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01章 聪明人
    ( )霍文灿和周娥跟着尚大掌柜,直奔丞相府。

    成都城里的丞相府,当然好找极了,几个人沿着宽敞大道,一路策马,很快就到了丞相府大门外。

    离得老远,霍文灿和周娥就默契的下了马,离得近些,尚大掌柜和几小厮牵着马站住,霍文灿和周娥继续往前,请见丞相送拜帖。

    门房进去出来的很快,回报说:丞相没在府里。

    霍文灿和周娥没有丝毫意外,简相要是叫他俩进去见了,那才让人愕然意外呢。

    周娥上前,递上谢泽的拜贴,请门房转交丞相,就和霍文灿和一起,转身走了。

    门房捧着拜贴,刚进了大门,就被简相长孙简如璋伸手拦住,“给我就行了,回去!”

    门房唯唯诺诺,垂手退回。

    简如璋两根手指捏着那张泥金压花,厚重挺括的大红拜贴,拎起来,眯眼看了看,才用另一只手捏着拜贴,伸手指翻开,扫了一眼,撇着嘴:“一笔烂字!”

    说完,拎着那张拜贴,径直往他爹简明哲那座书房院子过去。

    简相次子,简如璋的阿爹简明哲正坐在简如璋那间四壁放满书籍的书房里,拧着眉喝茶。

    “你舅舅到了没有?”看到儿子,简明哲忙问道。

    “舅舅还没到,这东西先到了。”简如璋将手里那张拜贴扔到他爹面前。

    简明哲伸手翻开拜贴,看到谢泽两个字,仿佛烫了手一般,将拜贴甩开。

    “阿爹胆子也太小了!”简如璋带着几分瞧不上,斜瞥了他爹一眼。

    “这不是胆子小不小的事儿,就算小事都要谨慎,何况是这样的大事?要谨慎再谨慎。”简明哲一脸烦恼。

    “阿爹就是胆子小。”简如璋嘴角往下扯。

    他既瞧不上他爹,也对他爹一肚皮的意见。

    要不是他爹过于胆小怕事,要是他爹敢站出去,这蜀中,哪有他那个混帐大伯的立身之处?这蜀中,早就是他的天下,他这会儿就算不是皇帝,太子之位,也早就正了名了!

    “舅舅小心那根花枝,昨儿我跟阿爹说,这根花枝该让花匠修剪了,阿爹说,这棵树,就这一枝旁逸斜出的不俗。”

    外面传进来简明哲的二儿子简如琦的声音。

    简如璋听到简如琦的声音,脸色就阴沉下来,听到花枝该修剪,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去迎迎你舅舅。”简明哲只当没听到简如璋那一声冷哼。

    简如璋勉强站起来,懒散两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着离门口没几步的舅舅黄参议,抬手拱了拱,“舅舅来了,我和阿爹等了很久了,茶都喝了两三杯了。”

    “有点儿急事绊住了,听说那边已经上门送过拜贴了?”黄参议紧拧着眉,随口应付了一句简如璋的抱怨,从简明哲看到桌子上那张醒目的大红拜贴。

    “你看看。”简明哲虚点了点拜贴。

    “舅舅请坐,舅舅一路上赶得急,先喝杯茶缓一缓。”老二简如琦殷勤恭敬的让着舅舅黄参议。

    简如璋狠盯着弟弟简如琦,冷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舅舅的亲儿子。”

    “阿璋,怎么说话呢?”简明哲皱眉薄责道。

    “没事的阿爹,大哥就是这样的爆脾气,我不会跟他计较的。”老二简如琦忙冲他爹笑道。

    “我怎么爆脾气了?”简如璋看着弟弟简如琦那一脸笑,额头上的青筋都要暴起来了。

    “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兄弟还顾得上争吵?”黄参议皱眉责备两人。

    “舅舅教训的是,不过我没跟他吵。”简如琦欠身答应的极快。

    “你没跟我吵?那就是我跟你吵了?你就是这样对待长兄的?”简如璋恼了。

    “好了!”简明哲烦恼无比的揉着眉间。

    “这都什么时候了?啊?”黄参议从简如璋看到简如琦,再从简如琦看回简如璋,“这战书都送上门了,你们兄弟,这会儿是要兄弟同心!”黄参议一巴掌拍在书案上。

    简如琦斜瞥着简如璋,简如璋狠瞪着简如琦,冷哼了一声,没再开口。

    黄参议见他俩不吵了,松了口气,手指点着拜贴,看着简明哲,话里有话的问道:“老丞相呢?”

