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八十三章
    于是两个人就在这种两边都不知道,两边都在猜测,两边都在观望的情况下过了很长时间,渐渐的天气开始转凉,沈阳的落叶比家乡早了近一个多月,就像春天一场春雨一夜绿透了林荫一般,沈阳的树叶一夜之间黄了半边。

    夏至换上了长袖的外套,听说小满出去买了几套衣服,风格很是朴素就像高中生一样,夏至倒是疑问了,大学生和高中生除了校服之外穿衣有什么分别吗?

    然后就被柳絮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女孩子的衣服怎么是他可以指摘的?夏至这才醒悟过来,好好研究了一下女生的衣服问题,然后趁着小满生日的时候把两件衣裙送过去,小满好歹也算是个大学生的模样了。

    其实像她这样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能撒泼能卖萌,做得家务,学得知识的女生其实是不用太在意衣着什么的,但是夏至终究还是想让她更加耀眼一点,这样自己的心里会舒服很多。

    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个举动让小满完全的误会了,生日晚餐过去没多久,小满就看着两件漂亮的衣服发呆,越发地肯定夏至已经放弃喜欢她,这就是作为哥哥要把她推销出去的前奏,然后她赌气着把两件衣服塞进了衣柜,依旧我行我素地穿着自己的**风格。

    这边夏至见她并没有穿他买的衣服,心里凉了半边,看来自己努力这么久还是没什么长进,买了两件觉得挺好的衣服人家都不穿,或者自己送的东西小满连看都不想看了直接掉了。

    误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越来越深下去,搞得两个人都相当郁闷。

    有的时候夏至会想是不是找个时间和小满谈谈,但是自己真的不懂女生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万一越谈越糟那就彻底的完了,这个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真的需要补充各种恋爱知识。

    先是看了好多言情小说,看到吐才发现这些东西大多都是扯淡的,倒是自己试着写的两篇发表之后让他很开心地决定继续赚稿费。

    之后决定从实际出发的夏至找到了柳絮、轻恋、云叶,开始了全方位、多层次、宽角度的补习行动,当然这种行动在小满看来根本就是移情别恋的表现,毕竟在食堂坐在一起聊得很开心,偶尔还会小声耳语的一男一女,肯定都会认为不是情侣也快了吧... ...

    所以当夏至和云叶还有轻恋在一块儿研究的时候杨东和马六总会跟着他们在不远处的另一张桌子上吃饭,牙齿咬合的声音吓得大一新生满身的鸡皮疙瘩。

    经过又一个月的学习,学校里的树叶已经全部变黄了,秋天正式来临。

    沈城的秋天变得异常空阔,漫天灰蒙蒙的雾霾不见了,被夜来的大风吹得一干二净,天空开阔责任晴朗,白云在蓝色的天幕上,从朝霞游荡到夕阳。南湖的精致当然又是另一个样子,带着少许的慵懒,带着少许的清凉,带着少许的绵软,还有就是,大片的浪漫。

    所以夏至决定和小满谈话的地点就定在南湖自己喜欢的老地方。

    小满接到夏至电话的时候是震惊的,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夏至的消息了,就好像没有了重组家庭的关系,两个人就像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样,平常没有交集,也不会相互联系,只剩下在一个学校里,偶然遇到也是相视一笑,擦肩而过的尴尬。

    在食堂看到夏至的时候,他总是和那几个女生在一起,柳絮她是认识的,但是其他两个就没有打过招呼了,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是他的新欢,毕竟在女生堆里面夏至受欢迎的程度不是一般的高。

    小满曾经想过如果夏至真的找自己,告诉自己他已经放弃了,找到另一个人代替了,从此要做兄妹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自忖下来她是无法一个人坦然面对的。

    所以在夏至找她的时候,她翻来覆去半宿没睡着,终于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与其勉强去面对,还不如自己来终结,至少这样,自己心里能好受一点,夏至也能够坦然地坚定自己的决定。

    做下决定的小满带着凌杉到了南湖约定的地方,骨气勇气抬头看着夏至略带震惊,少许期待,还有一点茫然的表情,拉过凌杉咱在自己身边,微笑着,柔声道:“哥哥,这是我男朋友,他叫凌杉。”

    夏至怔怔地看了半天小满身边突然出现的这个男生,有点帅,高高的,肩膀很宽厚,穿着休闲风格的衣服,还算是个挺迷人的男生,至少比夏至这种冷淡的性格要亲近。

    好半天夏至才反应过来,勉强自己笑了笑,点点头:“哦,挺好的... ...呃,刚才柳絮给我打电话,我得回去了,改天请你俩吃饭。”

    说完夏至没等小满答应,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并没有听到小满有什么挽留的话,于是脚步打开,很快消失在了小满的视线里。

    小满看着夏至消失在那边的拐弯处,低头看着脚尖,叹了一口气,旁边南湖的碧波在微风中轻荡,几片金黄的树叶擦过她的发梢。

    今年的秋天,有点冷... ...

