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三十四章 高高秋月照长城
    女真以区区万余兵马,一举扫荡大辽,靠的就是无坚不摧的兵威。

    成也兵威,败也兵威,他们想要维持自己的草原霸权,就不能失败,否则肯定是叛乱四起。

    女真的仓促建立起来的统治,也会动摇。

    草原上,从来就不缺昙花一现的霸主,在这片弱肉强食的土地上,即使你曾经是再强的猛兽之王,一旦受伤也免不了被撕咬啃噬,成为下一个王者的养料。

    完颜娄室深知这一点,这次会战的意义,他又如何能不明白?

    在此地的一些蒙古杂胡的营中,已经有很多部族长老,暗地里在商议,是不是在各部中安排一些青壮,偷偷脱队回返草原,给各个部族留下一些种子。

    眼下的战事,已经激烈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程度,这些事不可避免地落到了女真人的耳中。

    各部也是破罐子破摔,浑然不怕,反正都快没命了,还怕他个鸟。当初他们跟着契丹,也是这种心态,一旦天寒地冻,来了什么乌灾雪灾,活不下去就要到契丹的城池中抢夺。

    这些人松松散散,又不团结,彼此间仇深似海,往往被契丹逮住就是一顿狠揍。契丹人也很无奈,一般只杀部族的首领,但是他们很快就推选出新的首领来。

    你问他改不改?他们当然是改的,纷纷表示要永远臣服在大辽的光辉下,跪下亲吻契丹将领的靴子都可以。但是一旦来年天不好,他还是要来,抢你的粮食牛羊,杀你的契丹百姓。没办法,来抢是死,不抢是饿死,他们没有其他的路走。这就是草原,弱肉强食的草原。

    然而等待他们的,竟然是大量的兵刃甲胄,大量的军资器械,甚而还有粮秣牲畜!

    完颜阿骨打下令,上京府、东京府刮地三尺,也要凑齐这次征战的辎重,将这些严重缺乏武器盔甲的蒙古杂胡武装起来,为自己所用。

    仗打到这个地步,大同城已经从每一条街道的争夺,上升为每一个宅子都反覆争抢的地步。大同城,经历过无数次的惨绝人寰的大战,但是像这种程度的巷战,当得上前无古人。

    意志不够强韧的,恐怕就算是躲过了明枪暗箭,也早就精神崩溃了。

    源源不断的援军,在云内大地上行军、遭遇、会战谁也不敢收缩外围的兵力,来城内大肆绞杀,稍有不慎就会被围在大同。

    蒙古人何曾想到,自己这些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仆从军,也有了这个待遇。

    火光之下,无数科发索头,面目狰狞的草原汉子举着刚刚得到的,心爱的弯刀,围着篝火欢呼鼓舞,更有人跪倒在地,向着完颜娄室的大帐拔刀刺血,以表决意。

    “长生天在上,小人等追随完颜将军,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全凭完颜将军号令!”

    这些人望着火光下的兵刃,欢喜地好似得到了最心爱玩具的孩童,但是仔细一想不禁让人毛骨悚然。这些人手里握着的,不停亲吻的,可是一柄柄杀人的利器。

    这东西在蒙古汉子的手里轻轻一挥,就能轻易结果一条人命,不知道比他们的骨棒骨箭厉害多少倍。

    而在欢呼声中,完颜娄室却面色阴沉,望着这群乐不可支的蒙古人,心中暗暗质疑,老皇帝把蒙古人武装起来,究竟是对还是错。

    在他们的身上,完颜娄室看到了当初被辽人欺压的女真各部的影子,也是一样的穷,一样的不拿自己的血和命当回事。

    老皇帝武装蒙古人的做法,让完颜娄室如此重视,倒也不是完全忌惮这些人。

    而是他透过此事,看到了一个现实,女真浅薄的底蕴,已经初现颓势了。

    俺们女真需要这些杂胡来壮声势,这场掀翻大辽辉煌的缔造者,大金国的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也没有了那个锐气。

    女真人的皇帝,已经觉得单靠女真,无法和宋人对抗了。

    ---

    从檀州的燕山往下而望,就是广袤的燕地平原,幽燕大地。越过燕地,就是令无数的草原异族垂涎三尺的花花江山!

    从黄河古道的流域上,崛起的炎黄一脉的子孙后代,耕读传袭,一寸寸地将汉家江山稳固在这幽燕长城之内。

    韩世忠站在燕山之上,俯瞰檀州大地,无数红缨璞帽的宋军,正源源不绝的赶来集结,杀气腾霄而起,就要弥漫而来。

    幽燕一带,金国的调兵遣将越来越频繁,曾在此地驻守的耶律余睹和他麾下的契丹仆从军也都往云内集结。

    据传那个屡败屡战,打了半辈子败仗的耶律大石,已经弃宗族基业,带着一些契丹人逃走了。

    如今的云内,就是宋金直接交锋,非旦是女真人不断向云内集结,就是幽燕的宋军将士,也无力越过长城,去刺探更北的情报了。

    但是檀州方向空虚薄弱的兵力,已经无法越过燕山侦知那里的动向,只能是在城池内固守。

    因为大军正在集结,往蔚州截断女真的补给线,这是朝廷给韩世忠的命令。

    其他各路人马,收到的都是调兵命令,唯独自己这边,还挨了一顿臭骂。

    韩世忠心中十分清楚,自己在幽燕的表现,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宗泽出关之后,连续十三战,击败女真兵马。虽然都是集中优势兵力,打的小股金兵,但是也足以让他的大名传遍天下了。

    韩世忠心中有苦难言,宗泽守得是居庸关,他娘的根本不和金国接壤,有自己给他挡着,他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

    俺韩世忠行么?俺也去追击金兵,长城谁来守,燕山谁来守,檀州不要了?

    如今机会来了,大家要拉开阵势,在云内鏖战一场痛快地,俺韩世忠岂能缺席。

    这一回,非但要去,还要大大的出彩,让世人知道俺的本事,让少宰在枢密院为俺韩五设一个座位。

    韩世忠面上粗豪,但是思虑却极周密。尽管被骂的狗血淋头,还是在布置了正面防线之后,才率兵西进。

    这场天下棋局上,英才汇聚,豪杰纷至沓来,更不知几人黯然陨落,几人浴火涅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