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零八八章 押回黑街
    联防三中队的大院内,刘队长亲自来接了一下马老二,站在汽车旁边跟他聊了起来。

    “兄弟,这事儿真不是我不帮忙。”刘队长抽着烟,低声说道:“魏坤干的是建筑公司的老毕,人家找关系了,点名要弄他。你说我没抓到他还好,可现在这人已经扣住了,那我私下放了……没办法跟上面交代啊。”

    “是,我知道你的难处。”

    “你要早跟我说,魏坤和你们有关系,那我根本就不能抓他。”刘队长叹息一声说道:“你也知道,上回咱驻军团因为立场问题,让军监局给整了,现在我们这个单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谁都不敢得罪啊。”

    “你看这样办,行不行。”马老二思考一下说道:“你让我把魏坤领走,然后你跟上面报告说,是黑街警司来你这儿提的人,手续齐全,你没办法不交。”

    刘队长一怔:“我这么说倒没问题,因为联防毕竟不是三大司法机构,人抓了也是给你们处理……可你们黑街这边提了人,也不好弄吧,能应付得了上面吗?”

    “有另案呗。”马老二非常懂地面上的这点道道:“就说魏坤在黑街也有案子,这边提回去调查。至于老毕那边怎么交代,你就不用管了。”

    刘队长闻声有些犹豫。

    马老二伸手拽开车门,从副驾驶上拿了一个提前准备好的黑色塑料袋,直接塞到了刘队长军大衣的兜内:“拿着喝茶。”

    “我不是这个意思……。”

    “艹,折腾这么长时间,肯定不能让你白忙活啊。”马老二一笑:“也不太多,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拿着犒劳犒劳兄弟们。”

    刘队长推脱几句,立马笑着回道:“兄弟,我要把人交出去,你可得给我兜住底啊。不然上面问责,我这边就很难受了。”

    “一会我让黑街那边给你发个手续,你签个字,保证啥问题都没有。”马老二很严谨地回道。

    “妥,我明白了。”

    “行,那你把人领出来吧。”

    二人谈了一小会,就看似很轻松的把事情解决了。但马老二说话能这么好使,其实跟他刚才给了刘队长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而是双方长时间相处积累下的信任。

    有钱不代表一定就有关系,但有关系的一定不差钱。

    ……

    马老二在汽车旁边等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后,魏坤就被四个联防队帮忙的人架了出来,并且浑身被打的没一块好地方,显然是在里面没少遭罪。

    “没事儿吧?”马老二问。

    魏坤见到他有点惊讶:“你咋来了?”

    “小禹让我来的。”马老二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上车吧,兄弟。”

    “谢……谢谢!”魏坤虽然不明白发生了啥,可也能看出来是秦禹帮了自己。

    “没事儿。”

    马老二上了车,笑着冲刘队长摆手:“走了昂,刘哥,那天一块吃饭。”

    “慢点。”

    “好勒。”

    二人寒暄两句后,汽车急匆匆地离去,奔着市区赶去。

    大约十几分钟后,朱伟以黑街警司的名义给联防中队发了个传真,大致内容是魏坤跟黑街辖区内发生的几起案子都有牵连,这边需要提他回来调查。刘队长仔细看了一遍,直接签了名字,发了回函和转押手续。

    当天夜里。

    马老二没有把魏坤送到羁押场所,而是转交给了朱伟。

    一切弄妥后,时间已经不早了,马老二回到土渣街,匆忙洗了个澡,就沉沉睡去。

    次日,早上十点多钟。

    秦禹坐在黑街警司旁边的茶室内,轻声冲着牛海,还有魏坤生活村的几个老人说道:“人现在提回来了,就在我们警司……。”

    “谢谢,谢谢你秦司。”

    “这事儿太麻烦你们了。”

    “……!”

    众人纷纷抱拳说着好话,秦禹看着他们无奈一笑,摆手回应道:“现在先别着急谢我,人虽然提回来了,但事情还没结束。”

    牛海一愣:“人到你这儿,那后面的事儿不就好办了吗?”

    “没那么容易的。”秦禹摇了摇头:“魏坤开枪崩了那个什么姓毕的,又拿走了五百万,这是事实啊。人在我这儿,那也得走流程,我不可能私自就把他放了啊。”

    众人看着秦禹,静等下文。

    “这个案子的关键点啊,还是在被害人那边,只要他不愿意追究了,那这事儿就好办了。”秦禹尽量用对方能听明白的话解释道:“对面放弃追究责任,那魏坤在里面走个流程,我就能找人给他办假释。”

    “你的意思是……?”

    “这样吧,我先找人跟被害人谈谈,如果有戏的话,你们要准备一点赔偿款给对面。”秦禹直言说道。

    “行,行,这没问题,你告诉我一下,大概需要多少钱啊?”生活村的老头问道。

    “怎么也得百十来万吧,呵呵,给少了对面肯定不干的。”秦禹插手回道。

    老头听到这话,脸色十分焦虑,长叹一声说道:“你说这个小坤啊,还是岁数太小,办事儿冲动。跟那个毕总翻脸无非是为了点工程款,现在可倒好,枪开了,自己贪上官司不说,还要给人家再拿一百万,这还不如当时就答应给对面百分之三十返点呢。”

    “大爷,话不是这样讲的。开建筑公司难免会遇到欠款的问题,这一枪现在开了,以后或许就不用开了。”秦禹话语含糊着点道:“……呵呵,这把事儿过后,估计没几个人敢再欠魏坤钱了。”

    牛海闻声点头:“小秦说的在理。”

    “如果没啥问题,我就找人跟对面谈一下。”

    “可以,可以,我们也凑凑钱。”

    “好。”

    秦禹看着眼前的这几个老人,突然有点喜欢魏坤所在的这个小生活村。他们经济上虽然不富裕,但办事儿却非常团结。如果这个案子放在其它村子上,那工人拿完钱了绝大部分都不会再管什么工头。

    秦禹不可能自己去找毕胖子谈事儿,他想了半天,最终还是觉得马老二处理这事儿比较合适。而关琦回来之后,也是暂住在土渣街上的,所以马老二去的时候,把他也带上了。

    一件看起来很微小的事儿,正在慢慢撬动着全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