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八章 让你不跑
    枪响声不断,弥漫在剿匪军上空的硝烟也在不断的加重。

    由于枪响声在耳边吵个不停,加上弥漫的硝烟遮挡了视线。所以,此时在第一道矮墙射击的剿匪军战士,根本不知道清军已开始溃败了下去。

    在清军不断溃逃的同时,剿匪军也在不断的加快着换防的工作。因为这战线看起来防御力很牢固,但谁也说不准清军什么时候可能会突破过来。

    只有在前面的铁丝网还在的时候,他们才是安全的。所以他们必须要拼命的射击,只有保护住了那道铁丝网的安全,他们才是安全的。

    很快,剿匪军的换防工作就有条不紊的完成了。而清军前两个进攻方阵中侥幸活下来的人,也在不停的溃逃中回了离剿匪军防御战线六十丈的范围内。

    清军西南路的绿营兵一共分了六个进攻阵队,每个阵队之间相隔了四十丈左右的距离。

    而前面两个阵队中溃逃回来的绿营兵,此时所在的离剿匪军防御线六十丈的范围,却已经是清军绿营兵阵队中进攻马鞍山的第三个阵队的后面。

    这清军绿营兵的第三个进攻阵队,在一开始冒头就已经受到剿匪军火枪猛烈打击,几个瞬息的时间,便倒下了不少的人。

    在受前面两个阵队逃回来的绿营兵的影响,此时他们也已经毫无战斗意志,跟着转身溃逃了去。

    “跑啊,大家赶紧逃吧,反贼要杀过来了…”

    “反正杀来了,不想死的赶紧逃吧,前面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败了,清军败了赶紧逃,想活命的赶紧逃…”

    ……

    剿匪军射来的子弹,不断的在耳边飞。

    此刻,在溃逃之人口中不断涌出各种清军已经大败的负面信息传来。在清军绿营兵第三进攻阵队中,此时也没有人还愿意站在那里疑虑,这事实是否是真。

    剿匪军进攻过来的身影没有看见,但是飞过来的子弹却是在不断的射杀着停留在这里的人。

    “啪…”

    一个子弹击中了一个想要继续前行的绿营兵的身上。

    只见他右侧的肚皮上被打出了一个血窟窿,子弹透过了他的身体,飞了出去。

    此刻,鲜血瞬间涌出。这名绿营兵还没有来得及哀嚎便疼痛的晕死了过去。在那阔大的伤口中,流出了小半截肠子出来。

    “呕…”

    亲目睹了这一切的另外一个绿营兵,忍受不住这血腥的一幕,立马肠胃翻腾的呕吐了出来。

    在那一片糜烂的呕吐物中,甚至依稀可见他在中午的吃食中还没来得及消化的腌菜。

    “啊…”

    此刻,他没有任何一丝疑虑,把手中的刀向前一扔,便转过身去跟着那些溃逃的人一起逃跑了。

    前面三个绿营兵方阵的异样,自然引发了第四个绿营兵阵队的注意。但是,四十丈的间隔距离,对于奔跑的人来说,这不过是几息的时间罢了。

    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却是不足以让在清军绿营兵第四个进攻阵队的督战队应对得过来。

    甚至,不少的绿营兵第四个进攻阵队的人,在看到了前面已经溃败之时,也调转了身子往后跑了起来。

    “停下来,你们都停下来,是不是想死?赶紧转过身子去,往冲向前,不然就别怪老子的刀不客气了。”在看见自己阵队中已经掉过了头来往回跑的人,第四阵队的督战队员纷纷抽出了自己的腰刀,对着那些准备溃逃的人恶狠狠的说道。

    “大人你也看见了,前面已经溃败了,我们这点人冲上去能顶什么用,请你让开路来让我们赶紧逃吧,留给弟兄们一条活路啊!”虽然自己手中也拿着军刀,但是面对督战队的人时,这些准备溃逃的绿营兵却是不愿意跟他们刀戎相见,只好站在他们的面前苦口婆心的哀求着。

    “别跟老子说那么多废话,老子得到的命令就是,看着你们冲向前,你们要是不往前冲,老子就是失职。那样的话,就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了。”只见那督战队的将领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们。

    在这些人对话的时间里,前面三个阵队溃败的人一下子就冲击进了这清军绿营兵第四阵队的阵型中。

    原本在第四战队的绿营兵,还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跟着这些溃兵一起逃跑。但是在看见那些溃逃着依旧被剿匪军射来子弹击中的人时,那惨烈的死状,让他们不再犹豫了起来。

    “跑啊…赶紧跑,反贼杀过来了…”

    “败了…败了,赶紧跑吧,再不跑可来不及了…”

    ……

    溃逃的人群中,清军已经败了的吆喝呐喊声依旧在不断的传来。

    ”站住,都站住,你们这像什么样子,赶紧给我滚回战场去,再不回去就别怪老子就地砍了你们。”这时,第四阵队的督战队将领拦住了几个是由前三个阵队溃逃回来的人,大声喝骂了起来。

    “滚,赶紧给老子滚,别在这里跟老子说风凉话,老子阵队二千多人,现在就剩不到百来人。你们还想怎么样?别再在这里拦着老子的道,惹急了老子,可别怪老子对你们不客气了,老子的刀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狗屁的督战队。”被拦住了道路的溃兵,手举着刀,满眼通红的,望着那督战队将领恶狠狠的说道。

    “好,老子现在倒是要看看你们几个有什么本事,可以对我们不客气,兄弟们给我上,砍了他们。”被一个溃兵威胁的督战队将领,不由得火冒三丈的怒吼了起来。

    “是…”

    这督战队将领身旁的几名亲兵立马提刀向前,准备与那几个敢对自家大人出言不逊的溃兵交战。

    “啪…”

    一身子弹击中东西的声音传来。

    瞬间,有血肉横飞。

    刚刚还在怒气叫嚣的督战队将领,脸上血肉模糊的倒地身亡了去,留给周围的人满脸的迷惑。

    突然间那名被拦的溃兵感觉自己左边的耳垂一疼,他伸手一摸,竟有鲜血流出。

    原来是一颗子弹擦过了他的耳垂,直接打在那名督战队将领的右脸颊上。

    “哈哈…现在知道错了吧,让你拦着我,让你不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