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九 章 辰雪神枪
    ,!

    “凌云破天!”

    也不知道身体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子的力量,杜君宝想也没想的便不由自主的将凌云枪法的最后一招打了出来,而惊人的事情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那长达十几米的紫金雷电包围之地上面竟然发出了道道恐怖的摩擦声,甚至是不但如此的,连那雷电都似乎也因此的胆怯无比的开始沸腾起来。

    龙吟声,怒吼声和可怕的摩擦声融为了一体……

    但是余独子的脸上却由惊讶变成了惊喜:“终于赢了吗?”

    那语气中说不出的惆怅和激动,但是更多的似乎是——尊敬,对于强者的尊敬……

    面对着那种种恐怖的力量加身,杜君宝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狠狠地一颤,而后便只是舞动着手中的长枪,但是期间的过程却已经被完全的打散了印象。

    等到他回味过来的时候,一切似乎也已经结束了。

    仿佛是一面蔚蓝镜子一般的天空上已经没有了一丝乌云的迹象,而那恐怖的电闪雷鸣也随即的消失,看着手中的长枪,杜君宝不由得双目微微的一凛。

    此时的长枪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刚才的那种惊人的光芒,依旧是银色的光泽,但是相对于刚才的那种夺目来说,却显得无比的古朴起来,大量的奇异花纹出现在了上面,隐约的可以从中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神秘气息。

    “成了,成功了,这就成功了。”杜君宝喃喃的低语道,脸上也露出了无法置信的神色,毕竟这一切仿佛是梦幻一般。

    余独子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而后的顺手将仅有的半瓶灵元丹狠狠地倒进了嘴里,而后精神快速的为之一振,身体也飞快的站立了起来。

    看着杜君宝还在惊奇不已的样子,他急忙的一把夺过了他手中的长枪,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长枪的枪身上面竟然爆发出了一抹幽蓝色的电芒。

    嗤……

    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之后,一股子烧焦的味道便由此的产生了,强烈的刺痛顿时的令余独子不由自主的将手中的长枪狠狠地扔了出去。

    “老子可是你的创造者啊,神器通灵,神奇通灵啊,但是你怎么就如此的对待我呢?”

    余独子抚摸着手掌,在那里一道恐怖的疤痕清晰可见,而此时的他那叫一个郁闷啊,这感觉就像是自己刚出生的儿子猛然的对着自己口吐人语,说对方不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看着在一旁就差要画圈诅咒的余独子,杜君宝的随后再次的拿起了长枪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的说道:“前辈,别伤心了,不要忘了,这长枪的上面的花纹可是由你刻上去的,那不是你们余家的标志吗?这一点任谁都是无法改变的啊。”

    “恩?”

    余独子闻言,随后才发现自己用家传秘法所凝聚出来的花纹却是已经完美无比的刻在了上面,心中不由得兴起了不小的安慰,但是却依旧颇为不爽的说道:“他奶奶的,这一次老子算是吃了大亏了,不过终于的打造出了一柄神器,这对于老子来说,已经是足够了,即便是死了,老子也有资格去和列祖列宗以及师尊们吹捧了。”

    神器,这便是神器!

    杜君宝再次的忍不住的抚摸了起来,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由得充满了他的内心,而在这种感觉下,杜君宝感觉到自己仿佛是和这长枪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一般。

    嗖……

    稳稳地将长枪以枪柄为主,飞快而笔直的立在半空中。

    银色中带着浓浓的蓝色光芒的枪尖在阳光下散发着诡秘的光芒。

    嗤嗤嗤……

    不觉间的灵元已经灌注在了枪身中,而后杜君宝的手掌飞快的把住了枪柄,疯狂的舞动起来。

    原本的凌云枪法在这一瞬间开始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而且随着杜君宝的动作,他所具有的凌云枪法竟然在这个时候飞快的融合了起来。

    无数的招式不断地在他的面前演化,配合着他心中的领悟以及手中的长枪,抢走龙蛇间嗤嗤之声络绎不绝,甚至是那强大的力道都令周围的空间开始不断地颤抖了起来。

    “终于开始进入了凌云枪法的第二个阶段了吗?”

