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757.第七百五十七章怕了疯了死了
    江枫从去追五代‘大碗’开始,就一直在吐血,对血腥味不说免疫也习惯了,可如今这地下室浓郁的味儿,还是让他一阵不舒服,更别提他身后的韩波。

    角落里架子上,那挂着早已被血染厚厚一层黑色物的刑具,可以想象到底经历了什么。

    “人间地狱!”韩波捂着口鼻颤抖的声音从指缝中溢出。

    非常贴切!

    江枫心里暗叹,不过震惊归震惊,他也不是公家人员更不是地府大佬,没必要在这里怒天焚神,他让呼吸频率达到最低,向着通往地下三层的楼梯口走去。

    身后韩波害怕鬼,啥话也不敢说,双腿抖索手搀紧跟。

    下了第三层味道淡了许多,当然仅指血腥味,这里空气中可是弥漫着恶臭味。

    啊啊啊!

    有个女声凄厉的叫着,还有‘啪嗒啪嗒’撞击声。

    江枫下来推开楼梯口门,先生被恶臭味呛鼻,停止呼吸都没作用,接着是被凄厉的惨叫个吓到,韩波在他后面直喊‘鬼啊’的惨叫着,意外的和女人凄厉叫声融合,让整个地下室气氛更显诡异。

    江枫可不怕鬼,也没空转头去吐槽韩波,跨过最后一阶梯进入其中。

    如肩膀上的胖白所言,这里是铁牢房,入口处一间就关着人,江枫在牢房一米五外,借着墙上昏黄微弱的灯光查看,闹房里女人劈头散发,看不清容貌,破碎的衣服下皮肤黑呼呼,如果不是胖白,江枫看不出来性别。

    隐约的,他从那结着疙瘩的头发之间,看到一双眼睛盯着他,他心里的感觉,这是一双饱经风霜却不疲惫,反而凌厉无比的眼。

    “里面有个要死了,救。”女人兴许太久没说话,语调很磨人耳。

    江枫不习惯的晃了下脑袋,点头道:“谢谢!”

    他说完就走了,没注意到牢房里女人发丝掩盖住的眼,冒出一丝希冀的光芒。

    韩波到是看到,只是听声音不是自己姑姑,故而没放心上,因为恶臭又怕鬼,不敢停留捂着口鼻,贴着江枫背后移动。

    江枫嫌弃韩波的动作,但也没多说什么,在两侧牢房中间移动一米宽的走到移动。

    走了一段,他就看到女人所指的要死的人牢房,有一个女人手掌拍打着铁杆,嘴里乱叫乱吼着,女人的背后干草上躺着一个身体卷缩的女人。

    这女人很虚弱,但当江枫靠近牢房时,拍打铁杆女人吓得止住,她便陡然精神十足,大汉的道:“救命,救命啊,我母女是被冤枉的,我……”

    女人一直喊着,声音焦急夹着大恐惧。

    “胡桑!”韩波摆脱搀扶自己的韩波,从肩膀背后冒出来,看着在牢房呆愣站着的女人,道:“你是胡桑,是不是胡桑?”

    女人没作答,韩波隔着铁杆一直叫。

    江枫询问是否认识,韩波点头又摇头却不说话,江枫带着疑惑,知道现在让韩波说话太难,就伸手拉开,另外一手握紧拳头,一拳砸在锁孔表面。

    嘭!

    巨大的响声响起,锁被暴力打凹进去,连带着门也被撞开。

    “胡桑!”韩波惊叫,挣脱江枫的手冲进牢房,一把把吓住的女人抱住,也不管对方身上脏兮兮恶臭难闻,嘴里喊着:“是你,真的是你,你原来在这里,对不起,对不起……”

    韩波情绪乱语,江枫走进去没打搅,而是来到让在干草地上的女人身边蹲下,他伸手要抓住女人手腕查看,女人拒绝虚脱道:“麻烦照顾我女儿。”

    话一说完,女人便断气,江枫急忙上去施救,奈何无力回天,女人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江枫很触动,一个生命弥留之际,都挂念女儿,这样的母亲多伟大,他怀着沉重的心,把满是恶臭的女人抱起来。

    边上韩波抱着女人,嘴里喊着,“胡桑我来晚了,对不起……”

    韩波话语依旧是乱序无章,江枫明白其心情,但这不是久留之地,所以大吼一声震醒,道:“先出去再说。”

    “是的,对的,这里可是恶魔的居所,我我……”韩波紧张的叫着,拉着吓呆的女人冲出牢房。

    江枫抱着死去不知名的女人后头出去。

    距离楼梯口最近的牢房里,头发都结痂,衣服破碎的女人,喊着:“救、救、……”

    女人一直就一个字,却能听出急迫和哀求,江枫自然不可能放着不管,他用同样的方法暴力打开牢门,里面的女人很生猛的冲出来,撞倒上他,好在他身强体壮不然要跟着身上扛着的尸体倒地。

    女人一点都不管,猛向着楼梯口跑。

    可仿佛楼梯口张巨兽的嘴,女人突然停脚步,接着身体颤抖着不断往后退。

    韩波拉着称胡桑的女人,直接越过去要冲上楼梯,女人看着也想跟上,但犹豫最后没上。

    抱着女人尸体的江枫,都见到这一幕,眼里都一样闪现同情。

    同时间韩波也能上去,那叫胡桑的女人,情况和劈头散发的女人一样的情况,对楼梯口有大恐惧。

    “怎么了?”韩波询问,胡桑摇头狂退。

    江枫有些猜测,就喊道:“**你断后。”

    韩波见两个女人一样的情况,意会过来没说话只是点头,江枫抱着尸体跨进楼梯口。

    江枫抱着尸体消失在楼梯口,下面女人却一动不动,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韩波耐心站在后面等。

    一秒两秒,十多秒过去,两个女人还是没敢踏出一步。

    韩波在边上眉头紧皱,拳头握得紧紧,牙齿紧咬着发出‘嘎嘣’轻响,时间又走十秒,终于韩波眼里闪现一丝决断,嘴唇轻启发声,“不怕,我在断后,前面我家枫枫带头,不会有人伤害你们。”

    韩波的语气很急促,两个女人听到后却仿佛受到剧烈的触动,一个肩膀颤抖不断,明显频率跟之前不一样,相比那被结痂的发丝遮住的眼睛,一定有莫名状的液体流下。

    一个则是呆愣着,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胡桑思维真的出事了。

    “上!”韩波再次给了个鼓励。

    发丝凌乱的女人脚步微微抬起,向着门口迈出,过程非常缓慢,胡桑傻傻跟着。</>
为您推荐