    三十一

    柳絮是在烧烤摊的老位置找到夏至的,虽然没有像上学期一样颓废地放纵,但是状态依然还是很不好。

    坐在他身边,柳絮一句话都没说。

    夏至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听说你挺能喝的是吗?”

    柳絮从旁边拿过一瓶啤酒,起开仰头就是半瓶。

    夏至惨笑了一下,端起面前的杯子,慢慢地把满杯的啤酒倒进喉咙,之后就有人端上几盘烧烤,冒着烟的,便是满桌的烟火气。

    拿起一串羊肉不顾烫嘴一下全撸下来,大口地嚼起来,一边把杯子倒满,嘴里的东西还没嚼烂也没咽下去,仰头就是一杯。

    放下杯子,继续倒,夏至的眼睛有些红了,柳絮知道他喝酒向来是不会红脸的,所以这不是醉酒的红,而且夏至也不会被这几瓶啤酒干倒,她在等他说话。

    但是没想到夏至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把她吓了个够呛。

    “小满是我喜欢的第二个女生... ...”他说,说完他轻轻抿了一口看了看柳絮惊诧的表情淡淡地,继续说:“第一个女生是在我初中的时候,因为旁边的同学起哄,那个女生从那之后就没有理过我,之后就完了,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

    “小满不是我的亲妹妹,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在之后我妈二婚,没过几年好日子她也死了,继父又结婚,然后继父也死了,小满是我第二个后爸,在我后妈和他认识之前,我和小满就认识。”

    柳絮真的是震惊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夏至很久的朋友了,甚至可以说是挚友的那种,但是夏至从来没和他们说过自己家里的事情,大家看着他经常打工以为他家里困难也就没有多问,但是没想到夏至还有这样悲惨的往事,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夏至见她这个表情,完全不在乎:“你不用想安慰我,其实这样的生活都习惯了,在家的时候人们说我克父克母,说我狐仙上身,这些东西一直陪着我上完高中,上了大学好不容易耳根才清净了点,但也就只是这样了,我都已经尝够了... ...”

    他又灌下一杯,又起了一瓶开始倒着,继续说:“都已经尝够了,这样的孤单。”

    柳絮看着他的样子不忍他继续喝下去,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阻止,只好仔细听着,作为一个喜欢他,却没有被他喜欢的女生,说着他和他喜欢着,但是似乎没有在一起的女生的事情。

    “我不喜欢喝酒,白酒是从来不沾的,但是我喜欢一个人找个地方喝点啤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啤酒吗?”还没等柳絮又什么反应,夏至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因为我喜欢啤酒的味道... ...”

    柳絮纳闷,啤酒除了苦还有什么味道?

    “苦涩、冰冷、生硬,就像这个世界... ...”

    “而小满,就是那个让我的世界莫名其妙变得甜蜜、温暖、柔软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也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不相信缘分什么的东西,但是自从第一次见到小满之后,我就没有忘记她过。”

    “但是没想到,他的爸爸居然是我的继父。”

    “我妈很年轻,今年也就30岁,我都二十了,从她来我家之后我们就是在邻居的闲话里过来的,她说她不在乎,但是我知道她还是在乎的,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在乎,只是为了我,她没有说而已,所以我不会让她为难,我的事情都由我自己来解决。”

    “但是,没想到... ...”

    夏至自嘲地笑笑,头有些晃,柳絮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面前已经摆了十几个瓶子,桌上却只有两根撸光的签字,忍不住问:“你还行吧?”

