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930章 世界之匙
    山谷。

    所有斩痕,瞬间全部破碎、消散,化作银光冲天而起。

    圈内疯狂拼命,博取一线生机的生灵们,与外界黑甲战士间,再没有半点阻碍。

    瞬间死寂,所有黑甲战士,口中发出兴奋咆哮,拍打着背后肉翼,铺天盖地杀来。

    “啊!”

    数名盘膝而坐,恢复伤势的人族修士,毫无准备被分尸当场。

    ……

    树洞。

    燃烧血焰的触手,呼啸闯入进来,班步瞳孔剧烈收缩,咆哮中一步踏出。

    尽管他很恐惧,可作为一名强大睫,已至绝境死地,他并不缺少拼命的勇气。

    抬手向前,惊天靳自体内爆发,所有解凝聚到五指之间,竟凭空显现桨。

    轰——

    惊天巨响,班步喷出一口鲜血,胸膛“骨头”断碎声中,瞬间凹陷身躯向后抛飞。

    大片血色触手被斩断,但转眼就有更多涌入,人在半空中的班步,瞬间被触手淹没。

    剑光一闪即灭。

    雷小鱼眼神穿过血色触手,落在洞口外世界,“秦大哥,消你能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触手缠绕到身上,燃烧的血色火焰,果然如感应中,冰冷没有半点温度。

    反而释放着无尽冰寒,就像是千千万万细若奴的尖针,刺入血肉之中。

    耳边似乎听到了,一声来自身躯内部的尖叫,充满了恐惧、绝望与不甘。

    雷小鱼笑了起来,她知道这声音,来自体内的蛊虫。

    折磨了她这些年,我虽没能打败你,却能带着你一起死去。

    ……

    轰——

    惊天巨响,自叶之外的苍穹中响起,像是运转中的星辰天体,碰撞到了一起。

    明亮耀眼到极致的银色舰,突佧失不见,就好似从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

    但它终归是存在的,并且已经贯穿长空,在这世间留下了,自己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

    居于中天,照亮整个神秘世界,为它覆盖血衣的血色圆月,突然间从中一分为二。

    并未坠落大地,它就像是一颗,被染成血色的气泡,在被斩破瞬间便直接消散。

    无尽黑暗,刹那间降临,熄灭了这世界中所有血色!

    于是,一切在血月之下,复活过来的恐怖生物,眼眸深处同时浮现恐惧÷一刻,它们保持着最后的动作,身躯僵在原地,被打开的死亡封印再度封闭。

    不仅如此,因为血月逆转规则,赐予了它们再生,这本身已经触犯了天地大道。

    血月存在时,它们受到庇护,可以安然无恙。

    如今血月已碎,大道反噬随之到来,等待所有复活生物的,将是被从天地之间,彻底抹去的下场……不留半分痕迹!

    这是大道的冷酷与平衡。

    它允许少数实力强大的个体,拥有干涉规则的资格,可一旦这种干涉削弱或消散,便将承受最极端暴戾的惩罚!

    咻——

    咻——

    一株株藏身地底的灌木,似感受到了血月的毁灭,同时从地底钻出,肆意舒展开枝叶,将幽光洒满大地。

    尽管无风吹过,灌木们依旧摇曳不定,想来是在为此欢呼雀跃。

    秦宇皱了皱眉,眼神露出一丝惊讶,他眼神扫过周边,只见无数幽光好似水波,以他为中心汇聚而来。

    眼底暗金光芒微微涌动,幽光随之吐,一株巨大无比的灌木虚影出现,如人一般弯腰,恭恭敬敬行礼。

    秦宇略一犹豫,抬手向前伸出,灌木虚影直接消散,接着周边无尽幽光,呼啸汇聚而来,在他掌心之中,凝聚出一颗形如种子的墨色晶体。

    手持此物,秦宇可以感受到,他与这个世界间,多了一丝神秘联系。

    就像是一个坐标,无论远隔多少距离,都可锁定这座世界,直接降临至此。

    一丝波动,突然在心湖荡开,旋即有一道意念,直接融入他的记忆——世界之匙,由世界本源凝聚,获得认可生灵,能够借助世界之力,开辟临时空间通道降临。

    这意念,来自玉璧胎卵,秦宇早已经适应,低头看向手中墨色晶体,眼底露出喜意。

    有了此物,便相当于多了一张秉底牌,一旦遭遇不可抵挡的劫难,便可开辟空间通道逃入这处世界。

    翻手将世界之匙收起,秦宇拱手,“多谢。”萦绕周边的无形意志,转眼退走不见。

    秦宇长身而起,没有再做犹豫,转身一步迈出,身影呼啸远去。

    其速,比之前快了何止十倍,更隐隐然,有一丝锐利、霸道气息自体内散发,便似千山万水在前,都可刹那贯穿!

    不过此刻,秦宇突然发现,获得世界之匙后,他速度可以更快。

    心思一动,面前空间顿起波澜,一步踏入其中。

    ……

    雷小鱼瞪大眼,缠绕周身的血色触手,表面火焰熄灭,重新变成干瘪、龟裂的枝桠。

    她犹豫一下,伸出手轻轻碰触,“啪”的一声轻响,枝桠直接粉碎变成无尽齑粉。

    像是开启了连锁反应,树洞内无数枯枝,同时崩溃、消散,甚至他们身下的树洞,都一并开始分解。

    “啊!”

