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0章 就像救命稻草
    苏依依呼吸不顺,耳边一阵嗡嗡声,这句话就像救命稻草,她困难地点头。

    终于,男人手松开了,苏依依像是岸上的鱼好不容易回到了水中,忙不迭地大口呼吸,那巨大的,重新获得生命的快乐让她眼中浸满了泪水。

    苏依依瘫软在地上,急促的呼吸在浴室显得各位突兀,平添了几分死亡的可怖。

    乔寒川没有心情处理酒渍了,重新套上衣服,狭长的眼眸中还带着杀气,他用看垃圾般的眼神看着苏依依。

    “我没时间陪你玩你那点自以为是的小心机,如果还有下次,我不会给你机会求饶。”他嗤笑,“你觉得说我乔寒川被你勾-引可能吗?”

    “多少女人想要爬上我的床,我何必看上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被自己丈夫都看不上的…破鞋?”

    说完,男人大长腿一迈,直接从苏依依的身上跨过去,走出了浴室,甚至连门都没关。

    苏依依躺在地上,拳头死死地紧握,她本以为,乔寒川就算不被她诱惑,也会害怕,怕苏浅语误会,可是乔寒川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是桀骜的,是狂妄的,他完全地不避嫌,他根本不害怕被任何人误会。

    乔寒川走出浴室,苏浅语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半点没有被吵醒的迹象,他苦笑,走上前打横抱起女人,没好气地道,“你男人差点被别的女人觊觎的去,你倒好,睡得这样安稳。”

    “嗯…”

    回应他的是女人慵懒的低吟,她很自然地在这个熟悉的怀抱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只手缠着男人宽厚的身子,继续睡得香甜。

    苏城年轻的时候应酬毕竟也多,习惯了喝酒,今晚就算有点醉,用冷水洗了洗脸,酒终究是醒了,看乔寒川抱着苏浅语出来,他忙走上前。

    “寒川,你们的司机来了吗?真的不在家住一晚吗?”苏城有些局促地揉了揉衣角,“浅语也很久不回家了,她们两姐妹又刚和好,我想让她们多点时间相处。”

    乔寒川此刻浑身冷冽的气息,他眼扫了眼苏城。

    “姐妹和好?您可能是对和好这个词有什么误解,”乔寒川冷哼,眼神似箭,“生出这样不要脸的女儿就不要出来祸害人了,苏城,我奉劝你一句,不管是真心想要苏浅语好,还是假意,以后都不要靠近她。”

    “不然你和你里面那个女儿,我会让你们都死无全尸。”

    ……

    苏城闻言一震,浑浊的眼中都是恐惧,这样的乔寒川…好像真的可以顷刻之间覆灭周身的一切,他的狠,决不在那些言语之间,而是那气质,那眉宇间的狠戾和杀气。

    乔寒川不再多说,抱着苏浅语出门。

    ……

    苏城在原地呆站了很久,这才往苏浅语的卧室方向走去,苏依依正在铺床。

    “依依,”苏城有些疑惑,“你们刚才发生什么了吗?”

    苏依依转身,天真又无辜地看着苏城,“爸爸,没发生什么啊,怎么了吗?姐姐走了?”

    “嗯,她走了,那个乔寒川临走前还说…”苏城正要说什么,却惊觉苏依依已经换了一套和刚才不一样的衣服了,这件衣服的领子极高,可他在目光流转间依旧清晰地注意到苏依依脖子上的痕迹。

    那是…

    苏城心猛然间一惊,那是手掌印,再联系乔寒川刚才的话的意思,苏城的心猛地沉下来。

    “爸爸?”苏依依看苏城不讲话,出声提醒。

    苏城却两步极快地走到她面前,毫无防备的,苏城伸出手一个巴掌拍在苏依依脸上,他气的浑身发抖。

    “爸爸!”苏依依尖声喊。

    “你别叫我爸爸,你有什么脸!”苏城伸手指着苏依依的脸,“那是你姐夫,你在干什么?你刚才干了什么你告诉我,你个下作的女人!”

    苏城气急败坏,口不择言,他一直以为他深爱的小女儿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他以为她真的会知错就改,他以为他活到这个年纪了,终于可以享受天伦之乐,结果这一切都是假的。

    “爸爸,你在说什么啊,依依听不懂!”苏依依惊恐地看着父亲,泪水涟涟,还是那副委屈和无辜的模样,“依依什么都没做,您……”

    苏城没有再惯着苏依依的脾气,他伸手,猛然间把苏依依身上那件遮住脖子的衣服往下拉。

    “你告诉我你什么都没做,这个是什么?刚才乔寒川走之前,说你不要脸,又是什么意思?人家无缘无故要掐你?”

    苏城知道苏依依之前对乔寒川的那点心思,自然也相信她做的出那种事。

    苏依依手捂着被打的滚烫的脸,泪水依旧汹涌,只是那装出来的可怜的神情却变得扭曲起来,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父亲。

    “爸爸,您怎么了?您不是一直站在依依这一边的吗,现在怎么为了苏浅语打我?”

    “我那是为了浅语吗,”苏城胸口憋着气,“依依,你是一个女人,不管在什么时候,结婚了也好,离婚了也罢,你都要有个羞耻心,那是您姐夫,你怎么可以…可以!”

    苏城恨铁不成钢,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苏依依却打断了他。

    “我没有羞耻心?你是我的爸爸,你竟然也跟着他们一样来说我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苏依依笑了,笑的几分癫狂,“现在我离婚了,没有景野做靠山了,苏浅语却不一样,她就算再贱,还有乔寒川傍身,怎么?您觉得这样的女儿才有利用价值,是不是?你要跟她好,她可以给你钱是吗?”

    “你…苏依依!”苏城眼睛缓缓瞪大,不可思议地看着苏依依,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这说的是人话吗?我…我打死你!”

    苏城气急攻心,转身拿起扫帚就要往苏依依身上打。

    “不要打我女儿,不要!”

    林玫忽然冲出来,一把抱住苏依依,用仇视的目光看着苏城。

    “妈妈。”苏依依回抱住林玫,声音中带着委屈的哭腔。

    “女儿乖啊,不哭,妈妈保护你,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林玫摸了摸苏依依的发,抱着她往后退了两步,那目光,苏城知道,她又把他给忘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