    抬头看了看,眼里没有什么浑浊:“还行,就是身体控制有点不行,思维还是清晰的。”

    柳絮这才松了口气,假装随意说:“那就不要喝了,吃点东西,准备回去吧。”

    “嗯。”

    看到夏至没有继续喝柳絮也是安心了,其实她最想听到的是夏至让她陪她一晚,不管是去哪,她都会愿意,也不介意趁着这个机会和夏至擦出点新的火花什么的,但是她知道这种剧情只发生在电视剧和小说里,何况夏至不是那样的人。

    他一直是孤单的,已经把孤单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不会想让人陪他,他自己就能解决自己的一切事情,如果解决不了,他会选择忘掉。

    “其实我是个懦夫,我不不敢面对那些事情,只好装作不在乎,但是越是不在乎,就也是挥不去,放不下,直到这些东西不知不觉地把整个心塞得沉沉的,我就再也出不来了。”

    夏至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些东西他不想说了,因为自己说的够多了,说出来也没有解决的办法,白白的让柳絮担心挂念,何苦呢?

    他知道柳絮喜欢他,至少现在还没有变,那么就不要给她的心头刻下自己一个大于号的悲伤,不如自己忏悔着忘掉了,或者重新来过,也许之后还会有转机。

    夏至自己愣了一下,苦笑。

    转机吗?呵... ...

    三十二

    从那天之后,小满不知道为什么夏至开始不再躲着她,时常来看她,平常也会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小满虽然硬逼着自己断了念想,但是终究还是对夏至有一点的眷恋,他打电话过来会忍不住像以前一样说好多话,有的时候说了点什么麻烦事夏至也会来帮她解决掉,这让小满很好奇。

    后来柳絮告诉她,大概是因为两个人的身份摆明了已经是兄妹,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纠结的。

    小满恍然大悟的同时也不觉的心里苦涩起来。

    凌杉是真的喜欢小满的一个男生,奈何告白两次之后小满均不为所动只好放弃,成了小满的朋友之一,看到小满经常为了夏至纠结的样子于心不忍所以听小满的建议假扮她的男朋友让这段乱七八糟的感情终结。

    但是他总是感觉有哪里怪怪的,但是说不出来,后来想想才明白夏至当时的表现有些莫名其妙。

    那天是夏至叫小满出去的,临走的时候没理由说是同学打电话叫他有急事就那么匆匆忙忙的走掉,何况他当时的表情那么奇怪,因为心情乱糟糟的小满也没有注意过这个大问题,但是凌杉却是越想越不对。

    他很想说给小满听,但是现在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小满和夏至的关系甚至比之前还要和谐,他觉得还是不说的好。

    然后就这样,秋天,真的来了。

    沈城今年的秋天好像抽风了一样,连天的阴雨,东大好多学生怨声载道,但是夏至倒是很开心,天生喜欢下雨天的他在这样的天气里更加的自在。

    撑着黑色的伞,伞沿压得很低,低头看着脚下积水的路面,夏至走在取快递的路上,转过一个弯,稍稍抬起伞边向前看了看,却看见小满在前面走着。

    紧了几步跟上去,把一半的伞遮在小满头上,小满抬头,依旧是那张枣花带雨的脸。

    夏至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再也无法忘记这样一张让自己心动的脸,此刻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把她搂在怀里吻下去的冲动,生生将心头的杂念挥散,夏至轻声问:“怎么不打伞?”

    小满见是夏至,连忙低下头,继续往前走:“我的伞坏掉了,新买的刚到,没想到这几天正好整天都在下雨。”

    “从舍友那边借一把也行啊,比这样淋着好多了。”

    听着夏至疼爱的埋怨,小满的鼻头一酸,她怎么会没想到借一把伞来用?只是想再回到那个相遇的午后,没办法回头只能用这种办法回望安慰自己而已。

    夏至没有看出小满的异样,因为他在勉强自己忍住想要亲近小满的冲动,内心的挣扎前所未有的剧烈,他一再告诉自己,小满只是自己的妹妹,何况已经有男朋友了。

    但是那种念头还是一点都没有消散,于是两个人又沉默了。

    小满才发现,好像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只要自己不说什么,大致都是沉默着的,是因为夏至不喜欢说话吗?还是因为

    她忍不住抬头看。

    夏至感觉到她的目光,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问:“怎么了?”

    小满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好久,她才问:“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说话?”

    “为什么问这个?”夏至稍稍囧了一下。

    “因为不管之前还是现在,一直都是我在说... ...”

