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86】我是清白的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母侧躺,目光紧紧的盯着安琪,语调一点一点的加深,“这件事情本就与你有关,难道你还想推卸责任不成?”

    “您对我的意见众所周知,所以您说出这样的话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安琪没有跟季母较真,反而心平气和的说道。

    季母的手不由的攥了下拳头,“别以为你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就会接受你。”她沉默了几秒,接着再道,“别以为你故意逃避这个问题,你就会摆脱嫌疑。”

    安琪心有不甘,随后将视线船已在季非凡和顾恩恩的身上,“我赶到之前明明是他们在现场,我不知道他们究竟给了您什么好处,竟然连同您都可以帮着他们撒谎。”

    季母苍白的脸色被季非离这么一闹,心里更加有些不爽,咬牙道,“我说的是事实。”

    季非凡自然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的面前随意诬陷顾恩恩,索性站了出来,“安琪,你别得寸进尺!”

    “事实本就是如此。”安琪问道,“如果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那怎么来解释他们为什么会在现场?”

    季父一听,微微皱眉,“安琪,此事真的与你无关?”

    “是!”

    安琪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

    季父揪着安琪的话不放,“那鸡汤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安琪大大方方的说道,“我相信妈并非有意,所以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季父显然对安琪的回答有些不满,“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解释?”

    安琪点头应道,“是!”

    季父想要做到公平,只好冲着顾恩恩问道,“顾恩恩,你为什么会在现场,难道你真的与此事有关?”

    “如果您当真这样认为,我也无话可说。”

    顾恩恩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不想做太多的解释。

    如果有人故意诬陷她,所以就算她浪费唇舌也无济于事。

    安琪钻着空子,“爸,您听到没?她无话可说。”

    “闭嘴!”

    季父呵斥一声。

    安琪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语调凝重的说道,“她都已经承认了,您为什么还要向着她?”

    “安琪,你给我闭嘴,这件事情我心里自有分寸。”

    季母不顾一切,当即拦下安琪心中的想法。

    “爸,这件事情可是关乎妈的生命,难道你真的可以任由他们就这样下去?”安琪生怕他们将所有的目标再次转移在自己的身上,只好不顾一切的挑唆道。

    “我说的话你难道听不懂吗?”

    季父的声音渐渐的变得生硬起来。

    “我……”

    安琪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季非离的一个眼神给挡了回去。

    季父冲着季非凡命令道,“把那个给我打电话的护士给我找来。”

    “好。”

    季非凡没有拒绝,爽快的答应。

    安琪看着季非凡的背影离开以后,她才渐渐的反应过来。

    好端端的叫护士来做什么?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端倪?或者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闯入她的耳中,“季董,您找我?”

    “是!”季父并未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护士一脸懵逼样。

    季父皱眉问道,“季夫人晕倒的事情是你打电话通知我的?”

    护士缓过神,“是!”

    季父再道,“那把你知道的一切和看到的都告诉我。”

    护士的内心十分纠结,甚至有些为难,“这个……”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说道,“在季二少和安小姐离开病房以后,没过多久,里面就传出霹雳乓啷的声音,等到进去的时候,季夫人就已经晕倒在地。”

    “你……你诬陷我……”

    安琪的脸色顿时没了血色,紧张的轻颤道。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事实。”

    护士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看你是被他们收买了。”安琪死不承认。

    “安小姐,您说我被他们收买了,请问证据呢?”护士抛下所有的脸面,毫不顾忌的说道,“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请嘴下留德。”

    “你出面诬陷我,难道还不允许我反驳你了?”

    “你错了,我只是说出自己想看的一切。”

    安琪的内心十分纠结,直接顾恩恩,试图想要转移他们的心思,“你只看到我,难道你就没有看到他们吗?”

    护士没有任何隐瞒,实事求是道,“我很明确的告诉您,发生这样的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凭什么这样认为?”安琪有些急了眼,“你们分明就是一伙的。”

    “安琪,注意你的态度。”

    季父的目光瞬间凝聚在一起,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口口声声说她变成这个样子是因我而起,既然如此,那就拿出你的证据,如果没有,你就属于栽赃,我有权利到法院起诉你。”安琪故意将“法院”二字咬的重重的。

    护士并没有因为安琪的话而感到恐惧,“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假?”

