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多148章 .潘多拉的抽屉(下)
    谢瀚池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步一步地往顾明奕这边走,一边走一边嗯了一声。

    此时外面的夕阳已经快要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屋子里因为没有开灯的缘故显得稍微有些暗,加上谢瀚池过来的方向又是逆着光的,所以顾明奕无法看清楚谢瀚池的表情。

    但不知怎么的,顾明奕总是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只是让他说,他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总之无论如何谢瀚池不管是姿势还是语气,都没有任何异常。

    自己的爱人分明还是这个样子的,也不知道自己内心所感到的那一点紧张到底从何而来。

    谢瀚池已经走到了顾明奕跟前,接过他手里的蛋糕,看到盒子就露出了然的神色:“又是在那家店买的?”

    顾明奕登时把刚才的“错觉”给抛到了脑后,道:“是啊,你不是最喜欢吃那里的蛋糕吗——我可是特意绕了远路的。”明明已经是三十岁的男人,可是带着这种求表扬神态的时候,却又透着几分孩子气。

    谢瀚池就又嗯了一声。

    顾明奕低头打算把蛋糕打开,冷不防嘴边一软。

    却是谢瀚池忽然凑过来在他唇边轻轻地亲了一口:“谢谢。”

    顾明奕的动作停了下来。

    没错,他的感觉没有出错,谢瀚池的确有哪里不大对劲——以谢瀚池的性子,怎么可能只跟蜻蜓点水一样亲一口,不是该早就得寸进尺了吗?

    仔细思量一番却找不出什么破绽,顾明奕暂且按捺住了询问的心思,反正这对于他是有好处的,所以顾明奕道:“我点的餐应该已经布置好了,我们过去?”

    谢瀚池跟在他身后到了十八楼,果然就看到了准备好的一桌饭菜。

    他挑了挑眉:“这是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在家竟然不知道?”

    顾明奕先用手悄悄摸了一块肉递进嘴里,品尝了一下味道着实不错,然后告诉谢瀚池:“早上不是把你叫走了一趟吗,我还不知道你的习惯,你如果出门了再回来,肯定会在十七楼待着。”

    “这么了解我?”谢瀚池道。

    顾明奕笑眯眯地道:“那是当然,心上人我怎么能不了解。”

    谢瀚池哦了一声,忽然又道:“那你都是怎么了解我的?”

    顾明奕眨了眨眼,正要说话。

    下一刻,他就被谢瀚池一把拽了过去,背部紧紧贴在墙上,双腿之间挤进来属于谢瀚池的腿。

    “回答我,明奕。”

    谢瀚池的语声柔和到了极点,不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藏了几分笑意,跟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但仔细看,就能察觉到其中仿佛还有些什么情绪。

    然而顾明奕一时间无法判断出来。

    不过……

    他的目光落到谢瀚池身后的一样东西上,那应该是谢瀚池一直拿在手里,刚刚才放下的东西。

    看清楚的瞬间,顾明奕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那是一张照片,谢瀚池的照片,偷拍的那种,难免让顾明奕有点理亏。

    不过这照片不是都好端端地被锁在抽屉里吗,怎么会落到谢瀚池手里?

    等等……抽屉……

    顾明奕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书桌放那份文件的那个抽屉是在最上层,与底下上锁的几个抽屉同边。如果底下东西塞得太满的话,的确有可能会把下面抽屉的东西给带出来。

    莫非……这张照片就是这么来的?

    见顾明奕不吭声,谢瀚池心里有点好笑,面上却不露分毫,只柔声道:“怎么不回答我?”

    顾明奕道:“当然是通过多种渠道全方位的了解啊。”

    谢瀚池道:“通过这些,还是通过何新那边?”

    顾明奕心道还有通过前世呢,嘴上却道:“都有啊,不然怎么叫全方位。”

    谢瀚池在他耳边问:“这照片什么时候拍的?”

    “你都猜到了还问,有意思吗?”顾明奕嘟囔了一句,却在谢瀚池看过来的双眼中声音越来越低,最后道,“大概是初中的时候。”

    谢瀚池挑眉:“那你那么早就对我有企图了?”

    顾明奕哼道:“不行么?”

    “行,怎么不行。”谢瀚池若无其事地道,“还有别的东西吧?通过何新派的人对不对?当时裴哥他们也跟我提过,说感觉有人在盯梢,不过后来对方收敛了许多,而且裴哥也说了不容易追查。我倒是不知道,原来罪魁祸首是你。”

    顾明奕索性坦然道:“是我啊,就是我。”

    谢瀚池伸手摸了摸他的面颊,指腹下面的触感几乎只是刚通过皮肤表面传入体内,就激起了一股如风暴般的渴望。

    “那你高中的时候还想装傻,还想拒绝我,后来也想顺其自然地跟我分开!”