    “一早上说是出去了,没说去哪儿。”简明哲眉头拧得更紧了。

    “这是好事儿!”黄参议紧拧的眉头舒开,露出笑容。

    “嗯?”简明哲一下子瞪大了双眼。

    简如璋和简如琦一起看着黄参议。

    “老丞相信息之灵通,非咱们可比,连咱们都知道他们今天要到成都城,老丞相必定更清楚,明知道他们要来,老丞相却一早就避了出去,这是为什么?”

    黄参议捻着胡须,一脸的高深。

    “嗯?为什么?”简明哲顺口问道。

    “翁翁不想见他们?”简如璋脱口道。

    “是要让他们知难而退?”简如琦立刻接话。

    “这只是一,一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其二!”

    黄参议竖着两根指头。

    “你们想想,他们到了成都城,必定要上门磕见老丞相,老丞相不在府里,那该怎么办?”

    黄参议顿住话,将齐齐瞪着他的三人挨个看了一遍,才接着道:

    “你们想想,平时,有人上门请见老丞相,老丞相不在府里,都是怎么办的?”

    “让他回去,改天再来。”简如琦答的极快。

    “那是文武百官。这个不一样!”黄参议没好气的斜了简如琦一眼。

    简如璋幸灾乐祸的笑看着简如琦。

    “老丞相不在府里,那自然就是二公子代老丞相处理这件事,对不对?

    当然,大公子要是在,那肯定是大公子,可大公子不也不在府里么,是不是?大公子早多少天就搬到后山去了!

    老丞相明知道大公子不在,他一大早就走了,这什么意思?

    这意思是:这事儿,他要交给二公子,还有大少爷和二少爷处置!

    这不是好事儿么?”

    黄参议不卖关子了,一口气说出来,端起杯子,抿着茶斜看着三人。

    “可不是!”呆了一瞬,简明哲明白了。

    “我早就知道翁翁是这意思!我早就跟阿爹说过,是吧阿爹?我早就跟你说过吧?翁翁的心思,我一向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简如璋板起后背,气势如虹。

    “舅舅您看,会不会是,翁翁拿这件事,一来看看阿爹这执政的才干如何,二来,也借着这事儿,给阿爹树威?”

    简如琦拧着眉,深想了一步。

    “二哥儿虑事周到!”黄参议满意的看着简如琦,夸赞道。

    简如琦抬起下巴,斜瞥了一眼瞪着他的简如璋。

    “那咱们?”简明哲眉头舒开了片刻,就又拧上了,那他们该怎么办?

    “杀了他们!”简如璋拍着桌子,一句话说的杀气腾腾。

    “你瞧瞧你……”

    “大哥儿说得对,此时,只宜快刀斩乱麻。”黄参议打断了简明哲的话,眯眼道。

    这回,轮着简如璋抬下巴了。

    “这可不是小事儿……”简明哲寒瑟了下,看着黄参议低低道。

    “你这会儿不能只替自己着想,你要替孩子们着想。

    自古以前,投降的帝王之家,有几个人能活下来的?”

    “一个都没有!史书上有!”简如璋一句话接的飞快。

    “大哥儿说的对,那二王后,哪一家不是从远到不能再远的旁支偏支,挑一个最不成才的,当一个脸面而已。

    你,大哥儿,二哥儿,都只有一个死字,慧姐儿一个女孩儿家,也许能有一条活路,被那一对父子留下来,当成他们仁德的证明。

    刚才大哥儿说了,能活下来的,史书上没有,杀尽杀绝的,史不绝书啊!”

    黄参议拍着书案,痛心疾首。

    “阿爹,这种时候,你得拿出胆量来!”简如璋瞪着他爹。

    “阿爹,咱们面前只有这一条生路,您还犹豫什么!”简如琦接着瞪他爹。

    “不是,我不是犹豫,我是……我是说,得好好议议细节。”简明哲挺直后背。

    “这有什么好议的?我去翁翁院里,拿支令箭,带人出城,杀了他们!”简如璋猛一巴掌拍在书案上。

    “大哥儿,我跟你说过多少回,凡事要深思熟虑,千万不能一腔孤勇……”

    黄参议的话没说完,就被简如璋打断,“这怎么能叫一腔孤勇?一腔孤勇有什么不好?翁翁说过,他当初拿下蜀中,凭的就是一腔孤勇!”

