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三十五章浮云城战二(二十六)
    第二百三十五章 浮云城战(二十六)

    八卦城一众数人,分别为重武、沐沐、月光仙子、鹰无双、龙惊鸿以及一名最近才异军突起的原画宗弟子昊竹,曾经大比武中与凌雨有过一战,不知不觉修为竟已是地境五阶了。

    几人距离浮云城废墟还有数里时,敏感的若明便已发现了他们,但当觉察只是几个地境蝼蚁后并未在意,他全然想不到若干年后北之山大乱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当然这只是后话。

    相比与八卦城一众,更加让若明在意的是无名的出现,论修为无名绝不如他,但加上地焰罗等人他想要留下他们根本不可能,一旦起了冲突,按照无名的天资,日后若是再见,恐怕身份就得调转了。

    有一点无名不知,他早已被北之山列入了非拉拢便灭杀的名单中,只是北之山还未行动……或许已经行动了。

    “若前辈,今日无名而来不为其它事,只是觉得众多天才在这里齐齐陨落实属成仙缘的损失,未来是他们的时代,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无名并不因若明的恐怖而有任何的低下,语气不卑不亢,正气十足。

    若明想也没想直接拒绝,青铜片可是关乎了他未来能否成仙的主要因素,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它的存在,更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的看它从身边溜走,能成为贤者的他早已明白了机不可失的道理。

    无名微微皱眉,第一先生的这个指令让他无奈,堂堂北之山三巨头之一规划了许久的阴谋怎么可能说停止就停止呢?

    正在此时,他的脑海中想起了第一先生的话:“激怒他。”

    无名一愣,心中全是不可思议,但一想到是他下的指令,只能是应从了下来。

    “你要是不放了他们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画风一转,无名瞬间变脸成了市井小人,满口调笑与讽刺,显然将若明当成了三岁小孩,打屁股什么的随手就来。

    突如其来的风骚瞬间闪了所有人的腰,众人大跌眼镜,慌忙扶正,满脸疑惑,这真的是传奇新人无名吗?怎么……怎么那么奇怪。

    就是地焰罗、克洛、樊百花、婉儿也是惊讶的目瞪口呆,无名突然来这一出,让他们措手不及。

    而这其中最为惊讶的无疑是正与其交谈着的若明,可惊讶过后立刻露出了怒容,狠声道:“无名,你不要太过分了,不杀你只是我惜才。”

    无名呵呵一笑,“你再怎么惜我也不是你的,况且我哪里过份了,哪里说错了什么?你难道不就是个光屁股孩子吗?整天揪着其他人不放。”

    “你……”若明身居高位多年不曾与人争执,此刻被塞得哑口无言,只剩下一双愤怒的眼眸冷冷的看着无名,看那表情恨不得一口吞了他。

    “你什么你,说你光屁股还不服气,小时候肯定是个熊孩子,肯定没少挨父母的揍,怎么?现在来报复社会了?”

    “够了!无名,今日我就是杀不了你,也不会让你好过!”若明的愤怒已然到达了一个极点,无名不知的是他从小成孤,从未见过父母,父母就是他的逆鳞。

    只是多年上位的沉稳依旧在不断告诉他要冷静,无名这突如起来的变化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决不能上了他的当。

    无名看着若明憋得通红的脸,心中别提有多得意了,嘴上依旧不歇,继续“歌功颂德”,听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若明依旧在忍耐,仿佛是在与自己过不去般,他的身躯隐隐颤抖,一股如暴风般的怒火正在酝酿,而同时,他更是隐隐凝聚了自己剩下的力量,只要一个触点,随时爆发开来。

    眼见如此,无名继续激怒若明,若明心知其中多有怪异,可内心的尊严却让他再也忍受不了。

    “是你逼我的,无名,今日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一字一顿,哪怕三岁孩童也可看出此刻的若明已经怒火中烧。

    “尘风之囚!”

    一声低喝,天地灵气猛然暴动,虚空之中隐隐响起沙沙声,由虚无而来逐渐变得清晰,最后竟仿佛千万昆虫一同在耳边轰鸣。

    天空变得昏暗,一股恐怖的压力以若明为中心正在酝酿。

    “呼……”

    一股狂风瞬间笼罩了整个浮云城地界,天地昏暗,能见度不足五米,平地起风,风沙如雷,由远而近,凡所到之处,就是大地也被掀翻一块卷上天空。

    “无名,你要记住,这里所有人都是因你而死!”

