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1CH 123
    “小姑娘?”在夜色落下的时候,那个老人真的慢慢恢复了神智, 看着小心翼翼地站在不远处的希融, 愣了一下, “你是……”

    “我是来找您的, 有些事情想向您打听。”希融轻声说道。

    “向我打听?”老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下子露出了一些仓皇的神情, “你要跟我打听什么?!”

    希融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想找一个人, 应该是个年轻人……我想, 他应该和你说的‘原住民’有关系……”

    希融做好了心理准备, 当她说出最后三个词的时候,这个老人会突然发疯, 或者是给出其他过度激烈的反应。不过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这个老人什么都没有做, 他看上去反而平静了下来。

    “来问我事情, 关于找人的……”老人定定地看着希融, 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她穿了一件方便运动的上衣, 过长的部分随便在偏左的部分打了个结, 看起来是个很干净也很年轻的女孩子。虽然态度和口气很老成,可是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衣服式样很随意但是质地很考究, 生活就算不富裕也绝对也算得上优渥。

    老人浑浊的眼睛盯着希融看了好一会儿, 这才很认真地开口问了她:“我看你穿得不错, 也不像是饿着了的样子, 那边那个小孩看你也挺尊敬的,你,过得不错吧?”

    希融眨了眨眼睛,没猜到老人为什么这么问:“是啊,过得不错。”

    “那你为什么要找他呢?”老人看起来几乎是有点痛心疾首,“你日子过得不错,社会地位看起来也不差。我不知道你找他做什么,是想要一个谜底还是想要找那个人,你为什么要找他呢?你过得这么好,他在不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希融也忍不住愣了一下,看着那个老人。老人的表情近乎是怜悯的,似乎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在任性胡闹。

    她已经不记得那个人到底是谁了,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说到底,那个人现在在她的记忆里面,也不过是那么一团模模糊糊的影子。说是为了找到答案去找他当然不可能,说是那个人真的能影响自己的生活,那希融自己也不太相信。

    是啊,她一个人已经能过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试着找他?那个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去找他呢?

    希融突然有点迷茫,然而“停止寻找”这个念头一旦蹦出来,骤然之间,希融发现自己如此难过。这个人

    “我要找他。”希融轻声说,“没有这个人在,我确实也活得很平顺,这个世界上,确实也没有谁离开了谁就不能活或者不能好好活的道理,我也确实不知道,假如和他在一起,我会不会过得更好。”

    希融停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但是我愿意冒一切风险去找他,就算毁了我现在的一切,就算以后过得还不如现在,我也愿意这么做。独自一个人我能过得很平顺也很舒服,但是假如找到那个人,我会过得很‘好’。您,明白这个区别么?”

    老人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你会后悔的。”

    “或许会吧。”希融点了点头,“但是假如我现在放弃,我接下来的人生一定全部在后悔。”

    “他是你的爱人?”老人并不打算松口,甚至是有点疾世愤俗,“年轻时候最容易相信的就是爱情,其实根本靠不住。别找了,我大概知道你在找谁,那种人一定不会开心的。”

    希融停了一会儿:“你确实知道他的事情?”

    “我不知道。”老人的声音陡然之间提高了,然后慢慢地降了下去,“我只是知道有一个差不多的人,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造了一个新的世界,然后才发现那种事情不可能没有代价,而有人替他付了那个代价。而且我听说,他后来有了个儿子走了他的老路。”

    希融沉默了一阵:“他没有。”

    “他改变了这个世界!”老人高声叫了起来,“他又改了!你注意到了吧?他根本没有问过别人怎么想,自顾自地把世界改变了!自私的小鬼!”

    希融抬起头,看着这个固执的老人:“假如他做的事情影响了整个世界,那么轮不到一个或者两个人来评判他是不是自私。更何况,他没有试图改变整个世界,他没有试图改变整个世界。否则的话,我们不会还在这里。”

    老人被梗了一句,居然没想到怎么反驳。这个世界确实被改变了,但是也确实没有像之前那样彻底被颠覆一次,只余下他们几个人守着那一片残渣。这看起来更像是某种权衡的后果,但是他实在是不想承认这一点。

    “你喜欢那小子,你总是袒护他的。”老人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这么不甘心地嘟囔着。

    希融觉得自己没有耐心了,因而站了起来,四处环顾了一下,微微地笑:“既然你说到过得好不好,那想必你是觉得过得好就是一切的。那你现在过得好么?”

    希融看着对方,想着对方刚才说那些话的神态,想起来当初卓恒评价这些人的那句话——“假如笑白是为了救他们才力竭致死的,那为什么我到那里的时候,那些被救的人一个都不在?”

    “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钱。”希融看着那个老人眼睛里露出傲慢的不屑地神色,语速飞快地说了下去,“在荒漠里面守着那个旧世界的残片生活得不好吧?到这里之后,一直被人当疯子,过得也不好吧?也想买套房子,洗个热水澡,吃顿饭,看看电视,过点好日子对吧?你说得对,人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即便知道希融这句话几乎是恶意的,但是那个老人还是因为后半段话描述的愿景而有所松动。

    即便是心里松动了,他脸上依然不愿意让步:“哼,不过是等价交换而已,说得那么好听做什么。我不知道你找的那小子去哪儿了,但是我知道他们那类人对这个世界为所欲为之后确实都会消失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会出现的,至于出现在哪儿,应该也是熟悉的地方吧。你这两年都是怎么找他的?”

