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大战局(上)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雅各布·富各尔手里端着个镶着一圈烫金珐琅花纹的水晶杯子,杯子里略显浅绿色的液体在阳光照耀下和杯子相映成趣,晶莹剔透。

    这个杯子一看上去就价格不菲,但是和房间里金碧辉煌的奢华装饰比较起来,却显得毫不起眼了。

    悬挂在铺满嵌着金边的天顶画天花板中间的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吊灯的蜡台上一支支雪白的蜡烛组成的一个巨大光源把整个房间照的通亮,房间里青铜饰品的倒影遮挡住了地上金色瓷砖上的图案,而墙边一扇扇用紫色厚毛绒窗帘掩住的的窗外,映进的光亮却似乎在诉说,这其实并不是在夜晚。

    “我总是让人把窗户挡住,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沉浸在对过去的幻想之中,”雅各布·富各尔举起酒杯向坐在红木小桌对面的布契尼说“我看不到实际上我只是在临街的一座房子里,看不到从这里就可以看见的原来属于富各尔家族的那座宫殿如今已经成了别人的财产,也看不到有时候会有从窗下经过的人打量这栋房子的好奇眼神,而我在这个房间里还可以幻想着自己依然保持着过去的辉煌,我是不是很喜欢自欺欺人?”

    布契尼默默听着,听到雅各布的询问,他没有露出嘲讽的神色,而是只平静的笑了笑:“富各尔家曾经很辉煌,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了,这个世界上的财富其实是有限的,当你得到得多些的时候别人就肯定要少些,这样世界的财富才能平衡,无限的财富只会导致最终财富一钱不值,富各尔家只是遇到了需要平衡的那个时刻罢了,所以这其实很公平,不是吗?”

    雅各布稍稍有点意外的看着对面的犹太人,布契尼的话他当然懂,不过这个需要很多年的经验和坎坷才能领悟的道理从面前这个年轻的犹太人嘴里说出来却因为显得那么突兀而让他有些不适应。

    “是呀,这对我们这些追求财富的人来说的确很公平,只是当真的面临这种局面的时候,很少有人能真正看得那么明白。”雅各布说着稍显嘲讽的瞥了眼布契尼。

    对于眼前的老头在暗示自己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讽刺,布契尼依旧不懂声色,他知道以富各尔家多年的经验和广泛的关系肯定已经摸清楚了当初导致他们家落到如此境地的都是些什么人,那么他们家对自己和自己背后的那个人有着难以形容的怨言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雅各布现在能和他坐在一起喝酒,就说明之前亚历山大的安排已经奏效,而以雅各布·富各尔的性格,他也不可能任由富各尔家族就此沉沦下去,所以即便合作者是导致他们家陷入绝境的罪魁祸首,只要有机会,双方还是可以合作的。

    “我这次来是奉了大人的意思,他是很有诚意的。”

    “我也的确是看在这个诚意上的。”

    “那么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当然,一切都可以谈。”

    “那好,就让我们先说说关于之前谈好的授权富各尔家铸币这档子事吧……”

    就在那不勒斯军队和教皇军在罗卡迪帕斯山展开战斗的时候,在比萨,另一场同样惨烈的战斗也在激烈的进行着。

    大约5000人的由那不勒斯和塔兰托组成的联军是在2天前到达比萨的,原本按照箬莎的安排,这支军队安排在比萨与蒙蒂纳之间的地方驻防,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可以同时兼顾两边,而且还能保护比萨-蒙蒂纳国家公路这条重要的战略交通枢纽。

    但是比萨的城防军军官们却因为担心这可能会分散比萨的防御而坚持要让这支援军在比萨城外不远的山上驻防,这么做的理由则是一旦法国人进攻,双方之间可以相互呼应。

    原本坚持要遵照女王命令行事的援军最终接受了比萨人提出的计划,这是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卢克雷齐娅站了出来支持自己的城防军军官,她的理由也十分充分:“保护比萨城就是保护埃斯特莱丝女公爵,而埃斯特莱丝是亚历山大的掌上明珠,绝对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卢克雷齐娅的话显然还是有着很大作用的,联军最终决定改变原定计划,在比萨城外建立防线。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普罗斯旺伯爵鲍威肯的将近14000人的法军右翼在没有侧面威胁的情况下迅速切断了比萨与蒙蒂纳之间的交通,而后其中一部沿着城际公路迅速避开联军正面,向比萨以南的纵深方向发动了进攻。