    夏至心头一颤,差点忍不住,一口气噎在喉头许久散不去,小满见他没有回答,只道他是默认了,更可能是不想回答,也就没有再问。

    两个人到了知行楼后,取了快递,小满犹豫了一下,拆开快递包装,把新买的伞撑起来,夏至便知道她已经不需要自己送她到宿舍了。

    “那你回宿舍吧,我去那边还有点事。”

    “嗯。”小满点点头,转身刚迈出半步,却听见夏至在身后喊她。

    回过头:“怎么了?”

    夏至面色复杂看着小满,叹了一口气:“你刚才问的那个... ...其实我不是不喜欢和你说话,是因为... ...我不知道说什么... ...”

    小满心里还是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但是他突然停下来不说了,等了半天,夏至才又开口,低着头,小声地:“大概是因为,我想说的那些... ...都不能说了吧... ...”

    “哗...哗...”

    秋天的大雨从那边层层袭来,夏至的句尾淹没在冰冷的雨声中,小满怔怔的看着夏至转身,走掉,背影在越来越大的雨中变得模糊起来,不由得心里悸动着。

    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小满的手缓缓松开,任冰凉的雨水打在自己的头上,想起自己和夏至邂逅的那天,想起之后两个人之间平淡的,无味的一切,想起夏至对自己的关怀。

    走在回寝的路上,仿佛就在昨天,还是小满的雨水,落在心间。

    夏至回到宿舍,坐在椅子上,心底埋怨着自己又做了什么,这下又不能和小满说话了,两个人之间又会想之前那样尴尬不已。

    闭上眼睛,夏至什么都懒得去想了。

    耳边的雨声透过窗子点点滴滴打进来。

    老头子说得对,我就是个懦夫。

    三十三

    今年秋天的雨,下得格外的大。

    夏至看着窗外的雨水肆虐在空中,带出一道道模糊的影子,心里许久不能平静。

    还是掩饰不了内心的情绪,偏偏要说出来,从没想过后果地,为了自己一时舒服,就脱口而出,不知道对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是在这样一个事态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时候。

    临走的时候他去看过老头子,老头子听了他和小满的事情之后什么都没说。坐在阴暗屋子里的阴暗角落里面,老头子闭目养神着,夏至都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才开口。

    “如果你在,她就在,如果你不在,她就不在。”

    老头子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每一个“在”都拖得很长,仿佛意犹未尽一般,不论是说出的方式还是这句话的意思,都让夏至摸不着头脑,可是老头子说完就已经下了逐客令了,所以夏至也没有问出什么来。

    现在想想老头子的话,好像有了那么一点味道,但是又有哪里不对的样子,夏至自己也说不清楚。

    自从杨东傍上了云叶妹妹,马六傍上了轻恋,林远峰也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大振之后,宿舍里就经常只有夏至一个人,这个时候他会坐下里写点东西,看看书,然后想些事情。

    以前的时候,想要一点安静只有南湖的那个老地方,现在倒是不用跑那么远了,很多事情能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没有人打扰,但是偏偏这个时候,要思考的问题,是一个人解决不了的。

    夏至苦笑了了一下,摇摇头,不想再去没有结果地思考这件事,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驱散思绪之后,夏至开始写东西,写着写着,便忍不住把自己想的东西写进去,写完之后再看,恍惚间好像变成了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的故事,然后那些想不通的东西,那些纠结好久的,就算不能够很好的解决,也可以看淡很多,甚至不去在乎了。

    夏至才知道,这才是他从一开始喜欢写东西的原因。

    所以他坚持着写下去,写完一篇,又开始另一篇,所有的幻想,所有的奢望,所有的悲伤,所有的苦痛,都写进去,丢开来,放入另一个世界,之后又是一个自己。

    写着写着,一个秋天就此深厚起来,落叶开始飘飘洒洒,在冷雨中合唱着落寞的别离,天空的阴云也仿佛比前几日来更加厚重和无情。

    小满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夏至了,听柳絮说他在宿舍不出来,不知道是因为不想见到自己,还是准备毕业论文什么的。

    那天的那句话,她一直想当面问问夏至到底是什么意思,加上前几天凌杉终于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小满,她就觉得事情好像被他们俩搞得复杂了一点,她自己在心里猜测了一个狗血的误会,发现和自己的现实**不离十,心底更加的觉得大事不妙。

    没想到刚想坦白开来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夏至却老是躲在宿舍,自己叫他也不应,消失了一样,要不是柳絮说每周他们都在一起给马六补习,都要以为夏至真的不见了。