    若明陷入癫狂,全然不顾自身灵气剩余不多,全数爆发,自斗师以来,好久没有像此刻这般疯狂的输出,他没来由的感觉到一丝畅快,那久久禁锢着的瓶颈,似乎有了松动。

    “这家伙疯了。”

    无名微微一怔,黑刀入手,地焰罗等人立刻来到他身后。

    狂风席卷而过,惨叫连连,天才们毫无反抗之力,眨眼间,身体已经支离破碎。

    鲜血融入黑风中,染出让人惊异的颜色,这其中蕴含的死亡之意,让那些远观之人也是心惊胆寒。

    凌雨看着木易、小黑在自己面前像是布条一般,被切割成了数段,瞬间生命之火化作飞灰,而此刻他自己的身躯也难幸免,眼前一黑,他感觉到了无力,好困,灵魂陷入了沉睡。

    “成仙缘来临,人间界会降下福缘,所有人都一样,这是天地规则,倘若这一纪元不是如此特殊,恐怕元年之时,将会有万人成仙的盛况,但奈何,奈何啊!”

    第一先生苦笑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疯狂的若明,肯定了他的实力,只是这个时代的主角不是他。

    “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再插手人间的事了,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你们自己,你们是三界的未来。”

    虚空微微一颤,数百名接引魂使受到灵魂的诱惑来到这里,看到如此多的人在一瞬间死去,他们面无表情,而当他们看到隐没于虚空的第一先生时却是不由自主的身体打颤,不敢动作。

    “所有人的灵魂都可以带走,但我要留下一人。”

    第一先生语气平淡却带着不容置疑。

    “先生,这恐怕不合规矩,地狱不归您管。”

    一位魂使硬着头皮说道,只是双腿依旧打颤,话语全无底气。

    “如果他有什么疑问就让他来找我!”

    甩下一句话,第一先生单手一招,摄来了凌雨的四个魂魄,这四个各不相同,但却同属一人,对无名招呼一声后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当第一先生离去,一众接引魂使才敢去擦拭额头那莫须有的冷汗,面对这位,压力太大了。

    接收灵魂,回归地府,所有的一切都顺理成章,可就在所有魂使放松的瞬间,一颗猩红色佛珠却冉冉升起,猛然绽放出一道红光,红光向东掠过大地,瞬间掳走两个灵魂,眨眼便消失在了地平之外。

    速度之快,就是若明、无名等人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红光远去,一众魂使先是一愣,紧接着便一齐追了过去,若是让本该回归地府的灵魂逃脱,他们可担不起这样的罪责。

    浮云城遗址,瞬间人去楼空,只剩下几位强者面对一切而有些发懵,唯独若明一个人一抬手,整个范围内所有的储物袋都尽数落入他手中。

    所有人看后无动于衷,就是无名也尽快离开了这是非之地,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东方掠去。

    一场大戏终究落幕,大家都成了配角,只能是悻悻而去,当真是吃力不讨好。抢若明的?谁敢呢,刚刚的那招已经深深打破了他们对于实力的自信,北山三巨头足见恐怖至极。

    正因如此,若明更加肆无忌惮,就是一众天才们丹田之物也不放过,凌雨的龙气小青龙,小黑的玉匣,全数收入囊中,此一役,当真是赚得盆满钵满。

    只是,所有当中唯独少了木易的,也就是那颗红色佛珠,偷带着两颗灵魂消失在地平线。

    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忧愁,刘伯在废墟旁呆立了三天三夜,从一开始,他就不认为此次战役会如此惨烈,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那青铜片,可青铜片是死物,真正的恶人是若明。

    刘伯心中恨那,自己本应是救下他们的,可谁能想到最后竟是全数死亡。

    不知不觉,七月艳阳之下竟徐徐飘起了飞雪。

    刘伯望着北方,年老体衰的他下了自己人生最后一个誓言:

    “三年内,杀若明,敬亡魂!”

    而不远处还有一人,十来岁模样,正是钟离脍,他来迟了,或者说他本应早就到了,却被一些莫名其妙的琐事而缠得脱不开身。

    呆立一天后,钟离脍喃喃着:“福祸相依,命无定数”离开了,向着东方而去,冥冥之中,他感觉有一条线正牵引着他。

    东海之地,被称作大陆最为与世无争以及最神秘的地方,常年与外人无交流,但却无外人胆敢侵略一分,就是霸主北之山也对东海敬而远之。

    此刻,东海极东之地,一骷髅形状海岛之上,第一先生出现在了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