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一十七章 阻击战(一)
    四生盟会和仲家在网上的公开信,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当然,更多的普通民众并不知道仲家和调查组之间的关系,更不知道调查组现在所做的事情和第一楚家、和大世之争之间的深层关系。但是这一场友谊赛,无疑是一次好机会。

    修行大世开启之后,普通人对于修行人的理解,一直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不能飞的就在各种地方逞凶斗狠,至于修行人的战斗方,修行人正经的交手,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概念。

    而这一次友谊赛,显然是一场公开的擂台赛。

    可以说,这次四生盟会和仲家的友谊赛,可以说是整个帝国建国以来,第一次将修行人之间的正规战斗放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的公开赛,可以更好地让人们认识修行和修行人到底为何物。

    但是这一次的友谊赛,不可为不仓促。

    四生盟会当天傍晚来到了帝都的郊外,晚上就派出了代表团拜访了各方势力,得到允许之后马不停蹄地就在网上和仲家约战,然后战斗定在第二天的上午八点开始,想要去看的人,就只能是连夜赶往郊外的战场。

    安小语当然不用这么早,不过晚上的时候还是接到了小安的电话:“姐!姐!那个友谊赛,你会去吗?师傅说明天要带我去见识见识真正拥有道统使用武技的修行者到底是怎么战斗的。”

    “别叫我师傅,我还没收你做徒弟呢!”米黄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但是小安根本就不在意,依然问着:“姐,你去不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啊!”

    安小语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教训道:“你可长点心吧!你不知道不管是你们还是我,都不能直接出现的吗?老老实实地呆在角落里各看各的,看完就走得了,老老实实地,人家能带你去已经不错了。”

    “哦。”小安顿时就没了精神。

    米黄苍老的笑声传来,安小语脑补了一下米黄办公室现在两个人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多说了两句:“明天我有点事儿,可能半路上就走了,所以不好跟你们一起。好了,明天记得听话。”

    “嗯!”小安答应了下来,挂了电话。

    安小语放下终端,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伸手抚摸了一下靠在自己身边睡着的霜狼和尘狼。现在她还没有突破第四道关,还不能够使用法则之力,虽然就算是破开了第四道关,也不一定就能做到使用法则。

    所以明天如果想要在友谊赛的背后给仲家下绊子,那就只能先依靠霜狼和尘狼的力量了。

    想到这里,安小语忍不住有些哀叹,自己已经修行的非常快非常快了,当然如果自己是修行的坐看道的话,大师之后的路途依然还会十分的平坦,说不定现在已经可以抗衡真境了。

    但是为了将来更高的境界,安小语只能忍受以神入道这种任性的修行速度。不过好在,管理员告诉自己了,可以利用真境的法则之力打碎道关,帮助他晋升到下一个境界。

    怎么样才能够让仲家真境高手的法则之力透过身体和神魂,顺利地到达大道空间帮助自己打碎第四道关呢?这是个问题。

    抚摸着霜狼和尘狼,安小语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地扬起来。

    第二天的早上,安小语隐匿了身形,朝着郊外的战场飞了过去,路上的时候看着下面的道路就有点叹为观止。她还是低估了当代人对于修行的狂热,下面这条路是通往友谊赛地点的主要通道,现在已经被悬浮车挤得水泄不通了。

    虽然警备队已经开始进行了管控和疏导,开辟了几条临时的空中通道进行分流,但是依然顶不住这样的人数。整个帝都到底有多少人?安小语是不知道,但是就在这条路上的,八成都得有上千万了吧?

    警备队的人手还是有限的,而且通往郊外的路很长,这么长的路上想要控制好交通状况,还是非常辛苦的。临时开辟的空中通道也只能是那几条,再多人就不够用了,而且也不能让那些悬浮车脱离轨迹随便朝着那边飞。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维持好交通状况,否则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一旦放开禁空,到时候漫天都是撞车的,警备队就更难受了。

    而且据说这种情况,已经从昨天晚上公开信公布之后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今天早上,有些人甚至在路上堵了半个晚上的时间,都还没有开出帝都。火车站也临时加了车,列车一辆接一辆,但是依然每一班车的票都被秒清。

    祁连志和交通部的人,不知道都要头疼成什么样了。

    不过安小语可不管他们到底有多难受,也不管下面这些看热闹的人到底能不能看到友谊赛,而且估计这些人就算到了友谊赛的现场,也不一定有地方放得下吧?

