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九章 (四大结局)闲话青州
    “跟九姑娘学的呗。”金菊回眸一笑,继续低头对帐本。

    “话说你这样回拒江家仆人,是不是有点不妥当。”葛海搓手问。金菊哼了一声,“九姑娘自己还有个亲弟弟,哪轮得到大房二房的堂兄弟来打这些财产的主意等九姑娘回来,我如实回禀就是。”

    “话说她跟煜王爷什么时候能回来”葛海好奇地问。

    “谁知道,自从绿萝和夏成办过婚礼,小香就跟红姨满江湖游历。九姑娘和萧公子就难得在青州城落脚,前些日子听说他们俩去了南陈,后来又听说去了大燕京城盛京反正到处游山玩水。

    咦,不过最近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再过半月,清风寨就要大办婚礼。李牧一直都是萧公子的左膀右臂,他跟秋霜的婚礼,九姑娘和萧公子是决计不会错过的。”

    葛海点头,“那倒是。等九姑娘回来,我要跟她说一说出海船队的事。梅家那几条商船早就不够用了,开春我们得增加船,最好能自己组建一支出海船队。”

    “你野心倒挺大,还组建出海的哩”金菊合上帐本,带笑睨着葛海。

    自从葛海把父亲接来青州,不久又在江离的撮合下,把葛海与金菊凑成了一对儿,隆重地举办了婚礼。

    金菊如今照旧管理江离名下的梅记青州布行。库房进出货的事宜,交与她跟几个掌柜协同管理,葛海原本是负责采购织锦原料的,现在抽调他去负责跑出海的商船。

    半月之后,大宋往清风寨的官道旁,丘大身后立着一排灰衣汉子侯在路边。

    远处驰来几辆马车,几辆车陆续驰过,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在丘大众人面前停下,垂着月牙白色的车帘里影影绰绰可见里面坐了个女子,一个蒙面的红衣女子赶车。

    “今天霜儿大婚,真的不进山寨看看么”丘大对着车厢说。

    车厢里好一阵静默。良久才有一个沙沙的悦耳女声说:“不了。我去了,只会给清风寨带来麻烦。再说,霜儿本不知还有我这个母亲,我就这样静悄悄离开,对大家都好。”

    一年前大燕占领大宋都城,跟大燕早有勾结的秦元化在宋京城攻破之后,没有等到大燕给他加官进爵,却跟宋帝一起被当成俘虏押解去了盛京,从此之后下落不明。

    八亲王在江南登基称帝,即位不久便下命令剿灭七毒教。现在边境暂时安宁,清风寨跟南陈和新宋朝关系都不错,这次婚礼两边朝廷恐怕都要派人来参加,此外还有无影门的人,范思诚范彥诚俩兄弟也会来,风夫人此时若出现在清风寨,的确不合适。

    丘大默默点了点,退后两步,看着马车离去,随即转身带着人赶回山寨。

    山寨中处处张灯结彩,议事厅前的场地上摆开了长长的流水宴席。

    议事厅里,新到山寨入伙的赵氏四兄弟跟楚风、陈鱼、赵懿、夏成等人正在起哄要轮流给李牧拼酒,乱哄哄闹成一片。

    李牧住处的那座小楼,江离金菊绿萝小香挤在洞房里陪秋霜叙话,红姨走了进来,身后跟进来一个人,笑容明媚,却是沅碧。

    “沅碧姐姐,你怎么来了”江离起身,笑着迎上去。

    沅碧笑挽着江离胳膊,“我夫君和三弟要来喝喜酒,我就跟来了。”上前跟秋霜相互见礼寒暄。

    婚礼过后的第二天,客人们陆续离开清风寨,范思诚特意来小竹楼跟江离道别。

    竹楼后面的小院,一张石桌,坐了三人。萧煜紧挨着娇妻,尽量想显示自己的大度,瞟范思诚的面色十分平静。

    丫头奉上三杯新茶,茶色青翠新绿,似乎腾腾的烟气都泛着浅绿,明明是芽茶,花香扑鼻。

    范思诚俊秀斯文的脸黑瘦了些,添了几分沧桑和坚毅。半年之前他得知江离和萧煜在南陈成亲的事,为此他很是消沉了一阵子。如今隔了半年再见面,他以为自己已经放下,此时跟江离对面而坐,才发现自己对她的喜欢并没有减少半分。

