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60章 生人生如戏
    不知道为什么,陈曦的心情却有点莫名的烦乱和不安,整个晚上,他始终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默默的注视着自己,那冷森森的目光,令他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那目光来自刘汉英。

    在华阳集团,刘汉英能坐稳二把交椅,当然不是仅仅靠着效忠胡介民就可以的,相比性格个性豪爽的胡介民,他的心眼更多,手段更狠,素有笑面虎之称,这么多年,他既是能冲锋陷阵的得力干将,又是出谋划策的军师角色。

    今天晚上,向北有意无意的多次提及了与顾兆峰之间的亲密关系,该不会是因此引发了刘汉英的怀疑吧?果真如此,那我可就真比窦娥还冤了。可转念一想,其实也怪不得刘汉英,换在平时也许还差点,但值此特殊时期,难免要多个心眼。

    应该找个机会,跟胡总和刘汉英表明下立场,我不是王云峰,不会做哪些昧良心的事!如果不相信的话,那我宁愿不当这个副总经理,继续回安川,老老实实的经营分公司去。

    正琢磨着,手机忽然响了,本以为是顾晓妍又来电话催他回家,可拿起来一瞧,发现竟然是向北的来电,不由得笑了。

    向北今天没少喝,最后说话舌头都有点大了,颠三倒四的,估计也谈不了什么正经事,于是也没太在意,随手就接了起来。

    “把胡总送回家了吧?怎么样,咱俩聊几句?”向北的语气很平静,吐字清晰,丝毫没有醉意。

    他微微一愣:“你......你这......你想聊啥?”

    本来是想说,你这也没喝多啊,可话到嘴边,又感觉有点不礼貌,于是便又临时改口了。

    向北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意思,微笑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以为我喝多了吧?”

    他呵呵一笑,未置可否。

    “我这辈子喝酒,就从来没喝醉过,至于到底能喝多少,我自己都不清楚。不过我平时很少喝酒,说了你可能不相信,今天是五年以来,第一次跟外人喝酒。”向北缓缓的说道。

    “那这么说,你在酒桌上的样子都是在演戏呗?”他好奇的问道。

    向北呵呵一笑:“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每个人都是演员,而我不仅仅是演员,还兼着导演,今天晚上这顿饭,演戏的何尝是我一个人呢?胡介民,刘汉英,王云峰,包括你自己,难道不都是在演戏吗?”

    他一时无语,思忖片刻,还是决定避开这个话题,于是便笑着问道:“五年第一次跟外人喝酒,你还真给胡总面子啊。”

    向北哼了一声:“胡介民有什么面子?我从来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今天之所以凑这个热闹,主要是给你和云峰的面子。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俩,就凭胡介民和刘汉英,用八抬大轿请,我都不会去的。”

    他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别这么说,你和王云峰是老同学,给他面子是理所应当的,至于我嘛,就有点扯不上关系了吧?千万不用给我面子,再说,我的面子也一文不值,扔在地上都没人要的。”

    向北却显得很从容:“你不用把自己说得那么低,做人嘛,妄自尊大不好,妄自菲薄也不好。至于云峰嘛,在绝大多数的人眼中,他只是个平庸的人,其实他的才干绝对不在我之下,在华阳这么多年,兢兢业业的工作,但始终被压制,能力得不到施展,这是他的悲哀,也是华阳的悲哀。不妨告诉你,我与他之间有深度的合作关系,但并非想象的那么龌蹉,什么吃里扒外,你用这个词,来形容企业之间的人才竞争,本身就欠妥当,要按照你的想法,人才就不用流动了,在各自的地方窝死算了!再说,你能清楚的告诉我,什么是里、什么是外?跟着胡介民干就算是里,否则就是外吗?”

    向北的话,也并非一点道理没有,这种问题要辩论起来一两个小时也说不清楚,他懒得废话,只是微笑着道:“是非对错,大家自有公论,咱俩也锵锵不出啥来,总之,你可以给王云峰面子,但我的面子就免了吧,真的,我受不起。”

    向北听罢,却狡黠的一笑:“我这个人,从来不送空头人情,说给你面子,是因为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之间也会有合作,对此,我有充分的信心。”

    向北的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在他听来,却如同一声炸雷差不多,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将车靠边停下,稳定了下心神,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向北哈哈的笑了:“我没喝多,你压根就没喝,所以,咱俩现在都非常清醒,这句话的意思非常简单,难道还需要解释吗?”

    他有点慌了,愣愣的好半天,这才试探着问道:“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合作?”

    “全方位的合作。”向北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

    最担心的事还是来了。是俯首就范,为自己的愚蠢买单,还是坚持下去,拼个鱼死网破呢?他几乎调动了所有的脑细胞,却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做出决定。

    “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跟你合作呢?”他还是不甘心的问了句,期望得到进一步的信息,来支持自己的最后的决断。

    向北叹了口气:“在省内的建筑行业里,胡介民是公认的牛逼人物,在他治下的华阳,也是鼎鼎大名,可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是绕着我走,至于那个康铭辉,偷偷摸摸的搞了我那么多材料,不过只是攥在手里,瞻前顾后的不敢轻举妄动,可你不光是敢于公开挑战,居然还占能在局部占上风,就凭这份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啊,这就是最看好你的地方。”

    这番话信息量很大,表明上是在赞赏他的勇气和才干,其实,更是向北的一个宣言。那就是:你搞得那些事,我都一清二楚,屁用没有!

    他开始冒汗,并陷入巨大的纠结和惶恐之中,而向北则胸有成竹,缓缓的继续道:“我们之间是有合作基础的,从兆峰那儿论,咱们是一家人,而且,对你来说,合作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听到这里,他再也控制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那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也是为了我们的合作呗?”

    “圈套?什么圈套.....你说得我咋听不懂呢?”向北平静的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