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秘府
    看着那冲过来的人如同见到兔子的老虎,碰见花姑娘的皇军,脸上尽是残忍的狞笑,还有杀气腾腾的暴戾。

    秦路微微一笑,心道,你们肯冲过来就好了。

    这时,秦路看向了周轻轻,同时,周轻轻也心有灵犀地看了过来。两人相视一笑。

    随后,周轻轻下令:“等一等,等他们走到山腰的时候再扔,预判着扔,为兄弟们报仇!”

    很快,那群人就冲到了山腰,为首的枪兵看到秦路他们脸上慌张的表情,而且还露出一丝丝微笑?

    难道有什么陷阱?

    不管了!

    他们死到临头还凭什么微笑!

    这种高高在上的微笑最令人讨厌了!他们根本不懂得新人类的苦!每天生活在焦虑和担惊受怕之间,有什么值得笑的?!

    还称呼我们为遗民?

    杀!

    想到这里,他大吼一声,一夹马腹,加速冲了上去。

    而迎面飞来的却是一只只拳头大小,浑身黑白相间,脑袋顶着一个小球的小灵兽?

    暗器?

    他一个弯身藏马,躲到马腹之下,躲开了密密麻麻飞过来的小灵兽。

    可是他后面的队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那些在空中‘咿呀咿呀’,露出一个迷糊不解表情的小灵兽狠狠地砸中了!

    随后灵光闪起,他一千多名队员顿时被秒杀!

    而看到这一幕的直播间玩家纷纷发弹幕,弹冠相庆!

    “哈哈哈哈!叫你得意,玩什么冲锋!这下吃瘪了吧!”

    “666666,人品帝的神兽还是溜啊!那些后羿门的脆皮估计全堆力量跟敏捷了,脆的一比!两只小神兽就秒掉了!”

    “看着就爽!解气!这次我挺人品帝!”

    “这遗民指挥是不是有病?明明能靠弓箭射程无伤团灭对方,却硬是要享受一把虐杀的快感,换长刀搞屠杀,你以为你是白衣白起啊!”

    “唉,这群遗民败就败在自身的习性上边,看来还是要多读点书,洗脱身上的暴戾之气啊!”

    “他们还没败呢!还剩一小半人!不过人品帝那么没有法力,就没法帮神兽回血分裂,还是只能等死啊!”

    “看来这群玩家是哪个老板暗地里训练的私兵,平常根本不让他们上论坛,不然也不至于着了人品帝的道。不过说到底还是他们太过自傲了。”

    …………

    那白衣银盔的为首之人回头一看,顿时气得嘴唇都咬出了血,他双眼喷火,看着越来越近的山上玩家,顿时勒马,长枪竖起,引着他们掉头回到了山下。

    “慢慢杀!”

    回到山下,他重新拿出长弓,咬牙切齿,怒目圆瞪,盯着秦路他们狠狠地射出一箭。

    看到他们重新回到山下,秦路也不禁为他们的谨慎赞了一下。虽然,他们这时手里根本没有了分裂的小灵猫,威胁不到他们。

    看着一个个兄弟被他们点杀,秦路也不禁有些气愤,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些人也太过分了!

    于是,他在临时军团频道里边喊道:“朋友们,不要灰心!等堂主起来以后带你们复仇!”

    “好的,堂主!”

    “等你啊,堂主!”

    “大师兄威武!这次能分多少钱?”

    “……”

    时间慢慢过去了,秦路这边也被杀到只剩下五十多人。

    看着那白衣银盔之人对着秦路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顿时直播间的人也义愤填膺地喷了起来。

    就在这时,云海颤动,滚滚白云飞速流失变薄,好似天空之中破了一个洞。没等多久,云海就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十四座擎天巨山。

    ‘悠悠云山,千年不见终日。今日因神兽重现,恭请有缘人!’

    飘渺的声音飘荡在天地之间,秦路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背包里的‘灵枢’木牌发出阵阵黄光,将他罩了起来,飘向天空之中。同样的,那白衣银盔的玩家也被团团绿光罩住,飞向天空。

    这感觉,就像被包在水母里面的感觉,挺好玩的。

    就在这时,三界的玩家都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云山秘府开启,玄妙法术,灵兽培育之法,神奇的灵器等等尽在其中,十四位有缘人已准备开始进入其中。若是三界之人想观其奥秘,可前往水月洞天水镜之处!”