    今年的中秋终于迎来了秋天以来的第一个好天气,小满和几个朋友计划着出去玩的,叫上了柳絮,柳絮又叫上了杨东他们几个,为的是把夏至也拉过来。

    刚开始大一的几个人听说大四的要来掺和还不情不愿的,但是男生听说柳絮单身,女生听说夏至单身之后,也就全票通过了。

    几个人不打算沈阳转,三天假期准备好了之后,根据夏至的建议,也没有选那些名气很大,人很多的地方,去了离夏至家乡不远的一个小城市,这个时候正是人少的季节,但是夏至知道,那里的树林和河流都是一些旅游景点所不能比的。

    坐上车的时候,小满的位子和夏至是挨着的,看来肯定就是柳絮的安排了,两个人从开始计划出行的时候,就从来都没有好好说过话,甚至连正眼对视都没有过。

    现在坐在一起,小满看着窗外,夏至看着手里的书,但是终究还是忍不住,偷偷看小满,没想到一抬头,小满也在偷偷看他,两个人弄了两张红脸,不约而同地低下头不再抬头了。

    小满很想问问自己一直想问的事情,但是看看周围都是人,也就没有问,而夏至一直在强迫自己控制好感情,不让自己的心思露出来。

    他勉强笑笑,为了打开尴尬的局面,开口想说什么,没想到一张嘴却问了这么一句:“凌杉,你没带他来吗?”

    小满正埋怨着夏至老是吧气氛弄得怪怪的,突然听到他这么问,心头不由得来气了,恨恨地说:“分手了!”说完扭头看向窗外不理他了。

    “呃... ...”夏至也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分了...为什么?和他在一起不好吗?”

    “不好!”

    “是吗?”夏至见小满满肚子的火气,也就不问了,言多必失,言多必失,还是不要触霉头的好。

    小满看着窗外等了半天,没等到夏至说点好听的来,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这厮居然睡着了,一肚子的怨气没地方发,只好鼓着腮帮子看风景去了。

    这木头!

    三十四

    这个城市是完全虚拟出来的东西,姑且把名字部分用++代替略去。

    ++距离沈城是不太远的,高铁三个多小时,因为是小城市所以要转客车再走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而这座小城的郊外是很美丽的树林,很少有地方能够保留这样一个完美的生态。

    金黄泛红的大片树林,澄澈的湖水,清新的空气,温柔的小雨。

    几个人像夏至一样,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就爱上了这里。

    按照夏至的说法,下雨的++郊外是最美的时候,以为++的雨是温暖的,落在湖面上也是不起涟漪的,到了之后,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温暖的雨。

    仿佛是飘絮一般的雨丝,若有若无一样飘散在空中,湖面平静的看不到一点波动,眼前的平静和远处湖口的水流就像两个世界一样让人仿若置于梦中一般。

    从林外租来的大伞插进湖边不满卵石的泥土里面,铺好软垫和台布,就是一个野炊的好地方,而且这样的小雨虽然不能随便淋,但是烧烤是完全无压力的。

    支好烤架,拿出肉和蔬菜,之后就是夏至和轻恋、云叶妹妹忙活的时候了,几个人会做饭的也就他们三个,而且夏至还是占大头的那个,毕竟女生对于烧烤还是很不顺手的。

    夏至在忙的时候,杨东他们几个便脱了鞋子,跑进了水里,也不怕水里有什么蛇虫之类的,在里面淌水,被秋天冰凉的湖水冰得龇牙咧嘴,看着对面人脸上的纠结表情呵呵傻笑。

    看着湖里那几只,云叶妹妹捂着嘴笑。

    夏至看了他们一眼,小满在湖里一蹦一跳地环节温度,到处跑作弄人,林远峰差点被她一下摁在水里,好在虽然没稳住身子,但是靠着惯性退到了湖边,倒在了卵石上面。

    笑了笑,夏至低下头继续烧他的炭,对云叶玩笑着:“别看杨东平时人五人六的,有时候会跟小孩儿一样,有没有觉得失望了?”

    云叶摇摇头:“没有我觉得挺好啊,男生老是那么强势还不如有的时候这样,不是有人说男生就是长不大的孩子吗?”

    轻恋这下笑开了,指着夏至说:“我终于知道老夏为什么没有对象了,原来如此,男生老是那么强势还不如有点时候这样,哈哈哈哈!”

