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二章 工业派召集人马
    这么来看的话,东林党明摆着告诉工业派挖了一个坑,就看工业派愿不愿意往里面跳了。

    这个坑,朱舜还真的准备往里面跳,因为东林党只算了蒸汽机的抽水能力,不曾计算了农业伯宋士慧等擅长农学的京师大学堂学子们,建立的高效沟渠排水系统。

    再配上水泥厂的水泥,在特定的位置修建函洞、水槽、沟渠,大明蒸汽机灌溉十万亩田地应该是不成问题。

    朱舜把自己的意思大致的简明扼要说了一遍,曹文耀和宋应升两人果然不再争执了,都赞同了这个最终决策。

    既然能够灌溉十万亩的良田,东林党明摆着就是把天津府知府送给工业派,为工业派即将成立的天津港搭建了一个强大的后盾。

    当然,东林党也不知道工业派下一步要做什么,更不知道天津港的这个重大战略,毕竟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

    就连工业派内部绝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是东林党了,他们哪里会知道天津港的建立。

    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以为朱舜修建港口只是为了赚一大笔私税银子,却不知道天津港对于大明在整个世界的战略意义。

    朱舜决定开始拍板这件事了,吩咐道:“这一次的争夺天津府知府,不是一两个人的事,而是工业派各个部门统筹作战。”

    朱舜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说干就干,既然已经决定了立即拿起毛笔手书了几份文书。

    交给了战略处的三人,由他们安排下面的账房,尽快把这些文书送出去。

    京师大学堂。

    南边,十几里的一个田庄里。

    这里大约开辟了上百亩的良田,田地全都是整齐的方格,比起密云县还有更为先进的地方。

    这里的田埂和沟渠全都是水泥修建而成,虽然是泥泞的田地,看起来却比很多达官显贵家里的宅子还要干净整洁。

    农业伯宋士慧蹲在地头,拿着一杆旱烟,注视着马上就要收割的金灿灿稻田,笑容敦厚的抽着。

    不远处,一台大明蒸汽机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带动抽水机正在源源不断的往田地里抽水。

    水泥田垄地头上,一名名擅长农学的京师大学堂学子,拿着一个个账本正在记录着水稻的数据。

    等到这一批稻谷丰收以后,基因库里又要能增添不少种子了。

    京师大学堂学子们头顶虽然有着一个大太阳,所有人都没有感到酷热,热还是很热。

    只是心情不一样,想到基因库又能增添不少的种子,真的不感觉到热了。

    农业伯宋士慧看着京师大学堂学子们满头大汗的记录数据,想起了一件事:也不知道焦勖什么时候能够发明人工制硝的硝石,这样就有大量廉价的硝石。

    不仅能够让大明的军费锐减,这种东西还能用来制冰,老百姓也就能够吃上比较廉价的冰块了,就能给这些在田头辛苦记录数据的京师大学堂学子们发放一些冰块了。

    农业伯宋士慧休息了片刻,站起身来,刚准备过去检查这些京师大学堂学子们记录的数据。

    这个时候,一名战略处的账房骑着马冲进了农庄,显然是有什么急事。

    账房来不及喘一口气,直接宣读了工业侯朱舜的命令:“责令,农业伯宋士慧带领擅长农学的京师大学堂学子,在七月初一抵达工业之城广场。”

    账房冲进农业伯宋士慧修建的庄子里,宣读命令的同时,也有一名账房冲进了李州桥所在的大明第一基建总局。

    可惜并没有在这里找到李州桥,李州桥正在规划一条把轻工业中心,重工业中心,以及大明未来面向世界的重要支点天津港,串联成一个整体的通港公路。

    这个时候的李州桥,正在香河县的一座大山附近,与京师大学堂学子们商量着到底是要绕过这座大山,还是要修建大明的第一条山地公路。

    几个月了还没拿到决定,李州桥更倾向于绕过去,这样耗费的时间更短。

    有一部分京师大学的学子却保持着另一种看法,要在这里修建大明的第一条山地公路,这样就能省下更多的银子。

    迟迟没有下定决定,就是因为工业派现在又缺时间也缺银子,到底用哪个策略一直商量两个多月的时间了,还没有真正的确定下来。

    这两个月以来并不是只是商量这一个问题,大明第一基建总局在规划这一条通港公路的过程中还有很多的问题,都在一直不停的商量着。

    也在不停的解决着,已经解决了一部分,但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通港公路的修建看似简单,但这里面涉及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征地了。

    李州桥和一大批擅长基建的京师大学堂学子们,正在站在一处简陋的棚子里,勉强能够遮住太阳。

    天气这么燥热,他们还是在激烈的争论着到底决定用哪个策略。

    这个时候,一名战略处的账房骑着辽东大马冲到了这里,直接跳到下战马下达了朱舜的命令:“责令,工业署署政张焘在七月初一那天,抵达工业之城的广场。”

    满头大汗的李州桥没有要留下这名账房喝口茶的意思,虽然账隶属于是工业派最要害的部门战略处,也就是相当于工业派的内阁。

    这些只看过一部分毛概思想的工业派成员们,早就没了那些官僚主义作风,全部都是讲究实干。

    李州桥随手擦了一把脑袋上的汗水,手掌随意在身上陈旧的盘领衣上,抹了一把,大笑道:“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是有一个让人心情变好的消息了。”

    周围的京师大学堂学子们,全都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修建通港公路这件事,京师大学堂的学子们争吵的心情很不愉快。

    但都是为了大明,心里就算有再多的不愉快,也没有地方发泄。。

    现在好了,工业派领头人亲自召集他们回去,看来又能大干一场了。

    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