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逆天而行
    事情棘手,罗锋心中有些烦乱,水月宫主庇护灵儿,也只庇护了五六年而已,等到十年之后黑苗杀手来袭,宫主连同宫内高手却不见了踪影,说是逝世了。

    岛上只留下姥姥和灵儿以及寥寥几个实力卑微的徒弟。

    仙道门派被一群黑苗蛮子攻破,杀得血流成河,也是不可思议,可谓修真界之耻了。

    水月宫主和独孤剑圣都是仙剑世界尽顶人物,水月宫主更是要比剑圣更胜一筹,明明是神仙,寿数本应无量,看起来也容颜未老,未现天人五衰之相,五六年之内就离开了尘世,掐天地大劫的时间点未免掐得太准。

    这明显就是趋利避害,回避天劫的神仙一贯行动,她怕不是早就算出灵儿的命数,尽管与她母亲交好,也不敢逆天而为,替灵儿挡劫。

    当然,以她的道行,哪怕替灵儿挡劫也未必挡得住,身逝世道消却也转变不了成果,也就只能冷眼旁观了。

    可怜的灵儿被全部世界抛弃,神仙们高高在上,明哲保身,袖手旁观,就等她主动献身,与那不逝世不灭的洪荒异种同回于尽,以女娲一族的福源功德抵消集聚的因果业力,邪教献祭般平复这次天地灾难。

    李逍远登上仙灵岛,与灵儿隔了十年见面,一见之下就拿了一血,还珠胎暗结,知道的这是旷世奇缘,不知道的还认为是夜店里男女看对了眼临时起意约战三百回合不警惕搞出人命了呢。

    这倒是满足了宅男的理想,但从细节推敲却非常分歧情理。

    有道是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夜?名份都没有,相处不过几个小时,就急急献身,现代女孩都没这么开放!

    何况,稍有点某事经验的老司机都知道,未经人事的初哥,人生中第一次,能硬起来都难,硬起来进巷也难,进巷了不立即缴枪难上加难。

    一对初哥初妹,都是第一次便能搞水乳融合和谐无比,还一炮中靶闹出人命,未免有点太想当然。

    姜婆婆作为长辈,更没道理给小辈们当龟公,婚都没成绩把二人送进了洞房,撮合他们嘿咻,这是定情呢还是配种呢?

    这怕不是也是天道安排,神仙们掐指头算出来的因果,暗中操控下才玉成的美事,目标就是留下女娲一族血脉,好为将来挡劫留存新祭品。

    女娲一族秉承功德圣人的洪福,每一代都是皇天贵胄,天生福缘深厚,最是合适抵消天地煞气。

    罗锋行走诸天,不惮以最深的恶意揣测人心神心,他倒是不想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回结成诡计论,但这个世界的确有掌控一切的天道的影子,时空穿梭都可实现,由不得他未几想。

    再看那懵懵懂懂做着大侠梦的鼻涕娃,罗锋却是想不出怎么调教他才干扭转天道把持之下因缘既定的未来。

    罗锋自己也不过是只凡尘蝼蚁,他能教别人科学、武功和为人处世之道,却不能教人爱情,更不能教人逆天改命。

    天地大劫,圣人都无法扭转,十年后的水劫虽说只是天地小劫,轻易的神仙却也不敢沾惹,况凡人乎?

    罗锋料定五颗五行灵珠合而为一,大概便是那五色神石了,眼睁睁看着灵儿送逝世,再取走五颗灵珠倒也轻易。

    只要消业了天地劫数,天道也好,众仙也罢,根本目标达成,便不会过多干涉。

    可是,想要保全灵儿生命,就要与天道和众仙站到对峙面上,将本应灵儿遭遇的劫数还给众仙众生,这可便是真的捅了超级马蜂窝,比杀了神仙们弟子隔壁三叔他二大爷家的狗严重多了。

    拉着灵儿直接逃出仙剑世界,不管身后之事,那也要看灵儿自己愿不愿意,天道答不答应,一旦天道封闭空间,再传旨众仙降魔,别说是罗锋,就是李博士的真身想逃都要脱往一层皮,搞不好还要陨落于此。

    要不然,事不可为,就算了吧?