    什么水月洞天水镜之处,不就是官方的直播间吗?

    不少玩家心底里暗暗吐槽,不过自从上一次门派十大评选之后,这官方直播间第二次开启,一定有精彩可看!

    于是,不少玩家纷纷前往。

    只见那官方直播上播放的正是秘府之内的场景。十四个玩家坐在漂浮的云台之上,按内五行外九宫的方位做好。而在玩家的中间,一个漂浮的长方形云台正在浮浮沉沉,那上边还有一个用白云捏出的佝偻老汉。

    “诸位有缘人,这仙府之中有十四块令牌,分别是降雨、驾云、五雷、天通、伏罡、紫幽、苍冥、灵枢、三清、谷衣、惊鬼、请神、驱魔、聚灵。这十四块令牌各有各的奇效,但是却未经云山秘府相应灵台的滋养,毫无作用!尔等可以将各自令牌出来,与这座下云台,看看是否对应?”

    这时,那老汉说了一大通,让秦路等人不由得拿出自己令牌,撅起屁股一看,还真不是对应的。木牌写的是灵枢,云台上的小篆却是惊鬼。

    “要想获得令牌很简单,上台,对决!胜者,占其牌!输者,死!身上全部装备全部掉落,归胜者所有。”捋了捋那白的不能再白的长髯,那老者又慢悠悠地说道:“对决,不容拒绝。”

    顿时,十四个玩家脸色大变!而直播间也顿时闹开了!

    “叼叼叼!这次官方真会玩!”

    “装备全部掉落啊!看看那几个浑身流光溢彩的土豪高手!啧啧,掉了那可真是损失惨重啊!”

    “左边飘过的,你掉了几千万你也心痛啊!况且,这摆明了要玩家死斗啊!还不能拒绝!这次难道是要决出一个‘小天下第一’?”

    “不公平!不公平!明明傲世天下那几个都已经是筑基期了,五维属性每项都增加了一百点,那岂不是虐菜无敌?”

    “哈哈,那人品帝还是练气五层,怎么有神兽还这么低级,笑死我了!”

    “咦,还真是啊!那人品帝究竟能存活多久?”

    …………

    而听到那老头的话,秦路顿时脸一黑,恨不得过去那浮台之上唾他一脸。这种玩法,他还有活路吗?

    不知那老头是不是也被秦路的杀意吓到了,继续说道:“云台木牌的争夺,只是第二关,现在,是这五件云山秘府珍宝的争夺,请诸位选择一件吧。”

    说完,那老头瘦手一拂,浮台之上就出现了一灯、一塔、一鼎、一镜、一壶。

    全是珍奇类灵器啊!

    看到上边萦绕淡淡蓝光的五件装备,秦路的心就热了起来,可是再看看其他人身上的装备和自己乞丐般的行头,顿时心下一凉。

    这时,那老头又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五件灵器功效虽然单一,却灵效出众,足以陪伴尔等整个筑基期。而且,这五件灵器的争夺,只分胜负,不分生死!”

    灵效出众,这不就是说这件灵器优先度高嘛!

    而且,不分生死!也就是说不会有死亡惩罚嘛!

    干了!

    那选什么好呢?略显残旧的古铜灯?模样粗糙看似小孩捏出的泥塔?还是精致的小鼎?亦或是那纹着双龙夺珠的银镜?还是,那个那个灵性十足,在空中转来翻去的白玉酒壶?

    按照秦路的经验,塔和鼎大多是困敌之类的宝物,而镜大多是反射伤害,再说那壶,估计是给生活玩家酿酒,或者使用水行法术用的。只有那灯,跟攻击有关,而且什么七百琉璃灯,紫青神焰兜率火都是鼎鼎大名的灵火,用起来格调也高啊!

    就选那古铜灯了!

    看到众人一一选择了一样灵器,那老头拂手就将这五件灵器收回袖中,慢慢说道:“这第一关,五件灵器的争夺。第一关结束之后,有缘人可自行选择离去或进入第二关,灵台木牌的争夺。第二关结束之后,剩余之人可以选择进入第三关,亦或自行离去,至于第三关是什么,老夫稍后再讲,现在请有缘人‘秦路’与‘骜郢’上台,角逐灵龙铜灯。”

    说完,秦路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他人就在那足球场大小的浮台之上了。而对面,正是那个骑着独角天马的白衣银盔玩家。

    骜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