    其实他对顾明奕的欲、望一直很强烈,不管是什么样的欲、望都是如此,想顾明奕眼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想顾明奕能随着自己的情绪起舞……但那些都抵不上此时此刻,知道顾明奕原来那么早就对自己也有感觉来得令谢瀚池更欣喜若狂。

    说到这个,顾明奕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那不是觉得自己有病呢吗。”

    再说他可是重生人士,当时妥妥地算是成年人了,对着一个未成年人怎么样,那也太禽兽了点!

    “我觉得有病的可能是我。”听了顾明奕的这句话,谢瀚池凑过去,在他耳廓上轻轻啃咬着,一边发出含糊的语声。

    顾明奕瞪大眼,下意识地反驳:“你怎么会有病!”

    谢瀚池眼中的笑意就像湖水中的波纹一般荡漾起来,怎么会没感觉到呢?虽然顾明奕偶尔会言不由衷,但他其实对自己的心意,或许并不会比自己少到哪里去。

    如果说从前谢瀚池偶尔仍然会产生一点不必要的紧张,害怕顾明奕说到却做不到,今天这一发现,却让谢瀚池发自内心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便是对眼前这个男人更猛烈席卷而来的*和渴求。

    “嗯,我没病。”谢瀚池在顾明奕耳边说着,“你也没有,我们都没有——如果你非说你有,那我们就一起有。”

    顾明奕闻言笑出声来,应道:“好啊,真没见过有你这样上赶着有病的。”

    谢瀚池道:“明明是你。”

    顾明奕还想说什么,谢瀚池的亲吻却已经从耳朵转移了过来。

    两个人嘴唇相贴的刹那,谁也顾不上再说些什么,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最后还是顾明奕喊了停,他推了推谢瀚池:“先吃饭,先吃饭。”

    倒不是吃饭很重要,而是顾明奕深深体会到了谢瀚池的迫不及待,他觉得如果不喊停的话,今天想要达成自己一开始的目的就不可能了。

    谢瀚池闻言抱着他,两个人同时平复了一下彼此的*,才往餐桌前走。

    只是等到吃完饭后,顾明奕才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

    就算刚才喊停,也就像是正在一泻千里的股市暂时被某些股票拉了一把,紧接着的必将是更加迅猛的反弹下挫——就像是现在把自己压在书房桌面上的谢瀚池一样。

    谢瀚池的眼睛亮得惊人,里面映出的自己一览无余,原本还想抗争一下的顾明奕放弃了这一打算。

    算了,反正在上在下都一样,自己也不是没有爽到,箭在弦上了何必还纠结呢?

    他放松了身体,谢瀚池却忽然停了下来。

    顾明奕重新燃起了希望,盯着谢瀚池道:“瀚池?”

    谢瀚池道:“你那些东西呢?”

    顾明奕道:“哪些?”

    谢瀚池道:“你说呢。”

    顾明奕道:“那可都是我的私藏,不给你看。”

    谢瀚池道:“但我知道就在这张桌子里面。”

    顾明奕眼神飘忽了一下:“没错啊,就在里面。”

    谢瀚池就微微笑了笑:“这样正好,让它们都看着我们。”

    “喂!”顾明奕老脸一热,明明两个人也算是老夫老夫了,各种不同的姿势这些年也尝试过了,什么羞耻的动作也做过了,对彼此的一切都心知肚明,可是这一刻听到谢瀚池的这句话,他还是生出了一点微妙的窘迫来。

    谢瀚池伸手按住想要起身的他,让顾明奕的背部几乎要抵在桌面上,好整以暇地欣赏了一下他难得的赧然,才俯下身体,亲了亲他的唇瓣:“嗯,那就不让它们看。”

    ……其实这样的谢瀚池才贴合这家伙一直没有节操的人设吧,顾明奕忽然想到。

    而接二连三如雨点一般落下的亲吻已经随之而来,让顾明奕再也没有了思考的空隙,只能用力攀住谢瀚池的脖子和肩膀,连自己的衣服裤子在什么时候不知所踪都顾不上了。

    这天谢瀚池究竟来了多少次,事后顾明奕想一想都觉得腰酸腿软,真不知道平时还算是温和派的谢瀚池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野兽派!再一想到原本计划好的角色只不过因为那张照片就颠倒过来,他又生出一点郁闷和不甘来。

    “……爱你……明奕……”

    只是,看了看被谢瀚池在睡眠中仍然紧紧抓住的手臂,听到在睡梦中仍然存在的自己的名字,所有的情绪又烟消云散了。

    其实这样就很好,他爱他,他也爱他,他们会相伴彼此,白头到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