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3章 轰轰烈烈的5v5? 1
    “等什么锲机?”晶莹草好奇的问。

    “这是秘密哦!”黎族第二任圣女对晶莹草抛了个媚眼,笑道。

    ……

    “这便是晶莹草的故事了吗?那现在黎族还有这项协议吗?”我此刻化身成了好奇宝宝一般看着攰月和苜凝。

    “当然,如同黎族第二任圣女所说,黎族每一份协议都是受到了天道保护的,除非另外一方自动解除,否则黎族是不会轻易解除协议的。”攰月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

    我点了点头,看来出去之后得去找人了解一下了。

    出去,还早着呢,十二元素世界还没过完呢,就好比你打游戏一样,你b没打完会让你退出吗?

    攰月和苜凝两个人看着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两个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埃洛塔集市吧,正好和那些人算算这些天的账。”攰月甜甜的一笑,带领着我和苜凝两个人前往埃洛塔集市了。

    攰月很记仇呢,心眼也小,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苜凝也是,小小的,但娇小的身体依旧掩饰不了她绝美的面容,但是她下手也是一等一的狠。

    异界卡灵录?虚空录?

    听起来貌似是两本书吧!

    “对了,九月,我应该说过虚空录在九尾的手里吧,要想找到九尾我们必须离开生灵界前往荧光界,那里才是九尾所在的地方。”攰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头对我说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荧光界,听起来好像很远诶!

    我在心里盘算着。

    “九月,不要忘记了,十二元素世界去往其他元素世界的传送阵法是随机的,而不是固定的,就比如说我们现在在生灵界,可能传送阵法会将我们传送到炽火界,或者又是生灵界的某一个地方。”苜凝也提醒了一句。

    “也就是随机传送嘛,我知道的。”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苜凝所说的意思。

    “但是如果我们分散了的话你一定要注意,其他世界的守护神兽可不像我们这般好相处的。”攰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目光凝重的看着我。

    看着攰月的目光我心里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在蔓延,是不舍还是眷念亦或是依赖。

    我摇了摇头,将这股子情绪给甩出了心底,然后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注意的。

    “九月,要不我们签下守护契约吧,这样的话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啦!”苜凝的语气有些沉重,显然是攰月所说的话刺激到了她。

    “守护契约?”我不解。

    “是的,守护契约,沧澜大陆上有着各式各样的职业,魔法师,武者,炼药师,炼器师以及在沧澜大陆上消失已久的召唤师。”攰月点了点头接过了苜凝正在说的话,为我解释道。

    在攰月的解释下,我也明白了苜凝所说的守护契约是什么。

    召唤师的等级和魔法师及武者的等级差不了多少,都是初级、低级、中级、高级、皇室级、至尊级以及返璞境界七个,当然若是有幸去往上七界的话等级还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里攰月并没有告诉我还有上七界的存在,所以我自然不知道。

    而召唤师契约魔兽也有很多种分类,就比如本命契约,一但缔结这个契约,召唤师和魔兽之间就建立起了眸中异样的关系。

    本命契约不单单只是简单的契约那么简单而已,本命契约的双方若是想要强行解除契约必定会受到契约的反噬。

    本命契约可以说是将召唤师和魔兽两个强行绑在了一起,签订这种契约时需要召唤师和魔兽想清楚对方就是自己想要付出全部去守护的人(兽)。

    守护契约,就是在双方都愿意的情况下人与魔兽之间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关系,一个守护者,一个被守护者,守护者保护被守护者,但是被守护者也可以反过来保护守护者。

    守护契约的存在就很像平等契约,平等契约和奴隶契约可谓是人与魔兽之间最常见的关系了。

    平等契约,在人类和魔兽两者都愿意的前提下缔结,就算是解除契约,双方都不会有太大的伤害。

    而奴隶契约就是比较偏激的契约了,这个契约对于魔兽来说可以说是最不公平的契约了,若是主人想要强行解除契约,受伤的也只有魔兽而已。

    而且奴隶契约一但缔结之后,魔兽便不能背叛主人,不然的话天打五雷轰。

    “所以你们想要成为我的守护者跟在我的身边了。”听了攰月的解释我也明白了,看着苜凝和攰月我淡淡的开口说道。

    “没错,这样的话,你就多了两个战力在沧澜大陆上也没有多少能构成威胁的人或魔兽了是不。”苜凝点了点头,赶紧答应道。

    苜凝就不信我不答应,要知道她和攰月可都是神兽级别的存在,哪怕被天道压制,那她们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所以和她们缔结守护契约简直就是百利而无一害。

    攰月双眸中也带上了期待,似乎她也希望我能够答应和她们契约一样。

    “对不起,我不能够答应你们。”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拒绝了妹妹和攰月她们两个的好意。

    “为什么?”苜凝难以置信的质问着我。

    “因为我不喜欢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自己不熟悉的人。”我摇了摇头,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这句话落下之后,攰月脸上的表情瞬间由希望变成了失望,这就是所谓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吧!

    看着苜凝和攰月脸上的失落,我心里有些不好受,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件错事一样。

    最后,在我内心的谴责下,我脸色微红,干咳了一声将苜凝和攰月两个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最后难以启齿的说了一句:“也不是不行,但是你们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够随便出手哦!”

    我态度的转变令攰月和苜凝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们两个愣了几秒之后一脸高兴的抱住了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