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0.合作就一定不能背叛(求订阅月票)
    要不然张然是不可能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张然的睚眦必报威姆斯可是亲身体会过的。

    要不知道找到了真正的幕后主使者,知道他们也是被人利用了,那么张然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从当年张然的报复就能够看得出来他绝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也不是会被利益所左右,要不然当年也不会为了报复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了。

    张然不置可否的说道:“当年是你们自己愚蠢,被人利用了到现在也没查出来,真的不知道你们这么多年是怎么还能够维持住的。”

    张然那是一点不给面子的嘲讽。

    威姆斯也不生气,只是问了一句,“你当年真的没想插手石油生意?还有,当年你的背后就真的没人?”

    张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嗤笑道:“石油?我没事掺和石油干嘛?

    还有,背后有人?你们长没长脑子?居然会认为我没事掺和进石油生意,我可不想自找麻烦。”

    张然也是被这些人给蠢哭了,石油生意那是谁想去做就能做的吗?

    当然了,以当年张然的实力以及各方面的情况完全可以插手其中的,只是会有很多麻烦罢了。

    但张然也有这样的资格了。

    更何况他来自华夏,当年谁也不知道张然背后有没有华夏的示意。

    在加上一些得到的消息以及张然当时的一些迹象来看,他们没有等到彻底的调查清楚就开始行动了。

    一开始他们还只是正常的针对以及做一些不知,但很快的局势就开始失控了。

    这些事情发生的太快,让他们都没来得及反应和去做准备。

    “那么大的利益你就一点也不心动?”威姆斯一点也不相信。

    其实他的心中还有些怀疑,那就是当年或许真的有这样的心思,但却被罗德兄妹利用了。

    毕竟石油这样的林润可不是谁都能够拒绝的。

    张然表情有些不屑的说道:“利润很大吗?”

    威姆斯看着张然认真的脸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石油的利润当然大,而且不仅是利润,还有各方面的资源和人脉。

    但要只是说利润的话,那么对于张然来说似乎还真的不是太大。

    尤其是随着这些年来张然之前投资的一些企业市值暴涨,相对比之下,石油的利润确实对张然的吸引力不是太大。

    张然看着威姆斯道:“还有什么问题今天一并问了吧,今后也算是合作伙伴了,我可不想在或者的事情上再闹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今天也就坦诚一些。”

    威姆斯想了想说道:“那你当年为什么要和那些官员见面?”

    “我要说我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你信不信?”张然道。

    “而且即便是我去见了又能够代表什么?”

    威姆斯也不在询问这方面的问题了,也确实没必要了,不管怎么样,现在都是已经成为了定局。

    “那你准备怎么对付罗德家族?”威姆斯问道。

    至于张然不报复了,那根本不可能,以张然的性格,报复那是必须的,而且还会狠狠地报复。

    张然笑道:“怎么?你也掺和一手?”

    “要是可以的话当然不会放过,毕竟当年我们也是损失惨重。”威姆斯说道。

    “你想要掺和进来也是没问题的,但丑话说在前,如果你真的要参与进来,那么不管怎么样,即便是要输了,你们也只能退出,而不是背后捅我刀子,要不然我宁愿放弃对罗德家族的报复,也不让你们好过的。”张然说的平淡,但语气很认真。

    威姆斯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

    “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吧。”张然不置可否,这些人嘴上说的再认真,张然也不会相信的。

    不过也不需要将他们排斥在外,很多事情其实张然也不好插手其中,就比如石油方面的事情。

    这方面牵扯太大了,张然也不敢贸然进入。

    而且还是在美国这里,不过要是威姆斯他们这边动手,那么这些问题都将会不存在。

    张然和威姆斯聊了很长时间,没人知道他们聊什么,只是知道威姆斯离开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显然和张然达成了不少的交易。

    与此同时,张然这边也给中强集团,年润集团发了消息,告诉他们南非发展银行的股份谈妥了。

    华夏。

    辛有民此时正在和一些人面对面坐着,他们得到张然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聚集到了一起。

    “张然的动作真的太快了,这才多长时间,股份就到手了。”辛有民感慨道。

    任国峰点头道:“确实,这位张先生真的是名不虚传,其实当年我也受到过张先生的恩惠,只不过可能他自己都忘记了。”

    “怎么说?”辛有民有些好奇,中强集团虽然成立的比较早,但是在前期基本上没有什么成绩,只能说是半死不活,依靠着国家这边的补贴过日子。

    任国峰流露出一丝怀念的语气说道:“当年因为一项技术,我和我的团队前往美国,你也知道,那个时候美国那边的人基本上都瞧不起我们。

    即便是我们拿出了真金白银,但还是没有谈拢,那些人的态度也是特别的高傲。

    现在想起来都气的慌,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下来,让中强集团一直坚持研发自己技术的原因,那样的情况我是真的不想再遇到一次了。”

    “行了,没人想要听你这些无聊的感慨,这样的事情在座的谁没遇到过?

    说的好像你多委屈一样,真的要说起来,我可比你受的委屈要多得多。”辛有民没好气的道。

    任国峰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道:“只是感慨一下罢了,当年那些技术也事关重要,即便是谈崩了,我也没舍得走,现在想来也是天意,那个时候和张先生因为人的介绍认识了一下。

    其实当年我也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但之后没过几天,那边的态度就开始改变了,虽然付出的代价依旧比较大,但总算是谈下来了,这也为我们中强集团之后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