    在杜君宝灵海中,老槐树的脸上默默地点头起来,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神色,凌云枪法虽然说是他传授给他的,但是在这其中却有着他所未曾说出来的事情,严格的说,这凌云枪法只是一种领悟,一种需要个人自创的存在。

    期间传授给杜君宝的虽然说也是凌云枪法,但是那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任何的一种存在,假如是自己所创造的话,那其中肯定是自己的领悟,因此一旦使用起来才会将威力达到最大的程度。

    感受着身体中的灵元如同是无穷无尽一般,杜君宝的嘴里忍不住的龙吟了一声,随后身体仿佛是龙虎一般,以龙蛇步为根本,整个庭院中的方圆百米的范围中竟然全部的布满了枪影的存在。

    “枪指凌云!”

    轰……

    随着杜君宝的一声低喝声,顿时全部的枪影竟然猛然的形成了一个巨大

    无比的枪尖,而后在杜君宝的控制下,飞快的旋转中一道道可怕的灵元飞快的破开了空间的阻碍,狠狠地打在了那地面上。

    蓬……

    没有任何的悬念,一个长达十米大小的凹陷大坑就这样子出现在了杜君宝和余独子的面前,而余独子此时的脸上已经完全的呈现出了呆滞的状态,那恐怖的招数,那强大的堪称神技的力量以及诡秘无比的攻击角度,都令他已经无法置信这只是一个中级武皇的家伙可以做到的。

    原本在只是初级武皇的修为,杜君宝便有资格去和半步武帝的存在争斗,而现在杜君宝相信凭借着自己现在实力大增后的程度更加的可以对普通武皇级的强者做到秒杀的程度,而且若是配合上这把神枪的话,即便是高级武皇的强者,他也可以无视之。

    “那个前辈,似乎我们该吃点什么了吧。我饿了,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六天的时间了,都不吃不喝的,全靠那点点的灵元丹来维持,肚子中不断因此的咕咕作响,连嘴里都已经淡出鸟了。

    余独子闻言,脸上顿时的露出了愤怒的神色,他指着杜君宝的鼻子大声的吼道:

    “你小子,老子辛辛苦苦的给你炼制了长枪,你竟然还打算在这里混吃混喝不成?”

    但是他的话音刚刚的落下,随后一种奇异的香气再次的出现,只见杜君宝拿着一个白玉制成的瓶子对着余独子笑着说道:

    “哎,这可是最顶尖的一种丹药了,本来还想送与你老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我拿回去吧还是。”

    余独子的双目差点瞪出来,而看着杜君宝就要离开,虽然知道这丫的肯定是故意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说道:

    “别别别,在这里多好啊,我们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相互的交流一下啊,来人啊,赶紧的给老子准备一桌子好酒好菜……”

    六天的时间了,面对着这一桌子的精致美食,杜君宝和余独子简直就像是两个禽兽一般大肆的吃喝起来。

    吃到了中间环节之后,余独子猛然的对着杜君宝说道:

    “这柄神枪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看着余独子那一脸向往的神色,杜君宝便知道了对方的意思,而后笑着说道:

    “起名字我不在行,所以说还是让你来吧。”

    余独子闻言,双目顿时的露出了激动的神色,甚至是杜君宝很是清楚的看到,在对方的双目中竟然还带着一抹晶莹的光芒。

    “当初,老子是一个很是普通的人,余家也是世世代代都以炼制兵器而存在,传到了我的手中已经几十代了。”

    余独子再次的喝了一口酒。

    虽然不知道余独子是什么意思,但是杜君宝还是静静地听着。

    “当初我有一个美丽的老婆,她贤惠而且懂我的心,但是当时的我年轻气盛,一直要想重振我余家的名望,所以说辜负了她,一味的去锻造,一味的去学习,直到她死了,我才发现,以前的那一切终归的知识泡影而已,所以说我想亲自的为这一柄神枪命名。”

    杜君宝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没有意见。”

    对于杜君宝来说这是一柄神器,一柄可以让自己的实力再次的增加的神器,因此对方叫什么名字都无所谓,只要它强大,而对于余独子则是不一样的,这是他这辈子恐怕是唯一也是最后的一次炼制兵器了,所以说对他的意义是无比的重大的。

    “枪名辰雪,辰雪神枪……”

    轻轻的抚摸着长枪,余独子喃喃的低语道,古怪的是这一次的辰雪神枪竟然没有拒绝对方的抚摸,也没有发出闪电去袭击对方,只是静静地躺在对方的手中。

    “来,喝酒!”

    说话间的余独子再次的大口的畅饮起来,但是泪水却已经不自觉的流淌了下来。

    杜君宝也在默默地喝着酒,而心中对于这个看上去无比暴躁的老者多了无数的同情……

    同时,他对这个名字也很满意,辰雪,不禁让他想起了他的未婚妻,薛宝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