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打脸重生种马男86
    ( )另一厢,又有人过来和萧元搭话,想要加入以萧元为中心的富豪圈子。

    安宁就笑着夹起一些菜放到萧元跟前的盘子里:“我吃着这个好吃,你也别光顾着说话,先吃点东西。”

    她又朝马老板笑笑:“我先生在家的时候常提起马哥,我对您和嫂子那是闻名已久,今日终于见到,我以茶代酒,敬马哥和嫂子一杯。”

    马老板立刻笑着端起酒杯:“来,来,都别干坐着,都吃好喝好啊,弟妹也好好尝尝我们海城的名吃。”

    安宁喝了两口茶就对马老板道:“我和嫂子一见如故,这几日我们在海城,只怕还要多多麻烦嫂子。”

    马老板就更乐呵了。

    他不像庚先生那样凉薄。

    他和马太太也是白手起家挣下这一份家业的。

    早年间他才创业的时候,马太太跟着他吃了不少苦。

    才开始他创业别人都不支持,就马太太四处借钱支持他,之后赔赔挣挣的,马太太从来没有埋怨过一句。

    就冲着这份情,马老板发达之后对马太太那真的是多年如一日的好。

    他常跟人说马太太跟着他吃了苦受了罪,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不容易,他要是有钱了就生花花肠子,那他就不是个人,他也做不出那样没人味的事来。

    这么些年,马老板和马太太夫妻恩爱如故,别人抬举他没什么,他就喜欢有人说他太太好。

    安宁几句话明里暗里的捧着马太太,马老板自然开心。

    “我太太虽然没啥学问,也不识几个字,但心眼好,是个热心肠的,你要是有事只管找她。”

    安宁就搂了马太太的肩膀小声说话,一瞧就是很亲密的那种,这让马先生更加高兴。

    苏明珠坐在那里一边小口小口的吃东西,一边眼观八路,耳听八方。

    她瞧着萧元和那几位谈的风声水起,好像别人求他的事情他都没有拒绝,可你要细听就知道他没有应承一个人。

    不但没有应承,还不着痕迹的把事情都给推了。

    还有,好些人过来找萧元想要让萧元带着发财,萧元不好说的话,安宁都给谈笑间岔开了。

    瞧着她好像是在敬酒,又好像是劝萧元吃菜,其实她搭话的时间刚刚好,不早不晚的刚好把那些人的话题引开,不至于让萧元难做。

    而且安宁说话笑语盈盈,不让谁难堪,叫谁听了都觉得心里舒服,但实际上说什么了,你回头细细一想,实惠的话一句都没有,但偏偏你也生不起气来。

    苏明珠越听越是佩服自家父母。

    她就觉得爸妈的情商实在太高了,在为人处事上,她还要好好的跟爸妈学呢。

    就在好几位太太围过来和安宁说话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很突兀的声音传来。

    “二哥。”

    这么一声,让大厅里顿时静了那么一瞬间。

    然后,大家就看到原先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红衣女郎眼睛红红的,满脸泪水的走了过来。

    众人都愣了。

    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萧元起身,对着萧秀点头:“好久不见。”

    “二哥,你……怎么能和我这么生疏?”

    萧秀揉了揉眼睛,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自从我到了海城之后,这么些年就再也没有见过二哥,哪里想得到我们兄妹再见,二哥待我跟陌生人一样。”

    白太太在安宁身边轻声问:“这人谁啊?”

    “我先生之前是抱错了的,这是他养父母的女儿。”

    安宁轻声解释,这事也没必要瞒着,该说的她都说了出来:“我先生认回亲生父母之后,养父母那边给了七套房子七套铺子,算是给了养老钱,从那之后就断了关系。”

    马太太撇了撇嘴:“怕是那边要的吧,也难为苏先生这么退让了。”

    越太太在安宁耳边低声道:“这个女人我认得,是给人当小的,仗着生了儿子把正房太太逼走了,没想到姓庚的这么糊涂,竟然把她给带来了。”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的,我先生对那边的事情也没有太过关注。”

    安宁说了一句,就听到萧元对萧秀道:“你既然认了你二姐,就不要再叫我二哥了。”

    “二哥,我们二十多年的兄妹感情是假的吗?”

    萧秀说着话又要哭了。

    安宁看着萧秀要往萧元身上赖,就赶紧过去拦了:“萧秀啊,我当是谁呢,真没想到能碰到你,你说你碰到老乡哭什么啊,可别和我说什么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那是碰着难事才泪汪汪的,瞧你这样子应该过的不错,你也没遭灾遭难的,掉金豆子做什么,叫人看了难免要笑话的,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赶紧把眼泪擦干净,有什么事咱以后联系。”

    她一边说一边挽了萧秀的手就要往边上带。

    萧秀想要挣开,可安宁的力气比她大多了,她怎么挣都挣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宁拽着她从宴会厅出来进了厕所。

    安宁把萧秀拽到厕所里,把门一关,冷笑一声:“你要做什么?是想让人知道阿元有个给人当小三的妹妹,想让他丢人是吗?”

    萧秀狠狠的瞪着安宁:“这是我和我二哥的事情,有你什么事。”

    安宁笑了一声:“什么二哥,阿元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他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但他却是我丈夫,是我孩子的爸爸,你说,有我什么事。”

    安宁把萧秀一步步的逼到角落里:“你自己自甘坠落,看到别人好了,你就气不过,想搞破坏是吗,萧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萧秀有些害怕,她缩在角落里:“你胡说,我才没有……我就是想让二哥帮帮我,他认识那么多人,马老板他们都要捧着二哥,二哥要是帮我说几句话,我就能成为名正言顺的庚太太。”

    安宁被她这番不要脸的论调给气乐了:“庚太太?我们凭什么帮你?让你成功上位,好往无辜的前庚太太心口插刀子,还是说,我们吃力不讨好的成为你炫耀的资本,你醒醒吧,白日梦很美,但不现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