    新闻上已经开始报道临时处理办法了,所有滞留在道路上的观众,在不久之后就会被彻底封锁在这条路上,然后由帝国宣传部临时调用大量的无人机在道路的周围设置光屏,直播比赛场面。

    安小语点了点头,这个方法到还是不错。

    于是她收起了终端,放开了速度,连一点点的风都没有带起,很快就赶到了友谊赛的擂台前面。说是擂台,其实也不过是一块空场,空场上面清空了,周围围了一圈围墙,区分擂台和观众席。

    这样简陋的观礼台,简直和蟾山城下面的那个观礼台天差地别。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个观礼台也只是给普通民众设置的。那些当官的才不会想要掺和这样的事情,生怕被人看成是站了队,然后被带走调查。

    安小语在空中找了个位置,马上就看到了四名四生盟会的身修走到了擂台的四个边角,那边又几个隔开的小围栏。四个人盘膝坐下来,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牌放在了面前,抬起手来掐了两个手诀。

    随后,无形的能量就从他们面前的玉牌上面散发出来,四张玉牌连接在一起,就像在蟾山天池周围一样形成了一个四方形的禁锢屏障,用来限制擂台里面战斗的能量冲击。

    不过这一次的屏障是无色的。

    安小语背着手站在空中,突然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电子声。一扭头,就看到从另一边飞来了一架带着摄像头的无人机,无人机上面带着某个电视台的标志,安小语也没认出来,不过还是往旁边让了让,然后就看到后面更多的无人机。

    没有办法,安小语只能继续往上飞了一段,让出了这个高度,反正这点距离对她也没有什么影响。

    来到了更高的天空,安小语就看到了那些用各种各样的手段隐藏在虚空当中的高手,顿时有些汗颜。原来大家都知道观看比赛的固定高度,就自己这个新手不知道,差点撞到媒体的无人机。

    看向了周围的环境,很多人的隐匿手段也并不是特别高端,在安小语七位一体的状态下,这样的隐匿简直无所遁形。甚至还有一些人不会这样的技巧,依托在别人的手段下。

    就像站在那边的安小安。

    小安正被米黄的能量拖着悬浮在空中,两个人隐藏在虚空里,其他人或许看不到,但是安小语能够看得到。米黄对着安小语这边点了点头,安小语一下就笑起来了,这个老头还真是恶趣味。

    还没有到明体巅峰的小安自然是感觉不到能量的形态,安小语分明就看到,米黄释放出来的那道托着小安的能量,就是一个带把手的小木马形象,大概三四岁的孩子才会坐的那种。

    看到安小语笑起来,米黄也是调皮地眨了眨眼,让安小语对这个老头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交流。

    在宁静的掩饰下,安小语将感念缓慢的扩散开来,以安小语自身为中心, 无差别地扩散开来,朝着极远处的地方飞快地扩散开来,将整个擂台,所有的周围的人,以及下面的观众,全都笼罩了起来。

    那些被感念扫过的人,或许有些擅长灵魂法则,或者有些是灵魂能量和天赋极高的身修高手,在感觉到被人探查的一瞬间,顿时就警惕了起来。安小语的感念,让他们有一种浑身上下从神魂到丹田都被人一览无余的悚然。

    安小语是不管他们的到底什么反应,他来这边也不是为了这些人,甚至都不是为了正在准备上台的那些人,她时刻警惕着的,是周围的大范围天空。

    围在擂台旁边的那些观众,看到四生盟会撑起来的护罩,都是好奇了起来,他们有些人甚至是昨天接到消息的一瞬间就冲出了家门,在原地都打起了帐篷。还有些人是坐着飞机来的,飞机就停在远处的山脚下。

    这都是一些对修行和超级力量非常狂热的人,甚至有些都能够称为是信徒了,当初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会让大祭司那样的存在积蓄起那么强大力量。

    在人群当中,甚至有些鬼鬼祟祟的人偷偷地来到了擂台周围的那一圈矮墙旁边,大着胆子伸手朝着那一圈能量屏障摸了过去。四生盟会的人也没有上前阻止,让他们随便地这样摸起来。

    于是越来越多的 人都开始效仿起来,伸手触摸那道坚硬的屏障。安小语想想知道是什么感觉,无非就是像在摸一道强化玻璃的墙壁,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那些触摸到屏障的普通人,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非常的开心。

    很快,现场开始有军委的人进入了观众席的各个角落对现场进行了看管,天空上也多了一些驾驶担任飞行器的士兵在周围巡逻,维持着观礼台的秩序,防止出现任何的意外。

    于是整个现场就彻底分成了四层,最下面一层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吃瓜群众,上面一层是低空巡逻的士兵和单人飞行器,在往上是已经找好了各种角度互不干扰的各媒体无人机,最上面是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修行者观众。