    “那你打得过安孝锐吗?你连马都骑不稳。”简如琦看着盛气无比的兄长,讥讽道。

    “好了!都什么时候了?”简明哲烦恼无比的拍着桌子。

    “你们兄弟,得分的清楚什么时候该争,什么时候该兄弟同心,这会儿不能兄弟同心,你们兄弟,就只能在黄泉路上再争个长短了。”

    黄参议瞪着两人教训道。

    简如璋哼了一声,拧开了脖子,简如琦冲黄参议恭敬拱手,“舅舅教训的极是。”

    “这成都的城防,一直握在大公子手里。戚诚这个人,就是大公子养的一条狗。

    大公子就算能拿到老丞相的印信,能调动得了戚诚吗?调动不了戚诚,大公子能带从少人出城?

    姓谢的带的那一千人,必定都是精挑细选的军中精英,剑门关递过来的信儿,说姓谢的身边,捉生将极多……”

    “捉生将不一定擅长对阵……”简如璋一句不服没说完,就被黄参议打断,“大哥儿和二哥儿身边那几个近身护卫,都是捉生将。”

    简如璋闷声不响了。

    “姓谢的自己是员良将,他身边那个叫周娥的,以勇猛著称,虽然是个女人,却比男人狠多了,更何况还有安孝锐,再加上他那一千精英,大哥儿觉得,得有多少人,才能杀了姓谢的?”

    “我觉得最少一万人。”简如琦愉快的接话。

    “再说,姓谢的这会儿在咱们成都府,在咱们的砧板上,咱们也犯不着跟他们拼一个勇字。”黄参议接着道。

    “那你说怎么办?”简如璋驳不倒黄参议,却不服气。

    “要以智取!”黄参议欠身往简明哲身边靠近,“我晚来的这一会儿,就是等一个信儿,听说姓谢的去清虚观了。”

    “翁翁常去清虚观。他是去等翁翁的?翁翁今天去清虚观了?”简如璋紧张起来。

    “老丞相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肯定没去清虚观!”黄参议一脸的智珠在握,“姓谢的往清虚观,必定是空手而归,那他下一步呢?会去哪儿?”

    “去哪儿?”

    简明哲简如璋简如琦父子三人,齐齐问道。

    “后山,见不到老丞相,姓谢的必定要去后山找大公子。”黄参议靠回椅背,一脸笃定,随即又干笑了一声,“姓谢的可真是没把二公子,大哥儿和二哥儿放眼里啊。”

    简明哲拧着眉,没留意黄参议后面那句没把他放眼里,简如璋却气白了脸,不把他爹放眼里也就算了,竟然没把他放眼里!

    “那咱们在他去后山的路上?去大伯那座芦棚要经过咱们家那座庄子,那庄子里,可都是咱们的人!”简如琦一脸兴奋。

    “我就说,二哥儿是个凡事思虑周全的。

    我也是这么想,那座庄子,是个好地方,埋伏了人,到时候一涌而出,那条路,一边是咱们的庄子,另一边,可就是悬崖峭壁!”

    黄参议眯眼道。

    “我带人去!”简如璋狠瞪一眼简如琦的同时,急急抢话道。

    简如琦想说话,却被黄参议踢了一脚,急忙闭上了嘴。

    ……………………

    谢泽和李苒等人回到邸店,霍文灿和周娥早就回到邸店,正在阔大的院子中间,和李清宁,桃浓等人围坐在一张粗糙的白木桌子四周,喝着茶说话。

    让谢泽和李苒有点儿意外的,是鲍二爷居然也坐在中间。

    看到谢泽和李苒进来,众人急忙站起来,鲍二爷一脸笑,冲谢泽和李苒连揖了两下。

    “他说他哥没在家,门房上不知道去哪儿了,他过来说一声。”桃浓指着鲍二爷解释道。

    “对对对,我大哥没在家,说是一早上就出去了,门房上肯定不知道我大哥去哪儿了,大嫂也没在家,说是去文殊院上香去了,我想着,还是过来说一声。”

    鲍二爷忙跟着解释。

    李苒无语的看着鲍二爷,他大哥大嫂在不在家这事儿,过来跟他们说什么?