    夏至也不恼,错开轻恋的手把塑料扇拿过来:“去你的,你怎么知道我没对象?”

    这下换了轻恋两个傻掉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轻恋问:“你什么时候有的?好啊,都不告诉我们!”

    夏至抬头,发现云叶妹妹也是满脸八卦得看着自己,苦笑了一下又说:“我只是问你怎么知道,又不是说我有了。”

    “切!”轻恋无聊了:“浪费我们感情,还以为你这棵死树终于开花了呢!”

    死树开花,夏至想起了老街的老树,有些伤感了,低着声音说:“老树开花,是从不结果的。”

    云叶妹妹似乎听出了点什么,想说的话咽下去没有说了,但是轻恋粗枝大叶没有察觉,还在犟嘴:“老树开花谁说不会结果,老树开花开的少的时候也会结果的好吧?”

    夏至的心头一震,自己也不知道被触动了哪里,突然有种明悟的感觉,手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停滞了一下,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常态,笑笑不说话了。

    云叶看着夏至的样子,思索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越是临近中午,天空越是阴暗起来,几个人闹够了从水里出来,晾干了脚,穿好鞋回来的时候,夏至已经烤好了几盘烤串,杨东三个男生走过来拿起来就吃,马六手指翻动无比麻利地开了几瓶啤酒,坐在台布上,拿出准备好的面条架起锅也开始煮了。

    夏至还在忙活着,云叶妹妹掐了杨东一下:“夏至哥哥还没吃呢!”

    小满看来是玩得太嗨了忘记了所有的事情,抓起一串羊肉就往夏至嘴边送:“哥!来,张嘴!”

    杨东笑了:“人家又妹妹照顾的,不用咱们担心,来,干了!”

    夏至一愣,看着小满的笑脸,被细雨打湿的发丝粘在额头上,枣花带雨的脸,他没有动,直勾勾地看着小满的眼睛,小满被他看了一会儿才想起两个人现在的处境,心里不觉也干涩起来,手递在夏至嘴边拿回来也不是,送上去也不是,低下头,脸红了。

    好久才被杨东他们几个喝酒扯皮的声音吵醒,夏至看了一眼台布那边,只有柳絮和云叶在担忧地看着这边,勉强压制住心里的躁动,结果小满手里的羊肉,上面已经被细细的小雨淋上了一层水汽。

    “我不饿,你先去吃吧。”

    “嗯。”小满见夏至没有异样,点点头。

    夏至又说:“不用管我,你们开心就好。”

    小满一愣,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暗道只是自己心里作用,没有继续追究,慌忙逃离了。

    云叶妹妹凑过来,小声问柳絮:“夏至和小满是不是关系不好?”

    “呃... ...”柳絮喉咙被卡了一下:“应该... ...还是挺好的吧?”

    “是吗?”云叶还想问,但是小满已经走过来了,只好住口。

    她看了两眼小满明显作假的表情,再看了两眼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夏至,心底越发的好奇起来。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了?

    三十五

    吃过饭,几个人又在湖边疯了一阵,拍了很多照片,知道晚上雨停了,天空也蓝了,带着疲惫的身体和愉快地心情,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踏着林间的落叶,背对夕阳往回走,长长的影子落在眼前,金黄色的落叶映着金黄色的夕阳是背景。

    柳絮偷偷看夏至,发现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倒是小满不时得偷看夏至的脸,然后低下头不知道想些什么,柳絮念头一转,便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身边的气氛这么好,她也就没有打扰大家,径直地回了旅馆。

    旅馆定的是双人间,当人不可能是一男一女配对来,柳絮和小满,云叶和轻恋,杨东和夏至,马六和林远峰,几个人到了自己的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洗个热水澡,毕竟在外面淋雨淋了一天,再加上烧烤烟熏火燎的满身都是糊味。

    夏至洗完澡出来,和杨东商量了一下,决定晚上去二楼包一个单间好好吃点东西,省得烧烤烧胃。

    出了房间,夏至挨个屋子去通知。

    柳絮从洗澡间出来,小满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衣服钻进洗澡间,衣服仍的到处都是,柳絮无奈地笑笑,帮小满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放在沙发上。

    等衣服都收好了,柳絮坐在沙发上,看着洗澡间的门,里面没一点声音,估计是在浴缸里泡着了,她大声和小满说:“小满?”

