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以第24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最新网址:.</>“没事了,没事了。”陆策见了心疼得厉害,搂着她不停拍着她的背,试图安抚她的情绪。

    “陆策,我害怕。”李亭曈回想起神志消失前的最后一幕,全身都在发颤。

    陆策更用力地搂住了她,亲了亲她的额头,安慰道:“已经没事了,我在呢。”

    半夏自觉地退了下去,不敢去触陆策的霉头。

    她今日真是太大意了。

    幸亏大小姐没出任何事,否则她该怎么向小少爷交代。

    半夏懊恼地蹲在门外。

    她开始细细回想起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而屋内的李亭曈在陆策不停地安抚下总算稳定住了情绪。

    听完那人是梁氏派来的,她沉默了许久。

    她今日还在纠结要怎么对梁氏下手,梁氏今晚就给她上了一课。

    “昭昭?”陆策看她这副模样,十分担忧。

    “没事,我真是太天真了。”李亭曈觉得自己真是太弱了,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若不是陆策今夜误打误撞赶上了,她怕是彻彻底底栽到了梁氏手里。

    “我会替你报仇的。敢欺负我的昭昭,就要付出代价。”陆策冷冷地开口。

    他下定决心了,今晚就要把梁氏这个祸害铲除掉。

    李亭曈还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头晕目眩。陆策见她脸色不对,连忙将半夏叫了进来。

    “不要杀人。为了这种人手上沾血,不划算。”李亭曈虚弱地拉着陆策的手,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她不是不恨梁氏,她只是不愿陆策为了他,手上沾上别人的性命。

    “乖,我不要她的命,我要她继续活下去,活在万人唾骂的耻辱里。”陆策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梁氏。只是有些不光彩,他不愿现在就告诉昭昭。

    “好。”李亭曈说完便睡了过去。

    半夏替她把了脉,回禀道:“大小姐并无大碍,只是体内残余的药效起了作用。睡一觉就好了。”

    “陆策细心地替李亭曈盖好被子,这才起身,将手伸到了半夏面前:“给我催情药,最烈的那种。”

    半夏一愣,陆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嗯?”

    “少爷等等。”半夏翻开医药箱,将几分粉末混合到了一起。

    “现在的材料只能配出这个了。往日军营里的马儿不肯交配,用的便是此物。”半夏赶紧把东西递过去,试图将功折罪。

    “嗯。守好昭昭,不得离开半步。”陆策说完对着窗外喊了一声陆一,陆一便跳了出来。

    “少爷有何吩咐。”陆一心惊胆战地看着自家少爷。

    他可是知道少夫人在少爷心目中的位置的,今夜少夫人险些出事,少爷的心情定然十分不好。他得小心伺候着才行。

    “去,将这药给那该死的女人服下。”陆策将药丢给了陆一。

    陆一愣了一会,没反应过来该死的女人是谁。

    半夏在一旁无声地用口型给他说了三个字:“大夫人。”

    陆一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带着药走了。

    见陆一离开,陆策便将床底的吴田拖了出来,将他扒了个一干二净,可吴田睡得跟个死猪一样,动也不动。

    陆策看了一眼半夏,半夏识趣地去端来了一盆冷水,将吴田泼醒。

    吴田冻得一个激灵,睁开眼看到了陆策,吓得就要求饶,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惊慌失措地看着陆策,不停地做着请罪的手势,希望陆家这位小将军能饶他一命。

    “不要怕,我只是点了你的哑穴,六个时辰后,自会解开。”

    听了陆策的解释,吴田放松了不少。

    没想到他这刚一放松,就被陆策灌了一包奇怪的粉末。

    陆策掐住他的腮帮子,用茶水将那药给他灌了下去。

    吴田试图将药吐出去,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陆策的剑,正抵着他的脖子。

    “想死,你就继续动。动得越剧烈,发作得越快。”

    吴田发誓,他从陆策的声音里听到了幸灾乐祸。但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得老实听话的不敢乱动。毕竟他可不想死。

    见他识趣,陆策便不为难他。

    拖着他离开了凭澜苑。

    吴田捂住自己的下半身,整个人臊得满脸通红。

    这陆家小将军什么恶趣味,居然把自己都扒光了,连条底裤也不给他留。

    他左顾右盼,生怕周围窜出一个人,那他可就没有颜面见人了。

    只是他怎么觉得身子越来越热,心也躁动不安,他甚至开始对走在他前边的陆小将军产生了非分之想。

    陆策察觉到身后人的变化,一个眼刀飞了过去,快速将他拖到了凭澜苑,丢进了梁氏的卧室里。

    因为陆一的药下得快准狠,梁氏将所有的药都吸食完毕。

    等陆策他们到来时,她已经开始发作了。

    若不是陆一将她捆得严严实实的,陆一的贞洁怕是不保了。

    “唔……”梁氏口中发出难耐的呻/吟,吴田体内的药效也开始起效了。

    “你们想干嘛。”梁氏将体内的躁动压下,但身子却开始不自觉地扭动。

    她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看到陆策。

    心中咯噔一下,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下场。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咯。”陆策将吴田丢到了梁氏房内,陆一迅速解开了梁氏身上的绳子,两人快速离开。

    “滚开。”梁氏看着一丝不挂的吴田彻底慌了,声音带着一丝丝颤抖。

    但她体内的药效却让她的声音变得十分妩媚。

    那一句滚开一丝威严也无,反而多了几丝欲拒还迎的味道。

    吴田此刻药效彻底发作,他已经顾不得什么尊卑有别,直接将梁氏推到压到了床上。

    屋内传来了一阵喘息声。

    陆策见事情已经办成,带着陆一回了凭澜苑。

    半夏见小少爷回来,便自觉地退了下去。和陆一两人守在了门外。

    陆策看着李亭曈宁静的睡颜,心中那丝烦躁的杀意才开始慢慢退下。

    “昭昭,你要好好的。”陆策伸出手拨开了挡在李亭曈眼睛上的头发,轻轻吻住了她的额头。

    直到天边泛起了鸦青,陆策才带着陆一离开。

    半夏打着哈欠守在了李亭曈的闺房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