹罗敌国便给俺请了几位北方有名的师父,结果没过多久他们就统统被我打败。师父们说我的武学资质天下罕有,随便练练便是天下绝顶,他们都没办法教我了,俺便出来行走江湖历练历练,看看能不能遇到能当我师父的高人。”

    叹口气,罗锋摇头道:“俺从北走到南,一路上遇到的江湖豪客也好,山泽鬼怪也罢,都不是俺对手,还纳闷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因为俺太强了,看来这师父是找不到了呀。”

    道姑还是板着脸,掐指算计个不停,罗锋知道那是在盘自己的底,不过他已经使用过了身份卡,算是在仙剑世界落了籍,不怕仙人查了。

    “哎,对了!”

    被那水月宫主算得心烦,罗锋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一拍脑袋道:“你救人那几招有几分玄妙,要不然就跟俺过上两招,看看你能不能当我师父?”

    说着,没等水月宫主反应过来,拔拳便朝她脸上砸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