    接着小满被热水浸泡变得幸福而绵软的声音变传出来:“什么?”

    “我有个是想问你一下。”

    “嗯... ...”

    “你和夏至是不是不是亲兄妹?”

    “对啊...他妈妈是我后妈... ...”

    “那你和夏至到底是什么关系?”

    小满的声音明显的停顿了一下,才说:“兄妹啊... ...怎么了?”

    “那... ...”柳絮还没说出来,敲门声便响起来了,她只好站起来:“等一下再问你,我去开门。”

    “哦... ...”

    柳絮从猫眼里看了看,是夏至,想了想,打开门的瞬间马上对夏至使了一个眼色,夏至莫名其妙地跟着柳絮进了屋,见柳絮示意他不要说话,便没有出声,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

    柳絮坐回去,就听见小满说:“柳絮姐,谁呀?”

    夏至听着小满的声音,鼻血差点喷出来,这声音太软太萌了,想象着小满泡在澡盆里的样子,夏至有些把持不住,脸都红了起来。

    柳絮看了夏至一眼,对着洗澡间喊:“没什么,你哥说晚上去二楼吃饭,不着急。”

    “哦... ...”

    夏至还是忍不住了,只好低下头去扶着额头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

    “其实我刚才想问...你...是不是喜欢夏至?”

    夏至的心头一跳,猛地抬头,看着柳絮狡黠的眼睛,期待着小满的回答。

    等了好久,小满的声音才传出来,声音里有些疲惫,有些无奈,强装的轻松:“没有的事,柳絮姐你瞎猜什么!”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有的事我们都有无奈的时候,这些东西不说出来的话心里总会不好受,说出来就会好一点,这儿又没有别人,反正我都看出来了,我保证不和别人说。”

    洗澡间里沉默了。

    夏至等了好久,没有等到小满再说话,叹了一口气,对柳絮耸耸肩,站起来走开了。柳絮有心留下他,但是小满就在那边,自己又不能说话,夏至决心要走她也没什么办法,只好任夏至消失在门廊的墙壁后面。

    正在这时,小满却说话了。

    “对啊,我喜欢他,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

    柳絮看了一眼门廊那边,看不到夏至,但是开门声也没有响起,便继续说:“为什么没有用,你们不是没有血缘的吗?”

    小满苦笑:“柳絮姐,别闹了,哥哥不是和你在谈恋爱吗?”

    柳絮吓了一跳,感觉似乎找到一点关键的样子,忙说:“谁说的?夏至一直是单身的。”

    “真的?”小满的声音有些迟疑。

    “我骗你干嘛?”

    “那他整天和你们几个女生在一起干什么?”

    柳絮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你不知道吗?夏至跟我们在一块儿的时候问的都是女生的衣服爱好什么的,你过生日的时候他不是自己挑了好久才给你买了两件衣服的吗?”

    “啊?”小满也吓了一跳,同样有种找到了关键的感觉,自己的那些奇怪的想法似乎并不是错误的。

    “也对,夏至那个性格,不可能和你说这些。”

    小满再次沉默了,柳絮又看了一眼门廊的墙壁,看来夏至暂时是不会走了。

    柳絮问:“我觉得夏至也是挺喜欢你的,去追说不定就成了呢。”

    小满的声音里带着怯怯:“可是...可是...哥哥他不喜欢我了啊,他现在一直把我当妹妹的。”

    柳絮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傻啊,他那个样子是把你当妹妹的吗,连正眼看你都不敢!”

    “也对哦... ...”小满思索了一下,又说:“可是,我不敢啊,万一...万一他又不同意怎么办?”

    柳絮从小满说的话加上夏至那天给她讲过的两个人的故事,终于猜出了夏至和小满两个人狗血的误会,突然有种无力感,小满看来是被吓怕了,再也不敢面对夏至去说这些事,看来还是得从夏至那边,于是她装作无奈地说:“算了算了,你们的事我也不管了,我先出去看看,你自己洗吧。”

    “哦... ...”

    柳絮站起来,走进门廊。夏至正靠在墙上,见柳絮走过来,看了一眼,苦涩地笑笑,柳絮拽着他出了门,到了楼道里,问:“现在你知道了?”

    夏至苦笑道:“怎么可能还不知道,知道了之后才知道我就是个傻逼... ...”

    柳絮笑了:“对啊,你一直是个傻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