    倒是泾渭分明,秩序井然。

    紧接着,四生盟会和仲家的人到了。

    在天空上, 有两个飞行平台悬浮在半空中,朝着擂台的这边靠近了过来,停在了某一片没有任何遮挡的天空角落,平台上站着的正是四生盟会和仲家这一次来参赛和观礼的人。

    等到现场安静下来,扩音器和光屏设备也架设好之后,一个脸上带着虚假笑容的年轻人从四生盟会的浮空台上飞身而起,穿过了能量屏障,来到了擂台的上空,悬浮在一个合适的位置,扫视了一圈观众,终于开了口。

    “各位,帝国的同胞,格外身修的同道,格外武修的朋友,还有大量的没有来到现场,却在各种渠道关注着这一次友谊赛的公民朋友们,大家早上好。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无生,现任四生盟会东北地区修行人总统领。”

    “想必来到现场的各位,应该也已经对这一次的友谊赛有了一定的了解。不管是从昨天本盟与第二仲家的公开信的当中,还是从某些网络渠道,又或者……是从那个所谓的调查组的公开平台上。”

    “但是不管大家对四生盟会带有什么样的看法,不管大家觉得四生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我们今天来到了帝都,并且召开这一场友谊赛,就是为了让所有人,对四生盟会有一个更直接的认识。”

    “那些道听途说的,那些人云亦云的,甚至那些胡编乱造的,我们并不屑于去澄清。因为四生盟会是什么样的组织,今后在场的所有人,帝国的所有人,都将有目共睹。”

    “因为不管有人用了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有些对我们怎么样地泼脏水,狠狠地打压,我们都不会在这样的潮流当中被冲垮。今天,我们即将证明,在未来的世界里,四生盟会毕竟在占据一片天空。”

    “现在,作为这一次友谊赛的发起者,我宣布,四生盟会与第二仲家友谊赛,现在开始!”

    随着无生的宣布,现场的观众全都沸腾了起来,当然这里面还是单纯想要看热闹的居多。无生刚刚的一番话虽然听起来不错,但是水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家心里都有数,将来会成什么样子,也要胜利者才有资格说。

    而所谓的胜利者,远远不是这一场表面上的战斗能够确定下来的。

    接下来,四生盟会和仲家就宣布昨天他们商量好的比赛方式,采用擂台赛的方式,双方各出十人,年龄限制在三十岁一下,上台即为擂主,另一方轮番挑战,胜者取代擂主位置,一直战斗到一方所有人都落败之后,剩余的一方则为胜利的一方。

    安小语听到规则的时候也是微微点头,这种守擂战的方式,虽然很古老,而且也很简单粗暴。但是越是这样,越是能够突出到底谁才是拥有最强底蕴和未来前途远大的一方。

    参赛者的年龄和修为限制在三十岁以下,当然没有人会派出刚刚晋升入室的那种小人物上台。所以说,其实这一场比赛的根本就在于比拼双方入神境界顶尖天才水平和质量的一种比赛方式。

    按照修行界的规定,三十岁能够修行到宗师境界,就算是顶尖的天才,所以说,三十岁宗师以内的战斗力,是区分一个人天才程度的评定方式。而一个势力当中的天才水平越高,实力越强,就代表着这一方势力的底蕴越强,未来能够培养出来的真境高手越多、越厉害。

    虽然真境高手并不决定气运之争的根本,但是真境高手影响的却是这个势力在帝国的存在根基。

    因为之前安千里和米黄也都说过,为帝国培养更多宗师之上的高手,是每一个势力都必须遵循的基本守则,这是为了人类的未来,为了抵抗外族的入侵必然的强制选择方式。

    所以能够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真境高手的势力,必然会得到帝国的承认, 就算是有一些小瑕疵,比如说用水龙这样的违规方式出场大肆宣扬之类的,只要有了基本实力,这都不是问题。

    也就是说,四生盟会的这一步棋,其实就是为了让四生盟会稳稳地站在被帝国承认的地位上,将来能够获取和仲家,以及和整个武修界对抗的基本保障。而仲家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双方必然会全力以赴。

    但是,仲家绝对还会有后手。

    因为不管你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地位,一旦你失去了你们的天才,大量的人才死亡的话,就算四生盟会今天打赢了这一场,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发展了。所以安小语知道,仲家必然会在背后对四生盟会的人动手。

    将这无生带来的这些人全都留在帝都也不是不可能。

    而安小语要做的,就是保障大世之争的正常开启,让双方都拖到楚家的那位晋升到真境,所有的局势都开始稳定之后。顺便,也为了报复一下仲家,把他们恶心到吐。

    这个时候,安小语的眼前一亮。

    找到你们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