    他深深地看一眼江离,眼角扫一眼萧煜。

    一年多不见,她还是老样子。只是头上斜绾的乌髻梳成了飞仙髻。轻颦浅笑间,眉梢眼底偶尔也会流露出几分刁俏,但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恬静温婉。

    萧煜依旧着了一身月白长袍,他就那么闲闲往江离身边一坐,两人眼神动作气质竟然惊人地相似。

    他还能遇到她这样的姑娘么也能像眼前两人这般默契范思诚看在眼里,几不可闻地喟叹了一声。

    看着萧煜一副气定神闲心安理得的样子,范思诚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眨眼促狭戏谑:“江离妹妹,哪天你若对他烦了,把他休了记得来找我啊。”

    江离看得出他眼神中的忧郁,张了张嘴角,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玩笑话。

    “呸你个乌鸦嘴你下下辈子也休想等得到机会。”萧煜却是毫不客气地怼回去,并对江离挤了挤眼,“看吧,我就说这人对你贼心不死,所以我不放心。我还在这么他就能这么说,要我不在,他狗嘴里指不定还吐出什么话来”

    “嗯哼,玩笑话少说,还是说说正经事。”江离拿起茶来轻抿一口,转头问范思诚,“听说你把官职都辞了,为什么”

    范思诚微微睁眸,褐瞳眸光流转,明显活泼轻松不起来,样子反而显得更认真,“我发现自从八亲王当上了皇上,他就根本没心思收复被大燕攻占的半壁江山。跟着这样的人,守着这样的朝廷,我看不到希望。”

    面前的茶杯没动,范思诚深深地叹出口气,“我以前跟八亲王就不是只为了当官,现在又对朝政不感兴趣了,总不能白领俸禄不做事吧,所以我索性把官职都辞了,从今一身自由自在。”

    听他话里话外分明还是忧心国事,却妄谈什么自由自在。

    “你是加入了无影门,想借无影门大干一场吧”萧煜淡淡道破他的心思。

    范思诚眼底一亮,“正有此意。只是,无影门很缺资金”

    江离接过话说:“那几十只箱子我一直都给你存着呢,你说过以后会派人来取。你若现在需要,尽管拿去。”

    范思诚闻言默默看一眼萧煜。萧煜眼皮都不抬,“我没意见,我家娘子说了算。”

    “那好,过两天我就派人来取。”范思诚也不矫情。“说完正事,我也该告辞了。”

    他站起来一整衣襟,正色向江离道:“从今后我会把你当亲妹妹,希望以后见面,你还能叫我一声哥哥。”说罢拿起茶杯一气喝完,放下杯子,手掌慢慢放上江离头,轻按一下,“保重”

    说罢,转身就走。

    范思诚走得飞快,江离眨眼就看那背影要转不见了,眼泪滑出眼眶,大声送他,“思诚哥哥保重”

    范思诚的人影渐渐消失,挥起的衣袖,扬风,晃动一片青杏绿枝。萧煜揽住江离轻拍,两人目送着他走远。

    十多年之后,宋燕陈三国鼎立,成了三分天下之势。

    后来萧廷几子为争皇位内斗,三个死两个,剩下那个登基不到两年病死。其时北靖王夫妇俩育有两子两女。南陈几大皇族世家迎北靖王长子回南陈继帝位。这位皇帝跟他的爹娘一样,一生只有一位皇后,终身没有纳妃嫔。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