    雷小鱼低呼一声,微弱剑光闪过,将她身躯托住,漫天粉末分开,露出班步惨白面庞,可如今他脸上却充满喜意,“我们活下来了,是秦前辈……”

    他已感应到了,那道冲入苍穹,斩碎血月的恐怖剑光,其中烙印着属于秦宇的气息。

    雷小鱼刚要说什么,眼眸突然瞪大,接着笑容在脸上绽开,像是一朵盛放的花。

    “秦大哥!”

    班步急忙转身,恰好看到秦宇,一步自空间波动中踏出,而在此之前他根本没能,感受到半分气息。

    紧接着他双目蓦地一痛,眼泪滚滚而下,急忙低下头去,心中却已掀起惊涛骇浪。

    此刻,秦宇在他眼前,便是一柄无上神剑,横立天地之间,只是自然散发的气息,便足以毁灭一切。

    若刚才,他注视更久一些,怕是一双眼睛,便要就此废掉。

    果然,一蕉碎血月的,就是秦前辈!

    这一刻,班步对秦宇的敬仰、尊崇,宛若滔滔江河……不,应是无穷无尽汪洋!

    伸开双臂,揽住扑入怀中的雷小鱼,感受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及内心中激动,秦宇微笑,“没事,我还活着,我们都会很好的。”

    雷小鱼不说话,只是将他抱的更紧。

    经历过生死后,才更能明白,再度重逢相见,一起活在世间的美好。

    秦宇轻拍她后背,看向班步,“你做的很好。”

    一看此刻伤势,便可大概猜到,他之前做了什么。

    班步不敢抬头,躬身道:“大人回来就好。”

    秦宇心思微动,日月力场散开,周身恐怖解,顿时与外界隔绝。

    班步长出口气,只是眼神之中,更多几分尊敬。

    不愧是前辈啊!

    如此滔天解,刚刚参悟便可以做到收发自如,若非亲眼所见,根本难以置信。

    “嗯?”秦宇突然转身,看向头顶苍穹,“居然已经有人找到,离开这世界的办法了。”

    班步瞪大眼,不顾双目酸涩红肿,“前辈,我们可以离开了?”

    秦宇点头,“血月消散,世界封印已消失,只要满足血祭后,就可以走出这里。”

    低头拍拍,还不愿起身的雷小鱼,“好了,虽然血月已毁去,但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尽快离开吧。”

    听到这里,微微抽噎的雷小鱼,才不情愿的退开一步,可双手还是紧抓着秦宇。

    笑了笑,秦宇拂袖一挥,“走吧。”

    带着班步两人,他身影冲天而起,眼前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一张漆黑的大幕。

    而如今,在这大幕之前,却有一道石门虚影若隐若现,表面闪动着浅浅的血色。

    神秘世界各处,所有存活下来的生灵,都在以最快速度,向这里赶来。

    随着第一人顺利脱身,他们都已经感知到了出口的存在。

    可事实上,出口的确存在,但要离开这里,还需要经过最后一道考验。

    “去死!”咆哮一声,一名修士身躯暴涨,周身爬满细密黑鳞,气息随之飙升。

    对面一头妖兽,口中发出绝望尖叫,胸膛被直接撕裂,眼中光芒快速暗淡下去。

    咻——

    它尸体坠向大地。

    嗡——

    一丝波动自石门虚影中爆发,将身披黑鳞修士包裹,此人周边空间微颤,直接消失不见。

    而这,只是石门之前,无数场厮杀中,非痴通的一幕。

    因为,离开这处世界最后的考验,便是杀死一名修为相当的对手。

    一者生,一者死。

    生者离开此处,获得新生,死者永埋于此,骨肉融入大地。

    当一名神秘修士,偷袭杀死同伴,被石门传送离开后,最后幸存者之间的杀戮,便已不可避免。

    秦宇到来时,入目所及便是这,好似修罗战场的一幕,甚至远比当初山谷之内的杀戮更血腥。

    因为谁都清楚,生路已经打开,它就在面前,只要杀死一名对等生灵,便可踏入其中。

    没有人会放弃!

    “死!”

    咆哮骤然响起,狂暴气息锁定中,三道身影呼啸逼近。

    他们三人一组,早已在石门出徘徊许久,秦宇刚刚到来,便已经被这三人选定。

    “可恶,被抢先一步!”

    “我也看到了,却没马上出手!”

    “实在是可惜。”

    周边不少修士面露遗憾。

    秦宇抬头看来,眼神很平静,没有丝毫精芒外露,也无半点力量波动爆发。

    可这一眼,却让对面三人,心头同时一颤。

    嘭——

    嘭——

    嘭——

    毫无预兆,这气息强横三人,同时瞪大眼珠,来不及发出半点声音,身躯快速膨胀,直接炸成粉碎。

    唰——

    石门之外杀戮战场,瞬间陷入死寂,无数人瞪大眼珠,满脸惊骇之色。

    嗡——

    嗡——

    嗡——

    波动自石门中爆发,秦宇三人消失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