    发现了法军动向的联军不得不从已经构筑起来的简易工事后面走出来,他们在比萨城与阿尔诺河之间的空地上仓促组织起了防御,而面对几乎2倍于他们的法军重兵,联军在经过几个小时的苦战后,不得不与5月3日的下午在付出很大伤亡后被迫退出战场,甚至因为由鲍威肯亲自指挥丹的法军右翼已经逼近比萨城下,援军不得不放弃之前在城外的工事,撤退进了比萨城里。

    该战之后,援军损失将近400人,这对于援军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的惨败。

    这场战斗在让法军士气大振的同时,也让比萨城陷入了恐惧和悲观之中,一些贵族再次站出来抨击加入这场战争是多么的错误,甚至有人已经公开提出现在和法军谈判还来得及。

    卢克雷齐娅的情绪也很不好,她知道自己把事情搞糟了,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特别是在接到巴伦娣从派人蒙蒂纳送来的信后,她更是有些恼羞成怒却又无可奈何。

    巴伦娣难得的在信中毫不客气的批评了卢克雷齐娅对援军部队的胡乱指挥,在告诉她因为她的干预导致至关重要的国家公路被法军占领,以至两城的侧面都已经面临重大威胁,而法军甚至有可能从这其中的空隙直接插入托斯卡纳腹地,紧逼佛罗伦萨的同时,巴伦娣还告诉她路易十二的主力如今已经和鲍威肯的遥相呼应的从西北两个方向包围了蒙蒂纳。

    在最后,她干脆用充满讽刺和挖苦以及强烈暗示的语气写道:“这么一来我已经没有力量抽调一个士兵去帮助你解决比萨的危机,所以看在上帝的份上,让那些真正知道该怎么做的人去干好他们的事情吧,不要用你那只会抚摸裙子腰带和窗帷挂钩的小手去摆弄指挥战斗的剑柄了,如果你一定对这个有兴趣,亚历山大有一柄更适合你的剑,而且我相信他肯定愿意满足你的愿望。”

    这封信让卢克雷齐娅羞得满脸通红却又无言反驳,特别是看着站在面前一脸无奈的尼古拉·马切尼,卢克雷齐娅只能在勉强压制住心头的恼羞成怒之后,按照巴伦娣的建议,宣布从即刻起把比萨城的全部指挥权移交给这位比萨团指挥官。

    马切尼万分头痛的接过了这个显然是个大坑的职责,然后在经过一番盘点后,他得出了如下的一堆答案:

    他有一支总共加起来大约7500人军队,是刚刚打了败仗的;

    他还有一座城市,但是不论是城墙还是防御武器都不是很让人满意;

    他的眼前现在只有一个敌人,但是兵力却几乎是他的两倍;

    而最让他烦恼的是,现在这座城市里面还不是那么安宁,很多贵族甚至市民都已经在开始喊出退出战争,和法国人讲和!

    “这可真是个烂摊子,”马切尼揉着脑门对自己的副手说,看着对方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他知道自己心里那张盘点单据上还有加上一条:这支军队内部似乎对由他担任城防军司令还异议颇多,这让马切尼不由想起了临来之前巴伦娣曾经有意让贡帕蒂代替自己的想法。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让巴伦娣改变主意的恰恰是贡帕蒂本人。

    当听说巴伦娣有意让自己代替马切尼临危受命接管比萨防务时,贡帕蒂找到了巴伦娣,他提出马切尼更适合这个职务,因为不论是在远征巴尔干还是在进攻费拉拉的战斗中,马切尼不但都表现出了作为一个指挥官的优秀品质,更重要的是贡帕蒂发现马切尼似乎更擅长防御战,而他自己则随着多次在战争中的经验,更适合指挥野战。

    “我们需要把眼光放远些,也许很快我们就要和法国人进行一场真正规模的大战了,那时候也许有更适合我的位置。”

    巴伦娣最后决定接受贡帕蒂的建议,她用自己的行动向卢克雷齐娅证明了什么叫“让真正知道该怎么做的人去干好他们的事情”,然后马切尼得到了这个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职位。

    马切尼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有机会能够独当一面,特别是居然能成为曾经考虑由贡帕蒂担任的职务,这意味着他真正走上了可以与罗马忒西亚的主要将领们齐名的道路,至少现在他在罗马忒西亚军中地位已经和布萨科差不多了。

    只是现在他面临的险峻局面却让他一时间乐观不起来,在又经过一番仔细盘点之后,马切尼终于勉强松口气的发现他倒还不至于山穷水尽,至少贡帕蒂当初在比萨的时候给他留下来的家底这次算是派上用处了。

    “贡帕蒂居然还留下来这么多的私货,”看着被人从码头附近的仓库里搬来的那些火炮,马切尼第一次露出了笑脸“不过我喜欢。”

