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5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
    ( )晚上九点多,非主干道的车流已经缓解了不少,没有白天的拥堵。

    饶是如此,常青到的时候时间也不早了。

    物业的工作人员直接让她把车子停在办公室旁的空地上,就带着她一起上去了。

    主家家里依旧是物业经理和两名警察,只是两名警察已经不是她下午过来的那两位。

    物业经理看到常青就像看到浮木一般,激动得握住了常青的手,“小常,谢谢你还愿意赶过来。”

    “我需要休息一下,休息好了再干活。”常青饶是有心想帮忙,她也还得缓一缓。

    “你好好休息,我们不吵你。”

    常青拿出水杯喝了点水,等气息均匀之后,就开始洗手换衣服。

    物业经理特别感激她,哪怕是心里着急还是愿意让她多休息一会儿,“要不再休息一会儿?”

    “宝宝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不是快到了吗?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至少能让他们走的形象好一点,让四位老人别那么难过。”

    “谢谢你理解。你走之后,我们都没离开。我和两名干警全程陪着,到了八点多的时候,孩子爸妈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不少,尤其是孩子爸应酬得也很得体,我们心里才算放了心。原先我是打算让同事送几份素餐上来,大家一起吃点。大家虽然非亲非故,但在大事上还是能一起搭把手,帮他们暖暖房子,熬过第一个晚上也算是帮忙了,再不济也陪他们到他们的亲人都到了再走。”

    “可孩子爸不愿意让我们陪他们吃素,坚持让我们出去吃点好的。我心思也比较粗,就让两位干警先下楼吃晚饭,打算等他们回来了我再去吃。”物业经理一阵自责,“我就坐在客厅,谁也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事了。”

    常青能理解物业经理的心情。

    物业公司能做到这个程度也很难得,两位警察能主动留下来那么长时间就想陪主家到他们的亲人到了也不容易。

    非亲非故,愿意在别人痛苦的时候在一旁陪着很难能可贵。

    主家的夫妻要是有了寻死的念头,总能找到机会走的。

    亲人都不可能24小时看顾,更遑论外人。

    “警察看过之后确定我可以入殓了吗?”

    两名警察应了一声,“我们和我们同事已经勘察过现场了,基于案子的特殊性可以先入殓,避免让他们的父母看到受不住。”

    “好的。”

    常青问清了地方,打开了主卧的房门。

    房间没有亮灯,唯一的光芒便是窗外的光。

    隐约能看到宽敞的大床上,她仅见过一面的年轻夫妻安静地躺在床上,只不过都被白布遮盖,看不到他们当下的情况。

    物业经理不敢进去,他看到过之前的画面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正在常青要开灯时,陆名湛到了。

    乍一听到陆名湛的声音,她既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刘总让我过来的。”陆名湛看了一眼屋内,“我陪你。”

    “嗯。”

    两名警察跟陆名湛寒暄了几句之后,陆名湛便跟常青进入房间了。

    饶是常青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她还是被白布下的年轻夫妻的状态给吓了一跳。

    丈夫是被乱刀砍死的,妻子上吊自杀。

    常青轻轻叹了口气,“是我疏忽了,我发现她当时的情况不对劲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让她去一躺医院。”

    “事情已经发生,别过多的自责。”陆名湛对一家三口在一天之内都走的惨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有些坎给一点时间当事人能迈过去,可没迈过去之前的每一分一秒都是要命的煎熬,旁观的人知道结果了才能回想当时的蛛丝马迹。

    “你的想法是对的。”常青说完之后坐到年轻的丈夫身边为他整理。

    他的致命伤在脖子上,深可见骨。

    身上也有凌乱的刀痕。

    常青把外翻的皮肤和伤口一一缝合,又用干净的布把血渍擦干净。

    刚整理好男人的尸身,物业经理的手机便响了,四位老人到小区门口了。

    物业经理见常青没整理完,便下去拖延时间了。

    等常青坐到女人那一侧时,陆名湛站到了她的身后。

    他没忘记过她说的话,她最害怕的是上吊的尸身。

    而这家的女主人就是。

    常青的脸色没变,手上的动作也很轻柔,把人整理得很妥帖。

    常青整理完之后,两名警察才打电话让物业经理把四位老人请上楼。

    屋内的人都做了所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的应对准备。

    四位老人进来时,他们神情疲惫,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一进屋便问道:“孩子们在哪里?”

    物业经理艰涩地答道:“在房间里。”

    四名老人进了主卧,几乎是在他们进去的一瞬间就响起了哭声。

    家里有丧事伤心自是难免,更何况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物业经理和两名警察听到这哭声也受不住,红着眼睛偏过头去,偷偷地擦眼泪。

    常青疲惫地坐在沙发上,反倒是没有哭的冲动。

    她亲手入殓,几乎是离这出悲剧最近的人,情绪已经在入殓的过程耗得差不多了。

    陆名湛牵着她在初夏还冰冷的手,心疼不已。

    四位老人的情绪发泄了将进一个小时,物业经理便进去劝他们,怕再出个什么意外。

    可人家一夜之间儿子、女儿、孙子都没了,再好听的话也无济于事,一直劝到凌晨两点才算平静了下来。

    孩子的爷爷奶奶肿着一对眼睛问警察,“警察同志,能不能告诉我们我儿子怎么死的?”

    “伤心过度。”其中一名警察答道,他不太希望他们能知道真相。

    那无异于在他们的伤口上再插一刀。

    “你胡说!你们找来的大了虽然高明,可他脖子上那么清晰的刀痕骗不了人。是不是采玉杀的?她为什么杀我儿子?!她嫁进我们家这些年,我们什么时候亏待过她了,让她能对我儿子下杀手!”

    孩子的外公外婆缩在角落里抹眼泪,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外孙、女儿、女婿都走了,已经是他们难以承受的痛,可到头来发现是他们女儿杀了女婿,他们怎么跟亲家们交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