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五章 辽一东镇守太监
    ( )“这么说,魏良臣到了朝鲜?”

    病床上的万历听了张诚的禀报后,难得破天荒的露出了点笑容,“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

    对此,张诚既没跟着称赞,也没反驳。

    有关魏良臣的事,他张公公心里闷着咧。一些事情,别人不清楚,他张公公能不清楚?

    可这越是清楚啊,这心里就越慌。尤其是皇爷这病情看着没一点好转,这万一哪天皇爷不在了,东宫登了基,魏良臣那事怎么个收场?

    闹出来,有他张公公的好!

    贵妃娘娘也在,这会正独自在边上看着炉火。

    要说贵妃娘娘也是为丈夫的病费尽了心思,事事亲为,连熬煮煎药这事娘娘都看着,着实让万历感动,也越发对自己从前怀疑贵妃有害太子的心思感到愧疚。

    因不是皇帝见外朝的臣子,所以贵妃娘娘没有避着。

    药香味中,万历突然轻叹一声,道:“李珲此人一直是怨我的,不过当年的事并不能怪朕,”

    “是不能怪皇爷。”张诚说了句。

    当年朝鲜为李珲请立王世子,万历本是同意的,因为这个李珲在对倭之役展现出了才干,可是因为其是次子,而朝中也正因国本闹的不可开交,礼部那边不可能同意朝鲜开立次子为储君的坏头,因而说起来李珲继位这事实是受了大明国本之争的牵累,并非万历不同意。

    但是,大明最终还是承认了李珲继位的合法性,也册立其为朝鲜国王,故而李珲不应该再记恨大明。

    可是种种迹象表明,李珲这个朝鲜国王对大明还是有着敌意。其继位之后,在很多事务上不听从大明,自行其是,并且擅自软禁延安金氏,这令得万历对李珲实在是产生不了好感。

    此点也间接导致魏良臣私自率军进朝鲜索要所谓战争赔款时,万历难得的抛开了天朝宗主国颜面表示默认。

    也算是给李珲的一点敲打吧。

    这要是换了李珲的父亲,万历无论如何也不会如此不要“脸面”的。

    张诚接着说道:“皇爷,魏良臣的密奏说朝鲜方面已经无条件同意加入讨奴联军,并自愿担负联军所需的一应费用。”

    “什么自愿?”

    万历笑了起来,“他也就是仗着朕的那支亲军替他撑腰,也是假朕的虎威,要不然朝鲜就这么听他的话?...咦?什么联军?”

    张诚赶紧给皇爷细读魏良臣的密奏,上面说魏良臣已联络朝鲜、日本、琉球、安南等共计八国组成讨伐建州叛军的联军。

    “我朝自平内乱,何需什么联军,魏良臣搞什么东西?”万历有点不快,大明平定内乱却搞出个八国联军来,这不是让藩邦看大明的笑话嘛。

    张诚看了眼密奏,道:“魏良臣说,这些国家都是我大明的藩属。藩属有难,宗主必救。宗主有事,藩属也当全力以赴。这叫什么有来有往,说世间的事只有彼此共同付出,才能永结友谊,才能永固根本。要是只有单方面的付出,两国间的关系便是永远得不到真正的维护。”

    “说的倒是有点道理,”

    万历想到了当年魏良臣与他所奏的朝鲜赔偿大明军费一事,细细想来如果这藩属出了事全靠大明无偿援助,大明有事藩属却是置之不理,长久下去,大明又有多少家当值得消耗呢。

    且看上去不就是个随时让人骗取钱财的傻子么。

    “不过那个什么西班牙国,荷兰国,葡萄牙国何时成咱大明藩属的?”

    万历有些诧异,外邦来臣,礼部那边早就兴师动众了,如何一点动静没有。旋即感到好笑,估计是魏良臣自己鼓捣出来的面子事务,便没有深问。

    只要他能带着皇帝亲军帮杨镐把建奴平了,便算他大功。

    “兵部调兵的事如何了?”

    远在日本的魏良臣都率军到朝鲜了,国内这一块的情况万历也得弄清楚。

    可张诚却道:“皇爷,各路援辽兵马现只有宣大、山西等镇的已经起程,其他各路尚在筹办。”

    万历一听就气了,怒道:“朕的旨意早就下发月余,各镇却是迟迟不办,究竟安的什么心思!张诚,传朕的旨意给杨镐,总兵官以下若有不从命的,可按军法从事,立即处斩!”

    等张诚去传旨之后,贵妃娘娘端着煎好的药过来服侍丈夫吃药,言语间无间提及魏良臣既让朝鲜国全力支持大明平乱,那是不是给其一个正式身份以便更好的协调联军呢。

    “给个什么身份?”

    万历琢磨着贵妃提出来的是一个问题,魏良臣尔今正式身份是提督海事太监和江南镇守太监,这两个内廷的职务是无法干涉辽东军事和朝鲜国事的,因此说起来魏在朝鲜闹的那个什么八国联军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且归国之后与辽东各兵将之间也不好协调。

    杨镐请奏调魏良臣部皇军归国,本就是为了能够有一支可以指挥顺手的兵马,如果皇军再与辽东各路兵马无法协调,那归国本意便是岔了。

    万历寻思着是不是可以给魏良臣一个监军太监的职务,但这个监军太监只能监一路兵马,不可能监全军,这是祖制。哪怕当年成化朝的汪直也不可能做到监大军,但监哪路呢。

    正犯难着,贵妃娘娘却道:“依臣妾看,不若就加授个辽东镇守太监吧,这样辽东的事他也有权看着,各路兵将也要给他这镇守太监面子,杨镐那里也交待得过去。”

    万历点了点头,觉得贵妃这主意不错,辽东本无镇守太监,但尔今一切权急,只要能解决问题加授一个无妨。

    当下便命内侍拟旨要司礼监用印递出。

    按镇守太监制,辽东乃大镇,品级便当是内廷最高四品,可授红袍。

    另一边,皇帝催促的严旨是下去了,各镇兵将也乖乖往山海关赶了,可新的问题却出现了。

    经杨镐检点,各镇陆续集结到山海关的兵将只有马林部经过挑选,其余各镇兵将带来的官兵素质参差不齐,一些更是老弱兵卒,哪里能参战。

    事情迅速又报到了万历这里,万历不得不再下严旨,命各地督抚各官严令各镇官员,须选精兵良马抵达辽边。若还是有老弱充数,虚报名额,逗留不进的将从重处置。

    终于,在拖了数月之久后,兵部拟定的各路兵将才算抵达辽东。

    杨镐和蓟辽总督汪可受,辽东巡抚周永春,巡按陈玉庭等人,共同商定出师日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