    霍文灿从桃浓那句解释起,就开始笑,等鲍二爷开始解释时,笑的更厉害了,一边笑,一边拍着李清宁,“往后,你俩得多亲近亲近,难得有个跟你差不多聪明的。”

    “跟谁差不多聪明?我瞧着他这倒三不着两的样子,跟你一模一样!正好,他最爱跟你亲近!”李清宁一巴掌拍开霍文灿的手。

    “赶紧回去吧,你大哥回来,必定要寻你说话。”谢泽神情温和,交待了鲍二爷一句,示意周娥和霍文灿,“明天去青城后山,进来议议。”

    鲍二爷应了一声,恋恋不舍的往外走,桃浓一边笑,一边跟在鲍二爷身后往外送。

    周娥掉头跟上谢泽,霍文灿拉了把李清宁,李清宁犹豫了片刻,紧走几步,跟在霍文灿身后,也进了屋。

    进了正屋,谢泽才看着周娥问道:“尚大掌柜呢?”

    “回来的时候,在店门口碰到个脚夫,看样子尚大掌柜认识,俩人头抵头说了几句话,尚大掌柜就说他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出去了有三刻钟了。”

    周娥答的详细。

    谢泽嗯了一声,看向安孝锐刚刚拉开铺好的地舆图。

    “青城山景色极佳,我和大哥他们去过,在山上道观里住过几天。

    从咱们这里过去不远,明天天亮出发,天黑前回到邸店,绰绰有余。”

    安孝锐指着地舆图道:

    “进山之前,一路上人家不断,小镇子一个接着一个,都很热闹,进山之后,稍微险一些,不过山上道观极多,庄子极多,散修的道士更多,那些道士在树下树上,石头底上石头上面,搭了各种各样的窝棚居住,很有意思。”

    “我带人先走一趟,摸摸底,现在就去。”周娥伸长脖子看着地图,安孝锐声音刚落,就干脆直接道。

    “不行。”谢泽一口拒绝。

    “咱们到这儿来,要让他们看的是善意,还有信任,你带人走这一趟,瞒不住人。”李苒挨着周娥,低低和她解释了几句。

    周娥哈了一声,不说话了。

    “尚大掌柜回来了。”门外,桑枝的禀报声传进来。

    李清宁忙紧几步过去,替尚大掌柜打起帘子。

    “不敢当不敢当。”尚大掌柜冲李清宁欠了欠身,又冲李苒欠了欠身,看向谢泽笑道:“王二爷在外头。”

    谢泽一个怔神,立刻吩咐道:“快请!”

    李清宁离门口最近,一个箭步冲前,再次打起帘子。

    门外,王舣一件极普通的本白长袍,伸手扶着门框,迈步进了屋。

    “你瘦了不少。”谢泽急迎前几步,看着王舣,露出笑容。

    “在城里歇了一个来月,胖些了。怎么住到这里来了?”王舣看向尚大掌柜。

    “尚大掌柜是先安皇后的陪房,受命到了蜀中。”谢泽的解释简单明了,不过已经足够了。

    “晚辈失礼。”王舣立刻长揖到底,冲尚大掌柜连见礼带陪不是。

    “不敢当。”尚大掌柜侧身避让。

    “都坐吧,你先说说。”谢泽示意王舣和尚大掌柜。

    “我陪安家姑奶奶到这儿当天,安家姑奶奶就说事情办好了,让我先回去,她说她要在这儿看着。

    我也没走,不过,我住在城里德家邸店,安家姑奶奶没住邸店。

    安家姑奶奶很好。”

    最后一句,王舣看向安孝锐。

    “我和阿苒明天去青城山,拜访简大公子。”谢泽看着王舣,直截了当道。

    “安家姑奶奶前天过来见我,说你到了之后,最好先见大公子,再见简相。”王舣笑道。

    “什么时候去?我去安排安排?”见谢泽看向他,尚大掌柜忙欠身笑问道。

    “明天一早,天黑前赶回来。”谢泽答了句,看向王舣,“搬到这时来住吧。”

    “我还是留在德家邸店比较好,安家姑奶奶找我便当。再说,你这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人,也不好。”王舣犹豫了下,笑道。

    “嗯。”谢泽应了,起身送王舣出去。

    书客居阅读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