    马切尼知道这些火炮是当初比萨防御战的时候亚历山大从一个商人运往罗德岛的军火货物里扣下来的,在防御战中这些火炮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后来的奥拉尔镇战役中,其中一部分从比萨运去的火炮更是成为了赢得胜利的关键一环。

    只是没人想到当时贡帕蒂居然还私下在比萨留下了一批火炮,想来当时的他大概认为自己也许有一天还会回到比萨当他的佣兵小队长。

    这让马切尼对贡帕蒂不禁从心里感激,他知道有着这么一批火炮的贡帕蒂如果担任城防军司令官肯定更有把握,但是他却把这个机会让给了自己,这让马切尼不能不位置感动。

    “那么接下来,就该是我怎么证明自己是这个职务最合适的人选了。”马切尼嘴里低声念叨,目光不由向着议会宫的方向看去,他那张原本总是笑呵呵的敦厚脸上划过了一丝少见的厉色。

    5月7日这一天,比萨议会宫又一次按照惯例在每个礼拜的第一个天召开了议会,贵族们慢吞吞的走进不大的议会宫,虽然城外有法国人包围,但是这些贵族还是保持着他们的老习惯,虽然刚刚颁布的动员令让人们的日子过得似乎不如以前那么舒服了,但是很多人却还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变化在哪里。

    但是这一天注定会成为比萨历史上一个很特殊的日子。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5月7日这一天,会成为比萨贵族议会的终结日!

    就在值官刚刚宣布本次会议召开没多久,一支大约300人的军队就突然冲进了议会宫,这些完全由那不勒斯和塔兰托士兵组成,却由马切尼挑选出来的可以信任的比萨军官临时指挥的军队迅速封锁了议会宫的各个入口,然后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马切尼带领一群军官簇拥着卢克雷齐娅和埃斯特莱丝,以及比萨主教一起走了进来。

    卢克雷齐娅在一群手持雪亮武器的卫兵保护下穿过那些贵族登上讲台,然后她拿出了已经拟好的命令宣读起来。

    “值此战时,为了保护比萨与比萨之民众,就此宣布实施动员令最后一条之要领,即日起暂停议会,一切政务与颁布命令以比萨临时独裁官之命为准,兹以调动最大力量以卫家园,比萨临时独裁官埃斯特莱丝·波吉亚·朱利安特·贡布雷签。”

    在宣告读完之后的一瞬间,议会宫里是沉寂的,然后才骤然爆发起了震天的叫喊和抗议!

    埃斯特莱丝立刻被这吓人的一幕吓得大哭起来,可这也恰恰刺激到了卢克雷齐娅。

    甚至在马切尼都还没来得及下令的时候,卢克雷齐娅就愤怒的向身边的卫兵发出了镇压的命令,霎时四周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军队就向着这些贵族压了上去!

    比萨的议会在礼拜一这天的清晨就这么被干净利索的彻底关闭,随着议会宫的大门被贴上封条,马切尼忽然看着这座外表望上去颇为雄伟壮观的宫殿有了一丝小小的冲动。

    “或许有一天我能把它买下来,那时候也许就可以叫马切尼宫,或者叫尼古拉宫了。”马切尼心里这么捉摸着。

    随后马切尼却神色一正下达了命令:“让我们做好准备吧,接下来就看我们怎么对付法国人了。”

    5月9日,在经过战后修整的短暂平静后,法军开始行动了起来。

    已经占领了蒙蒂纳国家公路的法军穿过两城之间的公路开始向西南推进,正如巴伦娣说的那样,路易十二的目光盯上了意大利王冠上最灿烂辉煌的一颗宝石,佛罗伦萨。

    当法军行动的消息传到蒙蒂纳的时候,正在宫里和将领们议论战局的巴伦娣不由把目光投向了奥孚拉伊。

    “那么说,法国人真的打算进攻佛罗伦萨了?”她稍显担心的问。

    “看来的确如此,夫人,”奥孚莱依“法王的贪婪是有名的,从查理时候就这样。”

    “那么我们该做些什么呢?”巴伦娣又扭头看向贡帕蒂。

    贡帕蒂的胡子扯了扯,他的眼中闪动着一丝兴奋:“夫人这就是我拒绝任命为我比萨城防官的原因,我们和法国人注定要在蒙蒂纳和比萨城下打一场很激烈的攻防战,但是就如公爵殿下早先就和我们一起推演的那样,我们和法国人决战的地方,注定是佛罗伦萨!”

    随着话音落下,贡帕蒂的拳头狠狠砸在了面前地图标着的一座城市上。

    那里,俨然是佛罗伦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