    “亲眼所见就可以证明一切吗?”

    “身为一名护士,难道我还会撒谎不成?”

    “这个谁也说不准。”

    安琪依旧咬着不放。

    护士没有生气,反而勾唇笑着,“既然你不相信,我倒是可以跟领导申请一下当天的监控录像,看看究竟有谁进过这间病房。”

    “谁怕谁!”

    安琪说完,才发觉自己竟然着了护士的圈套。

    如果真的能够证明他们的清白,那自己岂不是跳进了他们圈套?

    不仅如此,那自己更是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护士没有太注意安琪的表情,语调轻快的说道,“那我现在就去找领导。”

    “站住!”

    安琪当即拦下。

    护士的脸上依旧扬着笑容,“安小姐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吗?”

    “你刚刚说什么?”

    安琪装傻。

    眼下,除了装傻,她真的想不出第二个法子。

    季非凡自然看穿安琪心中的小算盘,“安琪,你是在我们面前装傻吗?刚刚是谁摆成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安琪无奈的耸了下肩膀,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你们已经成为一条船上的蚂蚱,所以有些话你们自然不会当着我的面说。”

    “我只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所以绝对不会偏

    袒任何一个人,也不会包庇任何一个人。”

    护士嗤笑了声,随后立马表明自己的态度。

    安琪的心里依旧心存质疑,“好听的话谁也会听。”

    季非凡微不可见的轻蹙了下剑眉,再道,“安琪,你心虚了。”

    “我没有。”

    安琪连忙否认。

    “竟然如此,那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季非凡没有退让。

    “这件事情关乎着我的清白,难道身为受害人的我就不应该了解清楚吗?”安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有着紧绷下的微颤。

    “紧张了。”季非凡嘴角全然都是危险的笑容。

    安琪的心猛然咯噔了下,佯装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你紧张了吧?”

    季非离犹豫了下,接着再道,“我问心无愧,有什么好紧张的,倒是你,你最好在心里默默祈祷事情不要败露。”

    顾恩恩轻轻的扯了下季非凡的衣角,接着再道,“大叔,你别生气,清者自清。”

    护士不想再给自己增添烦恼,索性不要命的说道,“季夫人,我究竟有没有撒谎,您的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至于安小姐为什么要挑起事端,那就要好好问问自己的内心了。”

    安琪顿时拉下了脸,“这是你的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吗?”

    “不是……”

    护士咬了下唇瓣。

    安琪话中有话,“既然如此,那你就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

    “你放心,我分内的事情自然会做好,但是我们对你们的叮嘱,你们记在心里了吗?”护士收敛心神,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内心,“我们再三叮嘱你们,季夫人在身体没有恢复之前不能受到任何刺激,可是还没多长时间,她再次昏迷。”

    她语重情长的再道,“这次是我们发现及时才会性命无忧,如果再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安琪眯缝了下视线,“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们谁都无法预料,但是你们绝对不能将所有的错全部怪在我的身上。”

    季母实在不想再听他们继续争执下去,出面说道,“你们这样争吵下去就能吵出事情的真相吗?”

    “我们只是就事论事。”季非离插了一句话,“说白了,我们是在关心您。”

    “这就是你所谓的关心?”

    季母的脸上绷紧了一道黑线,接着再道,“如果你真的关心我,你就不会放任凶手。”

    季非离微微眯缝了下视线,“凶手是谁?”

    “安琪!”

    季母想都不想,直接脱口而出。

    季非离有些激动的说道,“不可能,安琪绝对不是凶手,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事实就摆在眼前,你为什么还要如此包庇她?”

    季母真的不知道季非离的脑袋里究竟装着什么,胡乱猜疑道,“难道就因为她是你八抬大轿抬回来的?”

    季非离的声音不由的拔高了几分,“没错,从那一刻开始,她生是我季非离的女人,死是季家的鬼。”随后,大吼道,“所以您就不要再无理取闹下去了,既然您没事,那就不要再讨论这件事情了。”

    季母苦笑。

    她真的不敢想象这是从季非离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闹够了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