    希融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她为了寻找这个人,这几年几乎满世界逛了一圈,只有有消息说什么地方有任何超自然的现象,她都立刻以“生物研究”的名义赶过去看一眼,试图找到那个人的线索。

    ——然而她忘了,假如那个人也想找她,应该怎么找。

    在她一愣神的功夫,那个老人已经站了起来,扬着头强撑着傲慢的表情:“交换完成了,给钱吧。”

    希融也没犹豫,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飞快地用笔在背面写了密码:“这是我的卡,不记名的,送出去就不能挂失了。”

    老人显然不信任她,转头看了看信鸟的少年。信鸟点了点头,表示是真的,老人这才伸手去接。

    结果他抓到卡的时候,希融却并没有立刻松手。老人愣了一下,看到希融直直地看着自己,脸上虽然在笑,然而眼底却并没有笑容。老人眉头一扬,正打算喝斥希融反悔,却听到她低低的声音:“对了,你记不记得那个救了你们,把你们带到这边来、然后半死不活的时候被你们抛下的少年?”

    老人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看到眼前的女人站了起来,笑得令人毛骨悚然:“他是我的弟弟。”

    那是希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希融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他有一千个理由可以解释,他们曾经在那片被抛弃的空间里经历了多么残忍的事情,所以他们的心性多么残酷。他有一千个借口已经到了嘴边,解释为什么他们当时抛下了笑白,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面对着什么样的世界,没办法带上濒死的累赘。

    可是希融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其实他自己内心也清楚,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有一个少年为了救他们而濒死,然后他们抛弃了那个少年,仅此而已。

    希融没有说会不会报复,老人惊慌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在他心头挥之不去,并且或许永远不会离去了。

    ————

    回到市里之后,希融先去看了洛白。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回来了。”洛白眼角的皱纹看起来又深了不少,这些皱纹的存在不仅没有让他看起来慈祥一点,反而更加令人敬畏了。希融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白色制服下面依然笔直的背脊,忍不住伸手,把他手里的烟抢了下来:“别抽了,对身体不好。”

    “怎么了。”洛白难得脾气很好地没抢回来,手在半空中悬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上一次抢我的烟让我别抽了,还才这么高。”洛白说着动手比划了一个半条胳膊长的小人,“那会儿不懂事,什么都敢,等年纪大了,反而开始怕我了。”

    “我不是怕你。”希融把手里的烟掐了,扔到旁边的烟灰缸里,“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交流,你那时候……看起来比我还不像是人类。”

    “现在像了?”洛白也觉得现在这种对话的氛围很奇怪,大概是第一次出现在他们父女之中,意外的并不令人不舒服。

    “人类……总是会老的。”希融微微侧开眼睛,“所以感觉上像是个人类了。”

    洛白微微眯起眼睛:“真是奇怪的描述。”他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去口袋里摸烟盒,刚刚摸到,就又想起来希融刚刚抢了他一根烟,忍不住尴尬地停住了手:“对了,要不要搬回来住?你的房间还留着,而且你之前的身份被登记成失踪了,你要是不想人人都知道你回来了,最好也不要再用那个身份出现。”

    希融点了点头:“也好。”

    “对了,有个地方我想你应该先去一下。”洛白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办公桌旁边的抽屉里翻出一串钥匙,“地址在钥匙扣上,你去自己过去吧,记得回来吃饭。”

    希融愣了一下,不明所以地接了过来。钥匙扣上确实有一个手写的地址,是她自己的笔迹。

    “别多想。”洛白起身,稍微把一只手耷在她肩膀上,“很多人都不记得他了,也有很多相关的人还记得。他不希望你记得,或许只是觉得,他要是不存在,你会过得更好。”

    ————

    那个地址所在的,是一个单人公寓。

    希融推门进去的时候,才发觉这个公寓应该是有人住着的,东西收拾得很整齐,茶几上的空气净化器还在微微作响。一副金丝眼镜儿端端正正地放在旁边,再旁边,是沙发和睡眠舱。

    有好些记忆在脑子里闪回了起来,她曾经在这里呆过不短的时间,不是她一个人,还有一个年轻人,看不清楚脸,但是总记得他微微笑着的嘴角,修长却有力的手,桌上的饭菜,还有他每天出门时候的问候。

    希融愣了一下,站了起来,四处找了一圈。然而公寓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希融在公寓里等到快要到晚饭的时候,也没有能等到公寓的主人。她站了起来,有些失望地握着钥匙向着门口走过去。打算明天再过来等。

    走到公寓楼下,希融上了车向着洛白家的方向开,经过大学的时候,突然有些怀念,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想稍微逛逛。太阳已经垂到了西边,余晖照得学校里一片通红。希融顺着小路向前走,一直走到生科院的楼前停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已经有些旧的扶手,顺着大楼外缘的楼梯向上走。

    晚风吹在脸上很舒服,是一种平淡的舒服。从那件事情之后,一度紧张的局势缓和了下来,这晚风也是一样,舒缓而令人放松。即便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是糟糕的天气也不知道战争会不会卷土重来,起码这一刻,他们还能够守护得了。

    踏上最后一阶台阶的时候,希融惊讶地发现天台上已经有人了。

    青年人听到上来的声音转过了头,看到希融之后稍微有些惊讶,随即微微地笑了起来:“好久不见……抱歉……抱歉让你忘掉了……我之前需要一个地方,把自己的重新拼起来,拼起来之后我已经不完全是之前那个人了,所以我觉得让你忘掉……而且,我现在是人类了,和你已经……”

    他的话没能说完,一个巨大的拥抱让他停了下来。

    青年微微垂下了眼睛,终于回抱住了希融:“抱歉。”

    他顿了顿,又笑了起来:“还有,说迟了的,我爱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