    逝世道友不逝世贫道,拿了五颗灵珠拍拍屁股走人,也别想那么多了,诸天的闲事他罗锋也管不过来……

    可是!

    一想到一位纯挚仁慈的无辜孤女,承担不该承担的罪业,按照诸天神佛定下的路线,体恤天心,博爱众生,乖乖地就义自己替他人消灾……

    罗锋总感到,这不对!

    身为主神调查员,难道不该为了破解名为命运,实为不可名状的高纬存在的把持而舍生忘逝世地努力吗?

    不敢作大逝世,还有什么脸称自己是高阶调查员?

    一来,这不是多管闲事的问题,而上升到原则问题,这颗作逝世之心要是冷了,还混迹诸天干什么,早早回回现实世界,过安闲无虑的幸福人生往罢!

    二来,女娲后裔潜质无穷,若是调教得当,别说是拿到七八颗女娲石,便是大规模炼制女娲石都有可能。

    转变了灵儿必将被献祭以平天劫的命运,自由城便得到一位有提升创世神潜力的新人,将来炼出三万六千五百块女娲石铸成自由城防御阵壁,主神也只能看墙兴叹。

    下定了决心,咬牙切齿地,罗锋仰天大喝一声:“口胡!老子今次便是要逆天啊!”

    一声鬼吼,吓得身旁的鼻涕娃一个发抖,也不知这位头脑有恙的大虾又要发什么疯。

    本着和离魂症患者要保持间隔的想法,鼻涕娃趁着罗锋面朝大海鬼吼鬼叫确当口,蹑手蹑脚地后退,便要转身开溜,却被罗锋揪着脖领子抓了回来。

    “大侠饶命!”

    鼻涕娃吓得小脸煞白,求饶道:“看在咱们双侠并肩作战的份上,就放我走吧。”

    罗锋叹口吻,解下了腰带上挂着的钱囊,拉开钱囊口,里面是十几片金闪闪的金叶子。

    将那钱囊塞进鼻涕娃怀里,罗锋道:“别的事还好,说起逆天,你这傻小子实在不堪大用,这一次本大侠只得亲身上阵了。本侠前往布局之前交代你一项任务,看到这袋子里的金叶子了吗,知道金叶子能干什么吗?”

    鼻涕娃点头道:“知道,俺爹得手之后也经常拿出金叶子来数……咳咳,就当俺没说过。”

    “这些黄白之物,可不是叫你拿来胡花的,乃是给你的船资。你拿金叶子重金聘请船夫,一年往往南海仙灵几次,陪妹妹玩耍。”

    罗锋又从空间中转移出了些珠花、首饰、玩具、布娃娃一类的女孩家爱好的物件:“每次别空手往,带着这些礼物,把妹妹哄开心了。”

    掐住鼻涕娃胖嘟嘟的脸蛋,罗锋恶狠狠道:“要是这事儿办得好,将来我必有重赏,若是忘了往,仔细你的骨头,本大侠揪下你的小丁丁下酒!”

    鼻涕娃乌溜溜的眼睛乱转,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拍着胸脯道:“小侠尊大侠之令,必定能办妥啦,千万别揪下我的小丁丁,我还要留着撒尿呢!”

    这也算未雨绸缪,逆天而行,与众仙天道为敌,谁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若是实在无法扭转灵儿的命运,那就让她仅剩的十年过得快活一些,能有人陪伴。

    可别孤单十年,却在新婚之夜就丢了新郎,相见时少,常别离,空余恨。

    拔吊无情的见的多了,拔吊失忆的罗锋可是诸天仅见。

    如此安排一是让小逍远长长记性,别吃个忘忧蛊就那么轻易忘记真命天女,二是多给小灵儿几分心灵慰藉,至少建立几分情绪基础,熟悉了再上三垒,要不然会因紧张而体验感很差……</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